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蛮王的奋斗 > 第080章 噬魂虫

第080章 噬魂虫


  “仪式?谁干的?这个营地里就只有我们的守卫和伤兵……”说到这里,炎龙的眼神里流露出对李顿深深的忌惮。
  “黑暗仪式。”巫停顿了一下,开始解释起来:“仪式杀不了人,也还不了人,但能够在特定的情况下影响人,就像是刚才你们感觉到的不适,就是仪式的残余力量。”
  或许他已经开始怀疑这是蛮牛部落的阴谋,当然从来没有遇到过巫术的炎龙的内心之中,有种不信邪的念头。杀人而已,他需要找到杀人的凶手,而不是死人之后的后果。
  巫的脚步在营地里缓慢地挪动着,仿佛他并不是走在平坦的地面上,而是在一个机关密布的环境之中。
  步伐几乎每一步都是一致的,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
  在炎龙的眼里,巫是故弄玄虚,营地里到处都是死人,唯独有点让人心悸的就是每一个人的表情都一样,笑着。可除此之外,也没有特殊的地方。不管是军队,还是炎家人都不是没有见过死人。所以从一开始的恐惧,到适应的时间并不长,炎龙对于巫让他站在营地边上很不满,没打招呼就走入营地。
  “别过来!”
  巫根本就没有看向炎龙的方向,就开口制止。实际上,他已经不用制止,炎龙就有了反应,噗通,噗通,仿佛在心底,仿佛又在地底下。一颗强大有力的心脏在跳动,一次比一次有力,搅动五脏六腑都如同在漩涡之中旋转,上下没有着落。
  炎龙这才明白,中央荒原的神秘不是他这个凭借书库阅读几本传记就能够降服的。
  小心翼翼地往后退了几步,再一次站到安全区域。迎接他的是管家的紧张,还有蛮牛战士幸灾乐祸欠收拾的脸。
  “小子,知道厉害了吧?这地方邪门的很,就你这样傻乎乎地乱闯,说不定待会儿你就能和那些人坐班去了。”
  炎龙冷哼一声,盯着李顿:“你也不管管你的手下,别什么话往外说,得罪人,总有惹不起的时候吧?”
  李顿很认真地想了想,随后点头道:“真是。”
  “总算还有一个明白人。”炎龙在心底自我安慰着,这两天,确切的说是从昨天夜里开始对他的打击一波又一波,之所以他还没有开始怀疑人生,那是因为他的神经都一直紧绷着,根本就来不及思考。
  不过李顿随后的话却让他对蛮荒部落的怨念加深了不少:“他们从来都没有遇到过惹不起的人,畜生除外。”
  这话不假,周围山林里的野兽厉害的太多。当然越是厉害的野兽,所需要的领地也越大。好在大部分武力值超群的野兽并没有把人作为主要掠食对象,要不然不少小部落早就灭绝了。别看雷巨在蛮牛部落中鹤立鸡群,可真要进入森林深处,他真嚣张不起来。
  嘴炮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炎龙自我安慰着。曾经不可一世的世家少爷,也开始喝起了鸡汤,可见这次蛮荒之行给他带来的负面情绪又多大。
  从中午到太阳快落下山,巫才从营地里走出来,脸色疲惫不堪,从随身的小罐子里拿出了一只虫子,给炎龙和李顿看。
  出于对巫的熟悉,巫手中递过来的东西,李顿一般都需要思量一下才会接过来,可是炎龙没有这个觉悟,手掌上黏糊糊的虫子也不觉得恶心,瞪着眼睛看得很仔细,手掌里的虫子还是活的,就是动弹地比较缓慢,不仔细看不太容易发觉。另外就是,虫子很白,胖嘟嘟的,看不出一丝的威胁,就是有点奇怪,手里的小虫子是哪儿来的?
  “就是这个东西。”
  巫表情凝重地对炎龙说到:“安排你人立刻进入营地将尸体全部火花,另外……你们的食物都不能用了。”
  “为什么?难道是有人下毒?”
  炎龙还以为营地的食物已经被下毒了,这让他开始担心起来。补给已经回去了,下一次补给要一个月之后,本来苍鹰部落囤积过冬的食物足够他们这一两个月的消耗,可是突然说食物不能用,炎龙不着急那是假的。
  巫耷拉着眼皮,盯着炎龙手中的虫子,良久,才开口道:“苍鹰部落的粮食仓房里,所有的食物都有这种虫子的虫卵,一旦吃了哪些污染的食物,你们体内自然会潜伏下这种虫子。”
  根本就没有搭理炎龙铁青的脸色,巫继续说道:“其实你们也不用太紧张,这种虫子要是没有外因诱导的话,是以休眠状态在你们体内,不会乱跑的。至少有三四年的潜伏期,在此之前,你们会和正常人一样吃饭,睡觉,传宗接代。”
  什么叫不会乱跑。
  就算是天天睡大觉,炎龙也不能忍啊!
  好好的身体内闯入了一个外来户,还是如此恶心的虫子,炎龙感觉到手中滑腻腻的黏液,头皮一阵发麻,急忙甩掉了手中的虫子,惊恐地拉住的巫的胳膊,紧张道:“这是真的?”
  “当然,不耽误正常生活。”巫很认真的回答。
  炎龙有种要撕碎周围一切的暴虐,他问传宗接代、吃饭和睡觉了,人活着难道就是为了这些东西?
  “然后呢?”炎龙追问。
  巫回头看了一眼营地里的惨状,随后犹豫道:“和他们一样。”
  “你是说那些遇难的人根本就不是被人杀死的,而是被虫子吃掉的?可是那么大的伤口是怎么造成的?难道这些虫子会变大不成?”炎龙脸上的怒气不是假的,而是真的动了肝火。他觉得自己被骗了,骗他的正是眼前的这个干瘪部落巫师,对方理所当然的回答,让他觉得荒谬,可笑,甚至有种忍不住拆穿对方的冲动。
  巫的眼神带着无尽的怜悯,仿佛像是看一个傻子似的:“我又没说过这些人的心脏是被虫子吃掉的。胸口的伤口是刀子划出来的,这很容易辨别。”
  “那是什么?”
  “是脑子。”此时的巫显得冷酷,充满了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他就是权威,蛮荒神秘领域的权威,至少在火魔人面前装扮一点问题都没有,更何况,他找到的线索都是真的,没有一条是假的:“这是噬魂虫,在蛮荒的法典里,人的神魂就在大脑,既然这种虫子叫噬魂虫自然是寄居在人的头上。有什么地方比大脑的营养更丰富的地方?”
  炎龙很难反驳,可一想到自己的脑袋里有一条虫子,就忍不住地打摆子。
  “那么刚才黏糊糊的……”炎龙问话的那一刻,脸色苍白,他恨不得把自己的手剁了。
  巫给予一个肯定的点头,看似安慰,可是对炎龙死灰一样的眼神毫无帮助。
  他拉过亲信黑着脸下令道:“去把所有死者的头破开。”
  “这个……”亲信有点迟疑,死者为大,再说了苍鹰部落的人无所谓,可是有很多是城防军的人啊!
  要是让其他城防军看到他砍他们死去兄弟的头颅,还不要造反?
  炎龙暴虐道:“让你去就去,磨蹭什么?”
  “少爷,要不让城防军去准备今天晚上的营地,反正这里也不能用了。”
  炎龙这才惊觉,他差点铸成大错,点头道:“让管家去安排,你带着炎家的人去照我吩咐的做。确认之后立刻焚烧尸体,在没有彻底烧成骨灰之前,任何城防军的人都不准靠近营地。”
  炎龙脸上带着一副死鱼一样的呆滞,这家伙终于不再一副神气活现的表情了。让蛮牛的战士很开心,这家伙总是一脸臭屁的装二世祖。当然,他就是二世祖,可对于雷巨他们来说,看着这张脸就不舒服,总忍不住想要拔拳头。巫和炎龙说话的时候,他们可也在边上,等到炎龙急匆匆地去求证的时候,雷巨幸灾乐祸地问巫:“叔,这帮火魔人眼瞅着要死了,要不我们也回去吧,反正他们也折腾不起来了。”
  就连李顿也深以为然地点同意道:“原先我想进入巨石遗迹,是处于好奇。可现在才发现,恐怕遗迹要比我想象的要危险的多,不如先回部落考虑周全。反正遗迹就在哪里,自己也不会跑。”
  李顿说的每一句都是真心话,他已经开始有了退缩的意思。当然不是他怕,而是不允许自己出错,在有些问题上,错误不会造成大麻烦,甚至持续犯错,犯同样的错误也没有关系。可是在关乎自己小命的问题上,一次出错,就再也没有重来的机会。由不得李顿不谨慎。
  可是巫却黑着脸道:“不行,我们也进入遗迹。能够救火魔人的答案在遗迹里,我们帮他们一起去找。”
  “叔,你是不是傻了,火魔人来苍鹰部落可不是来交易的,他们是来杀人的啊!我们凭什么无缘无故地去帮他们?”雷巨觉得这很附和蛮牛部落的利益,立刻反对起来。
  巫却不为所动,良久,才缓缓道:“因为我们也中招了。”
  “这……不可能,我们根本就没有吃过苍鹰部落的食物,怎么可能中招?”雷巨吓了一跳,别看他五大三粗的,可是对于能够钻到人脑子里的不明生物,还是有种莫名的恐惧。
  巫长叹道:“我哪里想得到水源也有虫卵,我们昨天取水的地方不就白头山营地的取水点吗?所以……救他们也等于救我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