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666章 蚍蜉撼树,螳臂当车

第666章 蚍蜉撼树,螳臂当车

这样的婚礼,在有些年纪大的人来说,简直是瞎胡闹。
  
  但是难得的是,邹家和瞿家都对此表示了默认。
  
  瞿爸虽然现场仅仅面带微笑,但私底下还是说:“孩子结婚,他们开心就好,本来就是一个仪式,什么样的过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养出邹凯这种性格的家庭,又怎么会不开明呢?
  
  在邹妈眼里,儿子自是千好万好,如果非要说他有什么缺点的话,那就是他一直死犟着不肯结婚了。
  
  但是现在他闷不吭声地给找了个这么好的儿媳妇儿回来,她简直乐坏了,自然是他们说啥就是啥了。
  
  看着两家人其乐融融,甚至瞿蓓蓓也上去扭了几下,众人也大概明白了双方的态度。
  
  到了最欢乐的时段,沈曼歌也放下手机,跟着大家一起嗨起来。
  
  听着那边传来的动静,陆子安微笑着端起茶,缓缓喝了一口。
  
  伤感也有,遗憾也多,但更多的,还是祝福。
  
  忙碌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
  
  陆子安忙起来,连自己的生日都忘了。
  
  一是工程这边确实很忙,如今基建都差不多完成了,他们更多的时间都是漂在海上。
  
  各方面的监测,时时变化的数据,都让所有人心里都捏了一把汗。
  
  这种时候,陆子安简直是所有人心目中的灯塔。
  
  不管什么情况下,只要陆子安出现,淡淡的一句话,就能让所有人都振奋起来。
  
  好像,有他在,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一样。
  
  人工岛开工这天,所有人都打了鸡血似的激动不已。
  
  深插式钢圆筒快速成岛技术。
  
  这是全华夏、乃至全世界范围内,首次提出的全新概念。
  
  到了开工的时候,陆子安率先登船,身后是一众神情肃穆的工程师们。
  
  每个人都心怀激荡,压抑着满腹热血,动容地眺望海面。
  
  陆子安站在船头,遥控指挥着每一个细节。
  
  “各就各位!”陆子安一声令下,所有人都迅速忙碌起来:“1号!”
  
  “报告,1号已就位!”
  
  陆子安眉宇沉着,果断地下令:“预备,放!”
  
  伴随着他清冷而坚决的声音,首个钢圆筒振沉入海。
  
  钢圆筒高40.5米,直径22米,插入海底泥面21米,是世界上体量最大的钢圆筒。
  
  海水激荡,浪潮暗涌。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抻长了脖子张望。
  
  钢圆筒沉底,然后落定。
  
  海底有淤泥被推挤,监控里探测到海底有数米深的浑浊。
  
  这样的情形,对他们后面的施工是不大方便的。
  
  每个钢圆筒放下去,都需要经过精密的测量。
  
  它们最终是要围成一圈筑岛的,中间不容许偏差,稍有差错,都会影响人工岛的外形。
  
  如果事情再恶劣一点,钢圆筒中间的缝隙过宽,就算最后填充了砂石混凝土,日积月累的海水冲刷、腐蚀,将会造成严重的事故……
  
  起到这些,工程师们都有些不寒而栗。
  
  有人忍不住出声,略带纠结地看着陆子安:“陆大师……”
  
  要不,等海水澄澈了再继续吧……
  
  要不,等明天,也许……
  
  陆子安知道他们在担心什么,却全然没有将恶劣的情形放在心上。
  
  他的目光依然平静而沉稳,声音非常淡然:“很正常,别太担心。”
  
  真的吗……
  
  众人张了张嘴,想起平时陆子安的精准,又纷纷闭上了嘴巴。
  
  自始至终,两位总工都没有说话。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在众人或期待,或紧张的眼神里,陆子安微微提高了声音:“2号准备,一分钟后就位。”
  
  一分钟。
  
  平时的一分钟,仿佛一眨眼就过了。
  
  但这时候的一分钟,人们简直度日如年。
  
  陆子安却不管他们有多煎熬,连一句安抚的话也没有。
  
  当海浪渐微的时候,话筒里终于传来了声音:“报告,2号已就位!”
  
  “好。”陆子安迅速调整着监控器,人们还在茫然的时候,他已经下令:“预备,放!”
  
  一个,又一个。
  
  虽然海浪依然有,甚至海底已经一片浑浊,全然看不见光影,但他们却不再紧张。
  
  因为监控里显示的影象,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们的预期。
  
  每一个钢圆筒都紧紧相依,中间间隔甚至比他们预算的还要紧密。
  
  直径22米的钢圆管,当它们立成一排,海浪根本对它们造不成任何影响。
  
  如蚍蜉撼树,如螳臂当车。
  
  众人眼里露出满满的兴奋,议论声越来越大,有的甚至已经在想着峻工后如何庆祝了。
  
  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等放到第十二个的时候,陆子安声音顿了顿:“停。”
  
  哎?
  
  “怎么了?”众人有些紧张地看向他。
  
  陆子安声音很平静,手指点了点腕间手表:“下午五点了,光线不好,收工,明日继续。”
  
  这时,众人才感觉到自己早已经饥肠辘辘。
  
  施工的工人们还能轮班,但他们却看得太认真,也太起劲了,甚至都忘了吃午饭。
  
  吃饭的时候,所有人都在说施工的事情。
  
  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欢喜和激动,纷纷觉得,请陆大师来坐镇,简直是上头做得最正确的决定。
  
  林总工吃完饭,却没找到陆子安。
  
  一路问了不少人,才终于在背风口找到了他。
  
  “子安,怎么在这,没去吃饭?”这边刚好是个吸烟区,林总工递了支烟过去。
  
  陆子安笑笑,伸手接了:“吃过了。”
  
  “怎么了?今天施工挺顺利的啊,有心事?”林总工是过来人,虽然陆子安喜怒不形于色,但一想也大概知道他在想什么。
  
  “没……”陆子安手肘抵在铁栏杆上,微微弯着腰,抽了口烟:“今天,有人生日……”
  
  林总工脑海里,忽然想起与陆子安有关的新闻,心下了然:“心上人?”
  
  “……我妈。”陆子安含笑看了他一眼,笑容里有些恻然:“她今年五十岁……整。”
  
  在长偃,非常在乎整生,所以虽然陆爸如今低调了许多,但还是给办了酒。
  
  如同邹凯他们结婚一样,这一次的现场,陆子安依然无法到场,只能通过沈曼歌拍的视频和照片才得以一见。
  
  家里的树又长高了,咖啡更加月半了,爸妈也老了,鬓角泛了白。
  
  一切的一切,都让陆子安疯狂地想家。
  
  父母在,不远游。
  
  他手指夹着烟,轻描淡写:“我爸上个月,生过一场病,我妈身体每况愈下……都是曼曼,嗯,我未婚妻伺候他们……”
  
  甚至,他们都没有告诉他。
  
  他在外边给家人说话,都是报喜不报忧,他们反过来也是这样。
  
  说起这个沉重的话题,林总工也沉默了很久,才艰涩地道:“有时候,人生总还是难免会有……”
  
  到底不擅长安慰人,他支吾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说话间,他无意看了陆子安一眼。
  
  却看到陆子安挑了挑眉,看他的眼里充满了戏谑:“还真信了啊?我逗你的,哈哈,走吧,忙一天了,晚上好好睡一觉,明天得早起。”
  
  回去以后,林总工一直在想,陆子安到底是玩笑还是真心话。
  
  或许……真假掺半吧……
  
  到了第二天,林总工特地仔细观察了一下陆子安。
  
  却见他精神饱满,眸中精光毕现,哪里有昨天那神伤的模样。
  
  所以果然是逗他的嘛……林总工叹笑着摇头。
  
  在陆子安的指挥下,120个钢圆筒逐一入海。
  
  每一个弧度,每一根线条,都精准到让人惊叹。
  
  尤其难得的是,整座岛的外形设计,全部是陆子安亲自操刀。
  
  最后一个钢圆筒入海,确定放置无误,林总工举起望远镜,仔仔细细看完之后,满眼兴味地道:“陆大师,你确定,每个钢圆筒的位置都没偏差吗?”
  
  陆子安头都没抬,翻看着整个监控系统:“这几天天气都挺好,海里情况也比我预估的好很多,我根据反馈回来的数据测算过,误差小于0.1。”
  
  哟,这口气大的。
  
  众人都笑了起来,有敬畏,亦有欣喜,但更多的,是林总工这般兴致高昂的。
  
  林总工笑眯眯地起了身:“那成,我这就过去瞧瞧!”
  
  他倒想测量看看,每个钢圆筒之间的间隙到底是不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