书荒啦文学网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先下手为强 上

第三百八十三章 先下手为强 上

牧景才刚刚回到家,连霍余那厮都不想搭理,霍余积累下来的那些文卷奏本,他一点都没有理会,直奔景平院,见了自己的娇妻,温存一下感情。
  
  作为一个新婚丈夫来说,他是不及格的,这才结婚买多久,这个家他几乎没怎么待,所以对于蔡琰,他是愧疚的。
  
  回来自然是第一时间见妻子,好好安抚妻子的怨念。
  
  但是他还没有和新婚燕尔的美丽娇妻温存几分钟的时间,突如其来的一个雷子就直接炸开了,差点把他给炸懵了:“河内太守王匡反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十天之前!”
  
  回答他问题的是景武司谭宗,谭宗一听到牧景回来,就闯进来了,把这消息报上来。
  
  “夫君,我去给你倒茶!”蔡琰很识趣,并没有太多的抱怨,而且让出的地方给谭宗去禀报。
  
  “王匡积聚了多少兵力?”
  
  牧景阴沉着脸,问道。
  
  刚刚解决河东的时候,河内又反了。
  
  这关中不稳,接下来的战役就难了。
  
  “这是事情应该是有河内司马家的相助,司马家在的河内可是有很大的影响力,有他们协助之下,王匡集合了三万有余的兵马,这并非一般的青壮,大部分都是各县的县兵,加上郡兵,有一定的战斗力,如今他们动作很快,已经把河内还有的河南划清界限,在河内形成防御线,而且他在接应上党张杨南下!”
  
  “上党张杨?”
  
  牧景闻言,一咬牙:“这要是联合起来,还真是大问题了!”
  
  西凉军已经开动了,准备在关中布置防线了,可河内直接反了,那么整个关中防线恐怕要从内部开始被撕裂了。
  
  而在这个时候。
  
  正值寒冬腊月。
  
  朝廷希望让这段时间完成的兵力征召的积累和过渡,最不可能出兵的时候,河内王匡反了,还真是让他挑选了一个时机,即使朝廷都无可奈何的时机。
  
  “父亲知道了吗?”牧景沉声的问。
  
  “主公已经知道了,但是现在我们根本没有准备好,而且南军征兵还在进行,西凉军虽谁同意出兵,可在这种天气,他们也不会出兵相助,暴熊军必须镇守雒阳,所以主公也无可奈何,听说这段时间主公把相国府衙的好几个案桌都踢碎了!”
  
  “既然父亲已经知道了,必有应对!”
  
  牧景摆摆手:“此事先交给他们去的处理,你们景武司的探子主要精力依旧盯着陈留东郡的情况,寒冬腊月他们不会开战,但是一旦开春,关东诸侯必然长驱直入,我需要知道关东诸侯的详细信息,一兵一卒都要摸清楚!”
  
  关中就算乱,也在掌控之中,大势还是在的关东。
  
  “明白!”
  
  谭宗领命而去。
  
  “内有内患,外由外乱,真是多事之秋啊!”
  
  景平院的厢房之中,牧景盘膝而坐,旁边一个火炉燃烧熊熊烈火,温和热气却驱散不了他心中的冷意,他捏捏鼻梁,看着落雪纷飞的天空,幽幽的道。
  
  “夫君,事情很糟心吗?”
  
  蔡琰温柔似水,她从不会的抱怨多一句,对于自己的夫君,它永远都是那个能让人心灵安谧的姑娘,端着茶水走过来,给牧景斟上半盏热乎乎的茶水,才轻声的道:“要不我去找爹爹说说!”
  
  “这事情爹应该知道的!”
  
  牧景摇摇头,抿了一口清茶,茶水顺喉咙而下,让冰冷的身体多了一丝丝的暖意,他这才说道:“爹有爹的打算,这事情还真不用去劳烦他!”
  
  朝廷的局势已经的很微妙了。
  
  涉及河内太守,还有河内第一世家司马家,这事情就不好处理了。
  
  “夫君,他们真会出兵京城吗?”
  
  蔡琰穿着青色长裙,跪膝而坐,就坐在牧景身边,一双温润如玉的小手在的牧景的额头上的糅合起来了,她看着牧景疲倦的神色,眼神深处不禁有一抹心痛。
  
  她家夫君是天下最出色的少年。
  
  但是也最辛苦的一个。
  
  嫁入牧家这么久了,她从来没有见他的夫君松懈过一刻,仿佛每时每刻都在和老天爷赶时间,她的夫君,人称牧家世子,牧氏少主,是如今雒阳成风采最盛的少年,能谋断朝堂,能杀伐江湖,可所有人都忘记了,他其实还只是一个少年,一个还没及冠的少年而已。
  
  “会!”
  
  牧景抬头,给了她一个温和的笑容:“这一战,是我牧家命运的一战,我们赢了,可以赢得天下,我们输了等于输全族上下的命,你是我的妻子,明媒正娶的妻子,你的命运只能和我绑在一起,你怕吗?”
  
  “不怕!”
  
  蔡琰轻轻的抱着牧景的脖子,把自己的娇躯伏在牧景的背上,轻声而坚定的道:“从我嫁给你那天开始,我就已经知道了,你死,我死,你我夫妻,本为一体!”
  
  “放心吧!”
  
  牧景深呼吸一口气,有了妻子的他,忽然之间明白了一丝丝丈夫的责任,成家立业,这句话很多人都说过,但是能理解的恐怕只有真正成了家的人,他是这个家的丈夫,他肩负的不是一个人的命运,是一个家的命运,这是责任。
  
  他拍拍蔡琰的小手:“我牧龙图不会输,我们牧家不会输,朝廷不会输,你我未来都会活着很精彩!”
  
  “如果真的输了,她会陪你一起死吗?”蔡琰突然说了一句话。
  
  这女人的思维,总是跳的那么快,一下子大义凛然,一下子就能斤斤计较,直接从朝廷大义转化到个人感情上的话题,实在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她,谁啊?”
  
  牧景选择了装糊涂。
  
  这种事情,无论那个时代,都是装糊涂比较好解决的。
  
  “就是这一次不惜千辛万苦陪你去河东那个啊,对了,我最近才知道她的名字,张宁,太平圣女,太平道的殿下,好贵的身份啊!”蔡琰的小手指在牧景的脖子上画圈圈,这京城第一才女,上得厅堂,下的厨房,执笔可写诗,持针能做女红,还能发发小脾气,撒撒娇。
  
  “你想多了,我现在是你的丈夫!”
  
  牧景心凉凉的,天下果然没有不透风的墙壁,他反手一拉,把蔡琰拉进了怀中,二话不说,直接亲上去了,这时候说什么都是多余了,做起来才能混过去。
  
  “夫君,不要胡闹,现在还是白……“
  
  这白天的白字没说完,她红润的嘴唇就被一张大嘴封起来了。
  
  “不……不要……”
  
  断断续续的娇喘声音,让牧景的浑身的血气都沸腾起来了,开了荤的男人,伤不起,禁欲多长时间了,佳人在怀,本想吓唬一下的,他已经把持不住了。
  
  “不要……不要在这里!”蔡琰按耐不住一头的发情的野狼,只能祈求的说道。
  
  “我们回房!”
  
  牧景横抱着已经衣衫不整的娇妻,旋风的速度回到的厢房,直接把她丢在的床榻上,虎躯直接扑了上去
  
  一场原始性的肉搏大战就这么顺理成章的发生了……
  
  ……
  
  ……
  
  翌日,清晨。
  
  牧景太累了,赶路十余天,昨日一回来又和娇妻征战的数个回合,所以睡了整整一夜,才醒过来,他醒过来的时候怀中一个娇俏的胴体,一双白玉无瑕的手臂抱着自己的腰身。
  
  她也累了,被吃的连渣都不剩。
  
  他轻轻的撩起她的三千青丝。
  
  那一张俏脸显露出来了,那一秒钟,牧景不得不承认,他是心动的,无关丈夫和妻子的身份,一种纯碎的心动。
  
  “夫君,不要!“
  
  蔡琰朦朦胧胧之中醒过来,一双手已经开始在身上作怪了,她红着脸,拍开的牧景作怪的手,幽幽的道:“你才敢回来就胡闹,昨天还是大白天的,昨夜你又胡闹的大半夜,这一天一夜都没出房间,这要是传出去了,妾身怎么做人啊!”
  
  “呵呵!”
  
  牧景亲吻了她的小脸:“景平院里面谁敢多嘴,我去撕了他的嘴!”
  
  “不要闹了!”
  
  蔡琰害羞的道:“我去给你做早膳!”
  
  说着她也不顾牧景的拉扯,直接的从软塌上起来了,穿着衣裳,然后逃跑一样,逃出了厢房的之中。
  
  牧景看着她的背影,微笑的摇摇头。
  
  他忽然很满足现在的很生活。
  
  所有他不能让任何人破坏。
  
  从床榻上起来了,他穿着整齐,然后陪着的蔡琰吃了早膳之后,径直的去了前堂。
  
  相国府的前堂,这里已经变成了一个的高速运转的机构,进进出出的有官吏卫士,有听命的,有传递消息的,每一个人的脚步都很快。
  
  掌控这个机构的胡昭。
  
  牧山如今比较依仗两大谋士,一个是蒋路,另外一个就是胡昭。
  
  蒋路在明,陪伴他初入宫殿,上朝议事,而胡昭在暗,为他处理关系,筹谋计策,一直坐镇在相国府之中。
  
  “孔明先生!”
  
  牧景走进来,拱手行礼。
  
  “世子回来了!”胡昭看起来有些疲惫,但是精气神却比当初牧景去陆浑山请他出山的时候,更加的精神抖擞,他笑着的道:“世子可为我带来好消息了吗?”
  
  “先生是最近听的太多坏消息了吧!”牧景坐下来,苦笑的道。
  
  “一个好消息都没有,至于坏消息,没有最坏的,只有更坏的!”
  
  胡昭沉声的道。
  
  局势糜烂的太快了,让他都有些的应接不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