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道辟九霄 > 第七百六十章玄苍龙王

第七百六十章玄苍龙王

北海王庭上空浮现一副宏大的海景图。玄水滔滔,神光渺渺,凝聚诸海之力投入神图。水和三位龙王陛下各自坐在海图一角,默默盯着面前的海图。
  
  四国大混战!
  
  这就是诸海之战的本质。利用海洋和海洋之间的残酷竞争,把四大海域的水族数量锐减。只有这样,才能维持海洋自身的生态体系。
  
  优胜劣汰,只有优秀的血脉才能存续下来。
  
  “三千年一战,这便是相当于海洋中的杀劫啊!”
  
  天龙们高举清霄,俯览人世。这场大战需要维持数十年,他们还不着急亲自出手,站在海图边上仔细观览。
  
  看周遭众人,姬飞晨暗忖:“想必这就是大陆那些天仙对杀劫的看法吧?”
  
  从私心的角度看,谁都希望自己的门人血裔能长存下去。但从天人之心的方向考量,若长生者越来越多,只生不死,反而不利于整个宇宙的法则运行。适当的削减,才是长久之道。
  
  “说到底,这一切都是为弥补太上道祖创出长生法,让众生打破自然法则的恶劣影响。”
  
  海图上有黄、白、红、青四色,以四位首领的龙威标记四方海域。而在每一方海域中,或以水府制,或以郡县制,或以川道制,切割为一个个更加细化的疆域。目前那各地水府之主。水国之主正守在核心宫殿,等待龙王们的命令。
  
  四海大战的目的,便是将对方的领地转化为自己的领土。等诸海之战告一段落,风水屏障重新确立后,便会将这部分领土真正收入囊中。
  
  “龙儿他们虽然不善经营。但我们昔日打下来的地盘总算没有丢掉。从这方面看,我玄正海域仍然占据最大的海域。”水龙后盯着海域看了半天,比较四方海域面积后稍稍放心。
  
  黑瀛龙王看了看海域图,小心翼翼打量旁边的“龙王”。
  
  龙王一副轻松惬意的姿态。对其他人而言,诸海之战是必须要争夺的利益。但对他,不过是一次顺手施为,是给黄庭的计划作出补充。
  
  四命天柱支撑天地,但四柱之外还有四御、四海、四灵、四象等等。
  
  说白了,黄庭道君构成的宇宙观,是一个方正的秩序领域。以四方天柱锁住天界,维系天人界限。而四海龙王运转海洋,沟通地和海的联系。至于四御,则是在天界开辟后选择的四位玄圣,用来分化三道尊的权能。
  
  三道尊至高无上,其下有四御辅佐,权能在一般玄圣之上。黄庭道君正是通过这种甜美的诱饵,才会有玄圣肯下界跟三道尊正面对抗。
  
  “在那家伙的棋局中,这场诸海之战只是一个最为渺小的一角。”龙王手托着腮,歪头观看海图。
  
  在他的眼中,这幅海图越变越小,出现在一副更加辽阔的棋盘上。
  
  天地作盘,山河纵横,亿万万众生成为棋盘之上的光点。在这里,海域之战不过是北方边陲的一条小龙。哪怕要在棋盘上真正作为一枚棋子,也必须是地仙亦或者天仙。唯有道尊玄圣才能主导这盘棋局,道君和大圣们也不过是在旁观棋罢了。
  
  “只不过那家伙手腕通天,代表我们这些年轻人,对那些老不死的腐朽者发动冲击。”
  
  黑瀛海域中,有水族对当即的阶级格局不满。管中窥豹,三界之内也有人对三道尊体系不满。但有人在嘴上说,有人付诸于实际行动。无疑,黄庭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引导大势,从而构成这一副宏观的天地棋局,是真正的行动派。
  
  龙王观想天地棋局,恍惚间在棋局对面看到黄庭所露出的狡黠笑容。
  
  星罗密布的天地棋局上,有三道不朽光辉凝聚仙道气运,似宝盖,似金伞,意欲将整个棋盘彻底吞没。
  
  但在四方角落,各自升起一团光辉,切断玄门气运,不容许玄门的虚空诸界成就。在棋盘上,北方的玄光更加凝实,成为一座大山戳破仙道的天命。
  
  “欲要翻盘,必须从北方出手。而姬飞晨的意义极为重大。”
  
  作为黄庭撬动整个天地棋盘的最初支点,他也是黄庭理念取代三道尊的关键。
  
  三道尊画出的蓝图是虚空诸界,亿万红尘。天界之下无量大千浮黎世界共尊仙道,让天仙避开一元重劫,享受真正的永恒。
  
  为了对抗三道尊,仅仅用四柱锁住天界还不够,还需要拿出自己的未来蓝图。如何在宇宙演化上胜过仙道的“虚空诸界”,才能赢得更多人的关注。而这,便是姬飞晨的内景福天道。
  
  在大地之上建立洞天福地,那些福地洞天本身便是一方方小世界,不比虚空诸界逊色。若能做到“一山一世界,一河一天地”的气象。虽然表面上宇宙还是三界,但实质已经成为重重世界叠加的多元宇宙。并非外成大道,而是内修金丹,将宇宙升华为一枚不朽道丹,避开一元重劫。从体量上看,也胜过虚空诸界的散乱结构,更便于玄圣们观察这个“盒子宇宙”。所以,目前已经有不少旁观者倾向于这一计划。
  
  “在全盘布局中,姬飞晨的意义很重大。他那本尊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环。”
  
  北方天柱,北海龙王,乃至穹空之上的北方御帝。黄庭道君的计划必须将这三点一线连起,才能真正推动宇宙的变革。
  
  “荡魔至尊,北方帝御,那个位置,应该是留给他的吧?”想到荡魔玄圣,龙王心中很复杂。化身与本尊,以及跟自己之间的瓜葛,如今就是一团剪不断的乱麻。
  
  “不知阁下如何称呼?”突然,黑瀛龙王的话将他惊醒。
  
  “如何称呼?”龙王抬眼看了看他们,淡淡道:“你们可以称呼孤为‘苍’。”
  
  “苍?”
  
  “苍天之龙。孤即为天,孤即为道。悠悠苍天,必将取代现在的天道。”
  
  故天当灭,新天出世。
  
  轰隆
  
  天空有神雷划过,仿佛天地示警。龙王冷冷一笑,仰天观望:现在着急了?有本事你亲自下来打一场,看看你临凡之身还能保持多少力量!
  
  其色为玄,其身为苍,神号玄苍。
  
  姬飞晨脑中自动出现关于“玄苍龙王”的信息。
  
  “这便是他的真名吗?不,这仅仅是一个封号?”
  
  但对于黑瀛龙王以及黔光老龙王而言,玄苍龙王的参战是一个巨大威胁。两方不约而同先对皂风海出兵。
  
  二龙王各自在海图上挪移一道光点。现实中,二海临近皂风海的地界,立刻有水府大军向着皂风海进发。
  
  “先铲除孤这个外敌?”龙王也在海域图中操作,命令皂风海域水族进行迎战。
  
  海域图映射现实,很快三海交界处便有一阵阵喊杀声响彻穹空,五颜六色的血水染满沧海。
  
  水龙后思忖后,也小心翼翼对皂风海出兵:“我和殿下的关系不宜在此刻暴露,先拿下皂风海些许地界,回头想办法吞并黔光以及黑瀛二海。”
  
  以一对三,玄苍龙王仍毫无惧色。
  
  诚然,皂风海的水族兵力不够,但他可不单单指望这一支势力。忽略金萍元昊夫妇,他还有萤幽龙王那些上古龙狱的势力。
  
  就在玄苍龙王以风暴为屏,抵挡三方海族大军时,突然黑瀛龙王派遣朱元水国和鲸皇水国攻击黔光海域。
  
  同一时间,水也派人攻击黑瀛海域。
  
  “哼,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明面上玄苍龙王是大敌,可其他两海同样是对手。
  
  面对玄正水族的攻击,黑瀛龙王有条不紊传下法喻:“凡我黑瀛水族,但凡夺取三海疆域,皆可开府立国,为龙宫治下的藩王。”
  
  此言一出,整个海洋随之沸腾。无数隐居的海神水妖统统赶赴三海,夺取他们的水域。
  
  厮杀在四海边缘的一处处水府爆发。很多时候,前脚刚刚占领一处水府,后脚便又被人夺回。
  
  诸水府易主频繁,很难有人可以坚持一个月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