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容闺 > 第204章 寻寻

第204章 寻寻

    不过……
  
      想想这四年来,自己与程越每每通信时,程越写在纸张上的那些甜言蜜语海誓山盟,安喜县主也不愿相信程越会在心里念着旁人。
  
      毕竟,不管从哪方面来看,程越都没有任何理由眼里除了她还有其他人。
  
      安喜县主于是看向李慧淑,“程郎不会脚踏两只船,所以表嫂你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李慧淑微微一顿。
  
      她忍不住在心里暗讽了一声,安喜县主除了有个好出身,还有什么值得程越惦记的,她可没有忘记,四年前见着陆寻和程越站在一起的时候,程越看向陆寻时的目光。
  
      当然了,就算程越如今一心扑在安喜县主身上,不敢也不会再有别的什么想法,但那又有什么关系?
  
      她想做的,本来就不需要程越和陆寻真的有什么首尾。
  
      “我的县主唉,您呀就是太容易相信人了,您现在心悦程公子,自然觉得他哪哪都好了……”李慧淑一副推心置腹的模样,“我当然也是希望程公子就是县主您的良人,但到底是不是,咱们总要试过之后才知道,咱们只试探这一次,若是程公子通过了考验,那自然是皆大欢喜,县主您也可以放心的将这件事与长公主坦白了,以长公主对您的疼宠,想来过不了多久我这个做表嫂的就可以喝上县主您的喜酒了不是?”
  
      李慧淑尽挑着安喜县主的痒处挠。
  
      她却没有说,若是程越没有通过这个考验,又当如何。
  
      不过,安喜县主这时正因李慧淑的话而羞涩不已呢,又哪里会去想李慧淑的话里是不是有什么未尽之意?
  
      想了一会儿,安喜县主到底还是点了头:“既然这样,那这次就按着表嫂的意思来吧,不过这样的事也只能有这一次,我可不想让程郎知道了之后心里有疙瘩,至于那陆家三姑娘……”
  
      提到陆寻,安喜县主又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只要一想到这人与程越是旧识,而且似乎还有了那么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在,现在还要拿了陆寻来试探程越,安喜县主心里就有些不舒坦。
  
      李慧淑闻言忙道:“县主您放心吧,这件事之后啊,程公子与陆家三姑娘可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再说了,有县主您在,程公子眼里又哪里会看得到其他人?”
  
      这话,显然与她的打算是相悖的。
  
      但安喜县主被李慧淑哄得高兴,又哪里能想到这些?
  
      于是,这件事也就这样定了下来。
  
      在林家大门口下了马车,李慧淑看着安喜县主所乘的马车渐渐走远,到底是没能忍住心里的戾气,目光也渐渐泛冷。
  
      陆寻……
  
      这次之后,可就没有她的什么好日子过了。
  
      这样一想,李慧淑心中便也快意起来。
  
      她得不到最想要的东西,她过得不好,又岂能眼见着其他人过得好呢?
  
      ……
  
      陆寻将安喜县主和李慧淑送走之后,又在梨香院里独自呆了一会儿,就得到了晏池回府的消息。
  
      看着天色还早,陆寻咬了咬牙,立即就决定要去晏池的院子里逮他。
  
      这一次,不管晏池说什么做什么,哪怕是用赖的,她也一定要赖在晏池那里不走,嗯,除非晏池告诉她他为什么要一直躲着她!
  
      有了决定,又唯恐晏池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陆寻当即起身,都没有带青时和青灵,就一路小跑着去了外院。
  
      “三姑娘来了啊……”
  
      见着因为小跑着过来而出了一身薄汗的陆寻,守在院门口的砚台先是看了院子里一眼,然后扬声唤道。
  
      从前这四年,陆寻每次来晏池这里,砚台都会拿出最大的热情来,谁叫府里就这位三姑娘与自家主子最亲近呢?
  
      但最近嘛……
  
      想想晏池和陆寻之间这奇怪的气氛,砚台也有些为难。
  
      他觉得,以自家公子前面几年对三姑娘的容忍,这次想来也只是与三姑娘闹了点别扭,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又恢复到以前的样子了,这样一来,他又哪里敢对陆寻有任何的不敬?
  
      但砚台也确实不知道晏池现在想不想见陆寻,因而也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提前向正在书房里的晏池禀报了。
  
      顿了一会儿,见书房里并没有其他什么动静,而陆寻又已经走到了近前,砚台心里倒也有了些明悟,赶紧两步迎上前,“小的给三姑娘请安,公子爷才从外面回来不久,现在正在书房里看书呢……”
  
      陆寻抿着唇点了点头。
  
      砚台的话还没说完:“……公子爷今儿饮了些酒,偏又不肯回房里歇着,只洗漱了一下就又去了书房,三姑娘您可要劝着公子爷一些,便是再如何用功,也不能亏了自己的身子不是……”
  
      絮絮叨叨的说了不少。
  
      陆寻闻言扬了扬眉,三哥饮酒了?
  
      然后径直进了院子,往了晏池的书房里去。
  
      晏池今天出门是与寒山书院里的同窗们一起小聚了,这次春闱,寒山书院的学子下场应考的可不少,中了进士的也有好几人。
  
      能够一举金榜题名的学子,自然是风光无限,便是一时没有中第的学子,心里也并没有多少的沮丧,左不过再等上三年而已。
  
      能进得寒山书院,对这些学子来说,一次的失败算不得什么。
  
      而这所有人之中,就数晏池这个榜眼最引人瞩目了。
  
      也正因为如此,便是晏池平时与其他人相交不多,但在聚会上也被以赵玉为首的众人狠灌了几杯,是以晏池回府的时候,身上是带了些醉意的。
  
      陆寻进到晏池的书房里,就正好见着晏池以着一种平时少有见到的轻松姿态,正一手撑了下巴,另一手随意的翻看着书桌上的一本书。
  
      听到脚步声,见着陆寻来了,晏池并没有像之前许多次那样变了脸色,或让陆寻回去,或是自己起身离开,反而抬头朝着陆寻笑了笑。
  
      “寻寻,你来了?”晏池温声道。
  
      陆寻微微一怔。
  
      这几年,晏池对她的称呼向来都是中规中矩的“三妹妹”,怎么今天突然就唤了“寻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