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隋炀也是帝 > 第五百零六章刺探敌情

第五百零六章刺探敌情

    杨广不在乎手下的臣子之间相互玩什么小心机,只要不涉及道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不威胁到皇权,他倒是乐于见到他们之间相互倾轧。
  
      几方达成共识,左领将军长孙晟的任命当堂定了下来。杨广道:“传寡人的旨意,封左领军将军长孙晟为相州刺史,出使突厥,并征发崤山以东的军队,与李子雄共同谋划抗敌一事!”
  
      长孙晟连忙行礼,接旨道:“臣长孙晟谨遵圣上旨意,定当全力以赴维护大隋的和平!”
  
      时间不等人,长孙晟当天就跟杨素交接了兵权,带着一千名精骑踏上了前往突厥的路。杨素也不敢有所延误,一边在京城留了些人马在调兵遣将,一边点了五千兵马直奔蒲州而去。
  
      杨素奔着蒲州城赶的时候,裴文安正在前往蒲津关的路上,没等杨素大军渡过黄河,就听前方诉候来报:“报---主帅------汉王大军在距离蒲津关不到百里的地方突然回转!”
  
      “突然撤回去了?会不会有诈?”杨素狐疑道。
  
      这次出征,杨素将孙子杨拓带在了身边,历练几场战役之后杨拓的胆识和作战经验都不逊于一般的将领。
  
      他主动请缨道:“祖父,我愿率几名诉候前往蒲州城查探。”
  
      杨素对这个孙子的能力还是肯定的,他点了点头:“你小心点注意别暴露了自己的行藏。”
  
      “祖父放心------”
  
      如今的蒲州城,城墙上插满了汉王大旗。裴文安被任命为晋州刺史之后他便直接离开了蒲州,汉王杨凉也回到了晋阳城,独留下蒲州刺史王聃,和纥单贵守卫蒲州城。
  
      杨拓带诉候混进蒲州城的附近时候,远远地就看到蒲州城外河面上的大桥已经能被烧断了,隐约间一大群百姓聚集在河边。
  
      “大爷,这座桥怎么断了?”杨拓一脸好奇地模样凑过去询问道。
  
      “小伙子,你不是蒲州人吧?”老大爷上下打量了一番杨拓。
  
      “是,家里是京城的,过来寻亲的。”杨拓笑着露出两颗小虎牙。
  
      汉王杨凉占领蒲州城之后,杀了一批不肯归顺的将士。最近一段时间总有人过来探寻自己亲人的情况,所以杨拓的回答并不算突兀。
  
      老大爷非常同情地看了杨拓一眼道:“桥被汉王派人烧了,如今就连我们河西的百姓都不允许去对面,你还是回去吧,等战争结束了再过来寻亲。”
  
      “这样啊!”杨拓的脸上露出丝悲戚的表情,“我家兄长以前在蒲州城里做捕快如今不知是死是活!”
  
      老大爷心善,不忍心看到杨拓悲戚失望的样子,他往杨拓的身边靠了靠,低声说道:“其实要想过河也不是没有一点办法。”
  
      这话让杨拓的眼神一亮:“大爷,有何办法你快说,只要能找到我大哥,我什么都愿意做。”
  
      “你看到那群人了吗?”老大爷往人群最多的地方一指。
  
      距离断桥一千多米的地方聚集着一群短衣打扮的汉子,杨拓仔细瞅了瞅依稀能分辨出里面有十几个肥头大耳的家伙,明显与众不同。
  
      “大爷他们是做什么的?”杨拓疑惑道。
  
      “他们都是渭河岸边的大商贾,每人手里都有几条船。”老大爷意有所指地说道。
  
      杨拓反应很快,知道老大爷给自己指了条明路,他躬身给老大爷行了个礼:“多谢老人家,我若是能达成心愿定来重谢!”
  
      “那倒不必-----”老大爷摇了摇头,晃晃悠悠走了。
  
      杨拓没有急着去找那些商贾买船,而是先在大桥一侧找了个不显眼的地方潜伏了下来。细细观察着城墙上守兵的数量和换防情况。
  
      杨拓观察蒲州城防备的时候,城墙上的王聃也在俯视着下方断桥。他面色凝重,目光炯炯地盯着城外那条被毁成两段的大桥,心里暗暗叹息:“如此大好形势之下,王爷竟然止步于蒲州城,真是可惜,可恨啊!”
  
      蒲州城几十里外,杨素下令就地休整,自己则找了个大石头坐了下来。跟同他一起前来的麦铁杖则在旁边心烦气躁地走来走去。
  
      “天越来越暗了,杨拓怎么还不回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派这么点的孩子去刺探敌情,国公爷的心也真够大的。”
  
      “要不我去前面迎一迎他们?”
  
      “--------”
  
      麦铁杖心里有事,嘴巴就很啰嗦。
  
      “铁杖,你不说话会不会被憋死啊?”有副将打趣道。
  
      “憋可能不会被憋死,烦到是会烦死。”有人插话道。
  
      众将士七嘴八舌地打趣着麦铁杖,杨素微微皱了皱眉头,嫌烦,但没有制止他们的行为,静静地坐在大石头上谋划着对敌战略。
  
      这次出征杨素只带了五千兵马,数量不足以跟蒲州城里汉王兵马相抗衡,若想夺回蒲州城,只能智取,不能力夺,更不能跟他们打持久战。
  
      杨拓让大家等了很久,晚饭之后才带人返回营地。
  
      杨素没有询问杨拓为什么去了这么久,有没有受伤,而是开门见山地问道:“蒲州城里情况怎么样?”
  
      “蒲州城外连通渭水河两岸的大桥已经被人烧毁了,沿河两岸都有士兵把守,闲杂人等根本无法靠近。”杨拓回答道。
  
      “哦?”杨素的目光沉了沉。
  
      “只探到这点消息?”杨素对杨拓的回答非常不满意。
  
      “今日我遇到个奇怪的老爷爷,他给我指点了条明路------”杨拓低声回答道。
  
      “哦?”
  
      “老爷爷指点我去商贾手里买船渡河。”杨拓说完这话看了杨素一眼,不知道该不该说明白这事的诡异之处。
  
      “指点你买船渡河有什么可奇怪的?”杨素看着杨拓问道。
  
      “他给我指路的时候,我明明看到一大群人聚集在河边,可等我去找的时候,走了三里多路也没看到个人影,一打听原来有船的商贾正在十里之外的河边议事。按照老爷爷给我指的方向我根本不可能看到他们样貌。”说完这话杨拓的脸上露出丝不可思议的表情。
  
      世上奇人奇事很多,杨素心里明白这是有人在暗中帮助自己呢。他表情如常地看着杨拓,道:“有人指点你是好事,商船的问题,你解决了吗?”
  
      杨拓点头应道:“解决了,价钱也谈好了,现在适逢战乱,商贾们都急着将自己手里的船只出手,我去的时候他们正在商量着如何避开蒲州城逃往关内呢,我去收船正好解决了他们燃眉之急。”
  
      “收了多少?”
  
      “一百多艘-----”
  
      “他们没问你买这么多船做什么用?会不会暴露了我们袭城的消息?”
  
      “他们要钱,我要船,买好之后我即安排人将他们送往了关内,没给他们丝毫停留的时间。”杨拓回答道。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隋炀也是帝》,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