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凰鸣九天:嗜血嫡妃要逆袭 > 第三百二十三章 你应该长命百岁

第三百二十三章 你应该长命百岁

    天气真的越来越冷了,大双天天就攀着能够下一场大雪。
  
      已经用上了暖手炉的柳清艳对于她的这个想法嗤之以鼻:“我说你这个丫头,怎么这么坏……要是真的下了大雪,那得有多少冷啊?”
  
      “冷是会很冷,但是那也是对于农人们而言的福音啊。”大双望着窗外的天色。
  
      “什么福音?”柳清艳挑起了眉毛,笑眯眯地问她。
  
      大双转过身来,看向柳清艳,一脸认真地说道:“都说是瑞雪兆丰年,若是下了大雪,那第二年的收成那才算会好呢。若是一直不肯下雪,那么田地里的虫害冻不死,等到第二年播种,一定会伤害到那些作物庄稼。”
  
      一直以来都对农事不大了解的柳清艳听得微微挑起了眉毛:“原来还有这样的说法。”
  
      大双点了点头:“正是有这样的说法的。当初我的家里人便是有田地要耕种的,这些我都是从人家那里听来的,觉得很有趣,我也便都记下了。”
  
      柳清艳微微点头:“的确是很有趣。而如是真的要瑞雪才能够兆丰年,那对于农人们而言也是有些不利的。”
  
      “这话可如何说?”大双睁大了眼睛看向柳清艳。
  
      柳清艳笑道:“一来,若是真的要一场大雪才可以让田地适合庄稼生长,那么大雪是整个都城都会下起来的,可不仅仅是在田地之间。对那些农人而言,天气也是一样的寒冷。虫害可不可以撑得过大雪严寒,农人们又可不可以呢?”
  
      停顿了片刻,她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一下子站起身来,看向了大双:“对了!这么一说,大双,我忽然有了一个很好的办法。”
  
      “王妃有什么办法?”大双被她这样的动作稍稍吓了一跳。
  
      柳清艳笑了一下:“你看,虽说农人们也是会怕冷的,但是若是他们家中的衣服、铺盖足够暖和,煤炭也足够多,那么也许也不必这样害怕严寒了。这样,在大雪之间被冻死的人,是不是也可以少一些?”
  
      “所以!”柳清艳冲着大双眨了眨眼睛,“我们可以拿出府上的钱财,来置办一些衣物和铺盖,为那些农人们送去。若是家中的条件实在是不好的,我们便再为他们送上一些煤炭。”
  
      大双看着面前的柳清艳,歪了一下脑袋:“大概天底下,也只有王妃你会这样想吧。”
  
      柳清艳忍不住笑道:“这是什么话?难不成百姓们的疾苦只有我一个人看得见吗?”
  
      “倒也不是这样说,”大双道,“只是很多人都觉得,人各有命,若是上天要叫农人们冻死,那么他们便也就是该死,不论如何都是不应该像是王妃你说的那样去帮忙的。”
  
      柳清艳对此说法嗤之以鼻:“这算是什么人各有命?都是瞎说!分明就是舍不得拿出自己府上的钱财来,哪里还会有这样的大道理可说?我看啊,他们都不过是小气罢了。”
  
      大双望着面前的柳清艳,微微笑着不说话。
  
      柳清艳停顿了片刻,摸了摸掌心里的暖手火炉,道:“好,那就这样办。我们就是要为了百姓着想,不然的话,那么多的金银钱财堆在房中也不是办法。总得为百姓们做点什么。”、
  
      她没有说,实际上柳清艳也有一些自己的私心。
  
      在她与陆司观对于未来的展望中,便是有一个,关于她与陆司观都准备远离现在的生活,而要一起过那些潇洒快活的日子,若是真的要这样做,她有些害怕会别人说是不关心百姓的生活,在百姓需要他们的时候离开这个位置。
  
      更担心是否会有人质问起陆司观的那些钱财,问他是否是携了巨款离开,又或是准备来找陆司观的麻烦。
  
      这些事情都是柳清艳考虑过的情况,而她不希望这些情况真的在她与陆司观的身上发生。
  
      所以,她才想到了这样的一个办法,拿出府上的钱财来,为农人百姓们做好事。
  
      这样一来,不仅仅是对百姓们有些好处,更是能欧闭住那些一直以来都惦念着陆司观府上钱财的人的嘴巴。
  
      如此一举两得,她何乐而不为呢?
  
      “王妃,这些事情,便交给奴婢来做吧。”大双主动请缨。
  
      “好,我原本想的便是交给你去做,”柳清艳笑眼看她,“若是你来做事情,我定然都是一万个放心的。其他人,像是玉简、王兆,我都担心他们的心不够细致。”
  
      大双笑道:“毕竟陆大人与王兆都是些男子,他们便是不该做这些细致的活的。”
  
      柳清艳看着大双:“那么后面的很多事情,也都有劳你了。应该会很辛苦。”
  
      大双很轻地摇了摇头:“能为王妃做事,已经是大双的荣幸了。辛苦是应该的,更何况,这些事情应该是不辛苦的,王妃就请放宽心吧。”
  
      “我会的。”柳清艳微笑了一下。
  
      的确,就按照大双所说的那样,那些事情并非是多少麻烦的事情。她去采购了一定量的棉服和褥子,还订了些煤炭,用大马车运送到了都城周边的农田附近,一一派送给那些居住在田野间的农人。
  
      柳清艳因为身子缘故并未前往,但是她派遣了鬼见愁、陆玉简还有王兆都跟随着大双一同前去,而小鹧鸪因为长得比较凶,所以并未前往,而是留在了齐王府照顾柳清艳。
  
      柳清艳喝过了安胎药,躺在软榻上,塌子前方的一只炉子里烧得正旺,整个房间都暖烘烘的。
  
      “小鹧鸪,”柳清艳动了动嘴唇,很轻地唤了一声,“你有没有什么值得讲的故事?”
  
      小鹧鸪看向柳清艳:“故事?”
  
      柳清艳“嗯”了一声:“我总是觉得,在你的身上有很多的故事,而我看你的意思,好像并不打算跟我们说。”
  
      小鹧鸪沉默了片刻,垂下了眼睛:“还不是时候。”
  
      柳清艳“啊”了一下,又笑了笑:“看来是跟我们的关系还是不够亲密,所以有些话也是不应该是现在就说。”
  
      小鹧鸪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似乎是想要反驳柳清艳,但是想了想,到底不过是闭上了嘴巴,没有继续说下去。
  
      柳清艳叹了一口气,在软塌上换了一个姿势:“也不知道现在的王爷是不是也会很冷。”
  
      小鹧鸪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柳清艳沉默了片刻,再道:“我给那些百姓送去的东西,应该会派上很大的用场。我希望王爷在与契丹人打仗的时候,也能够穿得暖和一些,北方天冷。”
  
      “王爷会很好的。”小鹧鸪闷声说道。
  
      柳清艳看向他,笑了一下:“是啊,你说的对,王爷会很好的。”
  
      两个人之间又有一阵沉默弥漫开来,不知道过去多久,小鹧鸪倒是率先开口说话了。
  
      他道:“之前……我执行任务时,也是在一个冬天,见过衣衫单薄的母亲被冻死在路边,她把自己的棉衣全部都给了怀里的孩子,在临死之前,是在喂奶。但是她死了,怀里的孩子也没有能够撑得过去。”
  
      柳清艳愣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小鹧鸪似乎也并不准备在她这里得到什么回应,只是继续说了下去,道:“而到了都城繁华的地带,那么多的达官贵人穿着狐裘,暖和得不得了。而他们的狐裘有着各种款式,整个冬天下去,也都穿不完全部的狐裘大衣……”
  
      说到这里,小鹧鸪已经有些愤怒的情绪,他暗暗握紧了拳头。柳清艳注意到了这个小动作,有些惊讶。
  
      “小鹧鸪……”柳清艳微微皱起眉头,唤了他一声。
  
      小鹧鸪听见了她的呼喊,当即看了她一眼,继而闭了闭眼睛平复内心的情绪,继而叹了一口气,松开了紧握的拳头:“那个时候我就想,为什么事情会是这样的?为什么有些人过得这样好,而有些人又过得这么辛苦?”
  
      而在当时,柳清艳心想,或许对于小鹧鸪而言,最叫他觉得难过的并非是这样的对比,而是他作为一个傀儡,即便心中微动,但却什么事情都不能做。他只能看着,默默地在心里难过,即便是情绪,也不能流露出半分。
  
      这个叫他觉得痛苦吧。
  
      “但是你很好,你和其他很多有钱有势的人都不一样,”小鹧鸪看向柳清艳,“你知道要在这样的时候帮助他们。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王妃……”
  
      柳清艳有些受宠若惊:“啊,我也只是做了一些我应该做的事情。”
  
      小鹧鸪摇了摇头:“但是你不做也是可以的,你做了,这说明,你不自私,你和那些人不一样。”
  
      闻言,柳清艳倒是轻声笑了一下:“那么你是不是很崇拜我?”
  
      “对,”小鹧鸪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而眼底却是带着显而易见的坚定与执着,那都是很不常见的情绪,“所以,即便不是为了金鹧鸪,我也一定会保证你的安全。一个好人,一个心地善良的人,应该长命百岁。”

Ps:书友们,我是风吹浪浪,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