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掠仙鼎 > 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六章


  中海市,某个小学门口,一个神情有些猥琐的男子正蹲在不远处的角落里观察一群即将放学回家的熊孩子。
  他叫宋辞,取至,额……唐诗宋词三百首。
  姓名:宋辞
  性别:男
  年龄:二十二岁
  职业:初级混混
  宋辞家里背景一般,父亲宋继国和母亲任彤是下岗工人,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开的那家半死不活的宋记面馆。
  高三时为了一个女人犯了事,被抓进局子里吃了四年牢饭。
  宋辞当年各方面都是优秀的没话说,学习成绩那是名列前茅,体育健身,一个打俩小意思,最关键的是长得帅,至少当时班花李翠花是这么认为的。
  如果人生按照事先规划好的路来走,他现在估计已经找好了工作,每天朝九晚五,当一个舒舒服服的上班族。
  好好好,暂时不说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就说这个正蹲在角落里,一脸猥琐坏笑的宋钟,宋流氓。
  六点,放学的铃声与往常一样,很准时的响了起来。
  看着一个个欢声雀跃的熊孩子从学校里出来,宋辞嘿嘿冷笑道,:“你们这帮熊孩子,别高兴的太早了,你们的宋辞,宋爸爸,还有三十秒钟到达战场,请做好准备。”
  说真的现在赚钱真是太难了,在监狱里关了四年的宋辞对眼前的这个世界实在是太陌生了。
  刑满释放后,监狱长意味深长的拍了拍宋钟的肩膀说,:“出去后好好做人,别再犯糊涂了。”
  四年光阴啊,他就算是去工地搬砖那四年下来不也给集赞个十几万,可是现在呢?毛都没有。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做生意又不会做,就是抢劫一些小学生,才能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
  为什么抢劫小学生,来钱快啊,现在的熊孩子,一个比一个有钱,有的还用爱疯手机,你说说你,年纪轻轻的怎么家里就这么有钱,不打劫你打劫谁。
  呸,别跟劳资说什么抢劫,我这是劫富济贫!
  宋辞是个很有善心的人,每次打劫来的钱,一半留着自己吃喝,另一半则用来买彩票,你想想啊,要是得了一等奖,为祖国的GDP做出贡献。
  监狱里犯人很多,各种各样的都有,不过有一种犯人是最不能惹的,那就是杀过人的罪犯。
  宋辞虽然才十八岁,可身高在同龄人之间绝对是拔尖的存在,所以一般屑小见了他都是绕着走。
  中间宋辞还在监狱里结识了一些犯罪人才,总之宋钟在监狱里那混的是一个字,舒坦,嗯?多说了一个字,怎么,劳资看得起你,说一送一不行啊,我看你就是皮!
  六点零十分,学校里的学生已经走的差不多了,一些需要值班的学生放学比较晚,而宋钟,等的就是这群落到的熊孩子。
  这已经是宋钟第六次作案了,第一次恐吓一个有钱人家的熊孩子,不仅免费得了个爱疯手机,还敲诈了五百块钱零花钱。
  第二次,敲诈三百块,并且拥有了人生的第一辆山地自行车。
  第三次,敲诈银行卡一张,里面竟然存了两千块钱。
  ……………
  宋钟表示:玛德这群熊孩子实在是太有钱了,劳资以前上学一块钱都是多的,你们这群兔崽子身上竟然带这么多现金,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搁,说,是不是皮!
  六点二十分,距离学校关门还有十分钟,最后的这几个人才是宋钟的菜,嘿嘿……
  终于,在学校关门的前几分钟,终于有一个背着小书包的小女孩走出了校园。
  “怎么是个女的…这不好下手啊…”
  见到是个小女孩,宋辞心里有些犯嘀咕了。
  蹲在地上,宋辞犹豫了片刻,最终决定还是要去打劫,小女孩怎么了,劳资只劫财不劫色,还有,劳资对幼女不感兴趣。
  心随意动,宋辞站起身,抽出腰间的水果刀,紧紧地尾随在小女孩的身后。
  当小女孩走到一处偏僻角落的时候,宋辞猛地跳了出来,他一脸凶恶的说道,:“小朋友,赶紧把钱………。”
  话才说到了一半,宋辞差点被惊的是魂飞魄散,:“哎呀妈呀,什么鬼东西!”
  现在的女孩子,一个个都是背影杀手,看背面蛮乖巧可爱,富有青春活力的女孩子,怎么长的就这么丑呢!
  跟他当年的那个丑逼同学有些相似之处,共同点就是除了长的有些丑,皮肤黑的也跟碳炉里烤焦的红薯一样,黑不拉几的。
  小女孩转身看向一屁股坐倒在地的宋辞,疑惑的问道,:“叔叔你在说什么?”
  宋辞紧闭双眼,面部神经仿佛受到了极大的重创,五官都扭曲了,他尽量不去想她那张脸,玛德太像了,跟当年那个追他的丑逼长的太像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
  “哎……你别过来啊,叔叔没事,叔叔眼睛里只不过进了一些沙子,一会儿就好了,你先走吧,我一会儿就好了……”
  “叔叔需要帮助吗?”
  宋辞欲哭无泪道,:“叔叔没事,你先回家吧,不然妈妈会着急的。”
  宋辞心想,:怎么可以这么像,就连声音也跟那个丑逼一样,当年的那个丑逼不会嫁人了吧,哎,真是作孽啊。
  长这么丑还嫁人,是不是想报复社会,是不是自从劳资拒绝了你之后你就对所有长的帅的人怀恨在心,两个丑逼结合在一起,生了个更丑的,妈啊,这个世界怎么了。
  小女孩很固执的走到了宋钟的面前,她一脸坚定的说道,:“老师说了,助人为乐是一种美德,放心,我会吹的很小心的。”
  “别,别过来,再过来叔叔就要自杀了。”
  为了吓这个丑丫头,宋辞掏出了他那把小刀,试图想要让她知难而退。
  可是小女孩怎么会善罢甘休,:“老师说了,面对刺刀,我们应该勇往直前。”
  “好了宝贝,别闹了,赶紧回家去吧。”
  “不行”
  “你想怎么样才肯走”
  “帮你吹掉眼睛里的沙子”
  “小意思,好了,叔叔现在眼睛没事了,你可以走了吧。”
  宋辞睁开双眼,对着眼前的女孩不停的眨着眼。
  “不行,我一定要吹眼睛。”
  小女孩双手掐腰,表情很是霸道。
  宋辞的脸那叫一个黑啊,怎么能跟她这么像,如果不让她吹眼睛,等会儿是不是要就要跳起来一巴掌打在他的膝盖上。
  不行,得赶紧走,宋辞不再与她胡闹,站起身就想跑,可当他才站起身,瞬间就傻眼了。
  这是一个羊肠小道,平时很少有人过来,今天这是怎么了,来了这么多五大三粗的壮汉,是哪个工地混的,还带纹身。
  “健哥,就是这个家伙,前几天抢走了华少手里限量版雪糕,还打了华少一巴掌。”
  人群当中一个身材矮小,长相猥琐的青年走到为首的青年身旁,指着正欲起身逃跑的宋钟说道。
  “就是他?”
  为首的青年身高一米七左右,一头姨妈色的头发,嘴里叼着地摊上随手拿着已经绝版的珍藏散花烟,市价值两块五一盒。
  张建很装逼的吸着手里的烟头,眉头皱的都快拧巴到一起了,他偏着头,冷冷的看向宋钟说,:“胆子够肥啊,竟然连我二姨家的女儿都不放过,真他娘的是个禽兽。”
  宋辞脸刷的一下黑了下去,怎么?黑丑挫的小女孩竟然喊这个流氓叫表哥。
  哇……这个世界太恐怖了。
  左右张望,两端都挤满了人,宋辞见此二话没说,头也不抬,硬着头皮走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