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纯阳剑尊 > 章五九一 结盟

章五九一 结盟

    阴祖的法力一放即收,一条通天黄泉眨眼不见,似乎从未出现,但留给在场诸人的震撼却是极大。X23US.COM更新最快赫连无敌呵呵一笑,说道:“那是本门一位老祖,不问世事,一意潜修,闻听夜乞老祖法驾降临,不胜欣喜。老祖欲做和事佬,倒也未尝不可。轮回盘重光在即,本门源流出自当年地府,长老弟子已决意静候轮回再启之日,只是有一处关隘,其他冥狱倒也罢了,唯独这第九层冥土本门必要取到手中,要劳烦诸位鬼祖挪一挪地方。”
  
      此言一出,不啻下了逐客令,九幽门要不惜代价,强占第九层冥狱,将一干鬼祖驱逐出去。伽薄鬼祖桀桀怪笑道:“九幽门好不霸道!我等自灵智重开,就在第九层冥狱修行直至今日。凭你赫连无敌一句话,便要举家搬场,简直岂有此理!”
  
      伽薄老祖相貌粗豪,言语走的亦是莽撞的路子,出言无忌。鬼铃老祖呵呵笑道:“冥狱之中素来无有道理可讲,谁的拳头大,谁便发号施令,九幽门势大,我等鬼祖自当暂避锋芒。只是九层冥土广大无边,九幽门就算满门都修成玄阴,怕也不能看顾周全。不若这样,九幽门与我等分治,各不相扰,也不必再为些蝇头小利,打生打死,岂不两全其美?”
  
      赫连无敌但笑不语,忽然冥狱震动,冥土本源震荡不休,却是有玄阴老祖殊死搏杀,神通激荡之下,引动冥狱之境剧变。这等规模的剧变,说明不止两位长生老祖大打出手,只能是九幽门其余四位老祖对上了其他鬼祖,一照面间便倾尽全力。
  
      赫连无敌手托镇玄鼎,微笑道:“本门对第九层冥狱势在必得,不容他人染指,若是夜乞老祖不肯允准,便唯有刀兵相向了。”鬼铃老祖鬼品圆滑,却也未想到九幽门态度竟会如此强硬,摆出不惜一切的架势,也要将诸鬼祖驱逐出去。
  
      夜乞老祖良久不发一语,忽然轻笑一声,说道:“原来九幽门是要对阴曹地府的遗迹动手,想来赫连掌教胸中已有腹案,这才急于清场,免得被这些鬼祖得知消息,率众杀来,腹背受敌罢?”
  
      此言一出,鬼铃与伽薄两位鬼祖当即色变,伯齐老祖手中九曲九泉图紧了一紧,赫连无敌眉头大皱,忽而展颜一笑:“老祖不愧为上古巨擘,连阴曹遗府之事都瞒不过法眼。不错,本门就是要强行打开阴曹遗府,这才不得不用下策,请诸位鬼祖移驾别处。”
  
      赫连无敌毫不遮掩,大大方方认了。上古之时,轮回盘尚未破碎,有先天神人于其中立下六道轮回之路,又有若干鬼神入驻其中,掌管轮回之事。其等鬼神所居之地称为阴曹地府,乃是一片极大的宫室群落,传说中分为十殿,殿主统称十殿阎罗。这十位鬼王神通广大,赏善罚恶,主掌生灵轮回之事。
  
      只是其后轮回盘破碎,地府阴曹也自崩坏,十殿阎罗连同无数判官、鬼差俱都不知所踪,只余一座庞大之极的阴曹地府空壳。上古之时,天地灵机充沛,就算一砖一瓦,放到如今怕也是罕见的天材地宝了,放着如此大的一座宝藏而不能吃到嘴里,任谁都要心痒难搔。
  
      九幽门图谋地府遗宝多年,花费千年功夫,终于探查出蛛丝马迹,但阴曹之地危机处处,禁制重重,九幽门接连派遣高手前去探查,俱都殒命其中,甚至还赔上了两位玄阴老祖。九幽门花费偌大代价,得不偿失,攻破地府遗迹之事便搁置起来。但这数百年来,因缘际会,轮回盘重光在即,连本来隐匿虚空之中的阴曹遗府也初露影踪,九幽门的心思又活络起来。
  
      此次纠结了五位玄阴长老共同出手,镇压九层冥狱中诸位鬼祖,就是为了清场,解决后顾之忧,九幽门才好举全派之力,打破虚空壁垒,取得地府遗宝。赫连无敌深谋远虑,既然九幽门的根本道法与地府冥狱不可分割,与其思索在大劫来前如何逃遁,倒不如挺身而出,夺取地府遗宝,如此就算轮回盘重聚完好,总要有人再立轮回,那时九幽门占据地府遗迹,便掌握主动,总是有利可图。
  
      赫连无敌的心思被夜乞老祖一语道破,也不尴尬,索性摆明了车马。伽薄与鬼铃两位对望一眼,鬼铃老祖暗自悔恨:“我只道九幽门这些年屠杀冥狱鬼物,是回光返照,想要一统冥狱。原来竟是为此!早知如此,我还能多出许多布置,也不至沦落至斯!”
  
      鬼铃老祖功于心计,善能合纵连横。九幽门大肆屠杀抓捕鬼物鬼修之时,其便有所觉,只以为是大劫将至,九幽门要以鬼祖法身祭炼甚么渡劫之宝,还暗中联合了几位鬼祖,意图反制。谁知却是阴差阳错,棋输一着,若早知九幽门打算,以鬼铃老祖之算计,总还能捞到许多好处,不至于眼下将夜乞老祖这张底牌也掀开来。
  
      鬼铃老祖一双鬼眼滴溜溜乱转,思考上佳对策。虚空之中传来阴测测一声冷笑:“大家皆是魔道一脉,何苦伤了和气?不若两家讲和,同心协力,打破阴曹遗府,取出宝物来大家平分,岂不是好?”
  
      就见一条无边血河凌空飞来,污血喷涌,血腥之气四溢,正是血神道人元神所化。这厮得了阴祖所赠一点黄泉本源,不知跑到哪里炼化,短短时日,气息圆润了许多,显是伤势又有进境。黄泉、血河同源而出,互为表里,血神道人炼化黄泉之水,得益甚多,见九幽门与鬼祖放对,忍不住跳将出来,心头打着不甚良善的主意:“这等阵势就算阳间正道之中,等闲也拼凑不出,何不将之汇成一股力量?就算地府崩坏,也非善地,要取出其中异宝,总要牺牲些性命,这些玄阴高手恰是合适之三牲!”阴曹遗府中必定留有许多重宝,只要取了出来,神通道行必有惊人进境,连血神道人也要动心,想要将两家合作一处,多找几个替死鬼。
  
      鬼铃老祖本就不欲与九幽门死磕到底,闻言立刻道:“地府之中异宝甚多,绝分刮不尽,我等联手恰可取长补短,不知赫连掌教意下如何?”赫连无敌瞧了他一眼,淡笑不语。伯齐老祖忽然说道:“既然如此,合则两利,倒也未尝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