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五星大导演 > 第70章 电影节开幕

第70章 电影节开幕


  (新人新书,请多多关照,求推荐,求收藏!)
  今天已经是是2月9号了,明天就是电影节开幕的日子了,但是同时也是中华民族的传统佳节春节了。BJ位于东八区,柏林位于东一区,BJ比柏林快了7个小时,当BJ敲起新年钟声的时候,柏林才是晚上五点钟。张律师在上午离开的时候邀请张伟下午去大使馆参加新年活动,他说在德国的很多中国人包括一些老华侨都会去,张伟也就欣然答应了。
  在出发前,张伟首先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虽然张伟心比较大,但是在这样一个节日里,身处的又是陌生的环境,他还是有些触景伤情,不禁想家了,在老妈不绝于口的叮嘱声中,张伟挂断了电话。接着他又给徐晶蕾打了一个电话,他没有说卖出版权的事情,他准备回BJ之后给大家一个惊喜。
  张伟和贾樟可到了大使馆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钟了,大使馆举办了联欢晚会,现场电视上面放映的居然是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今年的主持人是倪平和程前。
  其实早在1985年,中国就开始租用国际通信卫星IS—V的一个东半球波束转发器向其他国家转播CCTV的节目,在1991年,CCTV-1的电视信号又被送上了位于东经96°5′的俄罗斯静止卫星,覆盖了一大片国家和地区。
  张伟找了一个空位坐下,电视上正在播出的是郭达和蔡明表演的小品《越洋电话》,生活在农村的老两口过年想给远在美国的儿子打个电话,期间真是笑料百出。
  郭达拿出一个苹果给老板讲解地理知识,“比方这是地球,咱住在这头,他们住在地球的那头。”
  蔡明:“耶,美国人都头朝下?那掉下去可咋办啊。”
  郭达:“地球吸住了么。”
  蔡明:“那他们头晕不晕啊。”
  郭达:“习惯了就好了。”
  蔡明:“哦,怪不得那外国人眼珠子都是蓝颜色的,弄了半天都是头朝下控的。”
  蔡明:“老头子,咱们给咱孩子打个电话得花多少钱啊?”
  郭达:“额,那咋说一分钟也得二斤猪肉啊。”
  蔡明:“不贵不贵,我那有一圈猪呢,我豁出去了,打他一头猪的。”
  会场上面不断响起阵阵欢声笑语。这个时代的春晚好像真的比20年后的要好看好多。后面还有赵丽蓉和李文启表演的小品《吃饺子》,以及黄宏、侯耀文的经典小品《打扑克》等等精彩的表演。
  快到新年钟声敲响的时候,会场上面的人一起大声喊起了倒计时。
  第二天,第四十四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正式开幕。电影节也是各大传媒的盛事,每年大约有15000名的人员参与电影节,其中来自世界不同国家的记者就多达3500名。这届参展影片有两千多部,来自世界各地,不同肤色,不同语言,不同文化,不同国家。电影节持续十天时间,每天都有几十部影片上映。
  张伟在开幕式上露了一个脸,让老贾帮自己拍了两张照片,证明自己到此一游之后,就一头扎进了电影院。
  电影节开幕影片是由乔纳森•戴米执导,汤姆•汉克斯和丹泽尔•HSD主演的剧情片《费城故事》,该片讲述了一个叫安德鲁的同性恋者因为染上艾滋病而被老板解雇,后来他在律师朋友乔的帮助下为爱滋病人争取权益的故事。《费城故事》被称为好莱坞直面艾滋病的影片。该片在号召人们关心、帮助艾滋病人的同时,也赞扬了艾滋病人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因而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影片既是同性恋,又是艾滋病的,主演中还是一个是黑人,充满了噱头,因此对观众很有吸引力。
  张伟一个人在几乎满座的影院里面看得津津有味。影片不是一部教条主义的电影,没有通过喊出来的方式要求大众去尊重艾滋病患者,而是通过片中的剧情来展现艾滋病人争取个人权益的过程。导演用客观、严肃、冷静的叙事风格向观众展示了一个艾滋病人的尊严以及他对生命的渴望。
  张伟不知道的是,汤姆•汉克斯将会凭借该片获得这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银熊奖最佳男演员奖以及第66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男演员。
  接下来几天张伟和贾樟可两个电影迷也一直活跃在各个影院,对照着展映排片表,观看自己中意的影片,虽然不懂德语,但是好在绝大多数影片都有英文字幕,勉强还能看得懂。
  张伟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在国内的时候,很多影院现在还都是单厅的,但是即使有多厅影院,一个影院放映的电影可能也只有两三部,但是德国的影院,如果有十个厅的话,可能十个厅在放映十部完全不同的影片,张伟问了下,不只是电影节期间,平时很多时候也都是这样,这给了很多影片和大众见面的机会。
  19号晚上,今天是‘青年论坛’奖颁奖的日子,张伟早早来到了“军火库”影院,这里是一个能容纳五六百人的放映厅,布置得很有文艺气息。
  张伟终于看到了托马斯口中的“青年论坛”主席乌利希•格雷戈尔,离典礼开始还有一段时间,两人就在翻译的帮助下在影厅一角聊了一会儿。
  格雷戈尔从1980年代后期开始,就对中国电影特别的关注,《小城之春》、《芙蓉镇》、《蓝风筝》、《流浪BJ》这些影片他都看过。他说:“中国独立电影最有意思的就是题材的广泛,经常闪现天才,勇气和坚持令我们感动。中国电影没有闭上眼睛忽视自己遇到的问题,而是用粗糙简单的手法表现这些问题,这是很好的,不需要任何的推荐和指点。现在的电影有些问题,形式上受西方的影响还是比较大,这有点危险。每个人都需要走自己的路,当然可能必须经过这个过程,才能最终找到自己的表达方式,这需要耐心。”
  他认为与中国电影相比,德国电影不尽如人意:“在德国,问题是生活太好,不像中国的电影作者,人们似乎没有一种强烈的想要表达自己的愿望。像中国纪录片那种严肃性和对社会现实的关注,在德国已经不存在了。德国人总是太自我满足,不知道他人疾苦,比如他们的生活环境很安定,孩子从小到大接触的就是这种东西,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德国导演慢慢变得单一,没有厚度。即使德国导演要表现社会现实也是会用一种老套的模式,所以德国电影没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