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始于冰与火之歌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城前之战 二

第一百一十二章 城前之战 二

    新月当空,轻薄锐利如刀。
  
      月光洒在西境骑兵制式的红色盔甲上,平添了几分威武与凶气。
  
      即使他们这队只有一百人,即使前面冲去的十几名先锋已经变成了尸块,
  
      但前面的敌人毕竟只有一人。
  
      再勇猛的战士也能被杀死,连曾经的龙王家王储雷加·坦格利安也不会例外,遑论只是小有名气的黑骑士。
  
      ......
  
      “杀死他,泰温公爵定有重赏。封爵可期,金龙任取!”
  
      “兰尼斯特,有债必偿。”
  
      “为兰尼斯特而战!”
  
      作为七大王国全境,唯二常备军出身的西境骑兵,在月夜下发出狮子般的怒吼,而敌人仅仅是一个人。
  
      琼斯看着带着怒吼,震动大地,如同箭矢一般冲来的骑兵,也已忘记胆怯,抛弃不必要的担忧。
  
      他已经逃了近一天,此刻全身浴血的他,心中唯有杀意盘横。
  
      他要让敌人彻底铭记巨剑的恐怖。
  
      ......
  
      马蹄敲击着地面,盔甲在马背上铿锵作响,一杆杆金属长枪高举,如同行进的刺猬。
  
      时间仿佛越流越慢。
  
      终于,奔腾的河水与黑色礁石彻底碰撞,飞溅出血色的浪花。
  
      琼斯双手持黑剑,一记旋斩,直接将最前方的两匹战马截腿斩断,马腹轰至地面,泥土飞溅。
  
      而且她旋斩一次后并没有停下,顺势又从上往下再次斩去。
  
      长长的巨剑砍在士兵的肩膀上,可以直接将穿着盔甲的士兵,劈成两半。
  
      琼斯彻底放弃了防御(实际上他也防不过来),冲进了西境骑兵,黑色巨剑如同’陌客’的兵器不间断的挥舞起来。
  
      马的哀鸣声和士兵的惨叫声接连响起,不再考虑防御的他,杀人的效率也达到有史以来最高,几个呼吸就可以收割一条生命。
  
      不过,在接连灭十几骑后,这一过程还是被打断,
  
      不知道从什么方向钻出来的长枪,带着战马的冲劲,狠狠的撞在了琼斯的腰部,轰的一声,琼斯忍不住喷了一口炽热到沸腾的血液,甚至有水蒸气从头盔中冒出,当然在月夜下没人看的见,即使看见也不会有心思在意。
  
      空旷的战场上,战马加长枪的冲劲撞来,琼斯用长剑插了一下地面,划出一道深深的痕迹,连退了好几步方才止住。
  
      对于长枪被刺中,实际上琼斯并不意外,之前他在城堡里试过拳击之战,事实表明,以他现在的速度,还是无法防御四个方向的同时进攻。
  
      他现在要不是有钨钢铠甲,不知道要死多少回。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战马加长枪的冲力竟然如此之大,他不知道撞车是什么感觉,但想来也差不多。
  
      西境骑兵比他更惊讶,如敲钟一般剧烈的轰鸣声,围攻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然而黑骑士只是退了几步,接着一丝停歇都没有,他的黑色巨剑再次挥舞起来。
  
      而且,这样的事情,接下来不断重复。
  
      每当他们以为黑骑士受到此次重击,不会再动的时候,那黑色的铠甲就如同施展了魔法般,哐当声再次响起,厮杀起来。
  
      而且,在厮杀效率这一点上,黑骑士一直也没有下降。
  
      终于,这支骑兵队在只剩下小半的时候,彻底崩溃了。
  
      ......
  
      “黑骑士不是人!”
  
      “他杀不死的!”
  
      怯战的士兵,歇斯底里的高喊着,瞬间将崩溃传染给剩下的几十人,他们也不再进攻,只想远远的躲开,远离黑骑士。
  
      琼斯不知道自己吐了多少血,也不知道肋骨有没有断,更不知道自己的脸色会不会和死人一样惨白,他只知道,自己不能倒下。
  
      厮杀的乐章,随着西境骑兵的崩溃,戛然而止。
  
      琼斯找战马的过程显得有些不慌不忙,至少怒吼声、呐喊声、哀嚎声不再,月夜再次恢复了它该有的静逸。
  
      他踩着马镫,踏上了残存战马中一批较为高大的白色战马,盔甲上滴落的血浆,与白色的战马形成突兀的对比。
  
      从几个失去斗志的西境骑兵中间穿过,琼斯再次向远方的山丘之影赶去。
  
      那里有他的城堡,他的士兵,也将是他复仇的开始。
  
      ……
  
      山丘渐渐变得清晰,上面城堡的轮廓也渐渐可见,右边就是琼斯熟悉的橡木林,但此时事情反而变得有些不正常。
  
      从刚刚开始,他的后方就再次隐约出现战马狂奔的踩踏声,而且这次战马数量绝对超过一百。
  
      而他的前方——自己的城堡,还是什么动静都没有。
  
      敌人都要打到家门口,主人竟然不来迎接,难道里面的人都死了吗?还是说后面的那些人是北境的骑兵?
  
      ......
  
      无论这个士兵如何解释,亚当都不会相信黑骑士一个人,在如此空旷的地方,杀退了一支百人骑兵队。
  
      他的第一反应是这支骑兵队的头领指挥失当了,当即准备呵斥几句。
  
      不过,残存的士兵告诉他,头领已经死了,而且就是他的堂哥科林时,亚当不由的陷入了沉默。
  
      然后,等他算清自己到底损失了多少骑兵时,顿时有种天昏地暗的感觉——接近两百名骑兵竟然全都死在了一个人的手里。
  
      西境的士兵大多是经过正规军事训练,和其他境的农民直接变士兵不同,每个西境骑兵的培训都消耗不菲。
  
      这次仅仅因为杀一个人,就折损了如此之多,泰温大人要是知道了,怕是会后悔没有用计谋,而是选择出兵了吧?
  
      让亚当感到担忧的是,谁让泰温公爵感到后悔,泰温公爵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
  
      所以,现在亚当爵士只能祈祷,祈祷自己可以成功将黑骑士的人头带回去。
  
      这将会是最后的救命稻草。
  
      .......
  
      “格林他爸,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嘞?”躲在橡木林里的小格林母亲警惕的问道。
  
      他们现在离护城河已经有段距离,在黑暗中,两个人等待着儿子的同时,也紧张的关注所有的动静。
  
      “不会是来抓我们的吧?”格林父亲惊恐的问道,“听着像马蹄声啊。”
  
      “趴下来,快!”小格林母亲立即回道,显得反而更有勇气些。
  
      ......
  
      不久后,一场血腥的战事,就在两人眼前展开。
  
      ————
  
      P.S.今天被一个人恶心到上班时都心态爆炸,他威胁我不按他的想法写,就去看盗版,emmmmm,我只能说你想多了(而且我深深厌恶这种绑架式威胁)。
  
      想让现在的我改大纲,可以!——白银大盟起步,其他免谈,钱再多些,艹熊都可以,听懂了吧(这段P.S.设计过的,不会收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