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都市剑说 > 第89节-猪掉水里了

第89节-猪掉水里了


  俗话说一猪二熊三老虎,别以为野猪和自己吃的家猪是亲戚,就可以掉以轻心,保不齐葬身猪口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在山林里,一头成年公野猪的战斗力与老虎相比,丝毫不逊色。
  群山深处不乏狼和豹子出没,甚至还有老虎,不过它们大多会远远避开人类的活动范围,彼此的领地并不重叠。
  村子和水库附近受到的开发和破坏比较少,依然保持着原生态环境,像山鸡,野兔和麂子这类小动物比较多,但是二楞子似的野猪却没有多少领地意识,而且还喜欢溜进人类的农田偷食和破坏庄稼,因此在白天碰到它们的概率并不低。
  哪怕是像湖西市这样拥有八百万人口的省会城市,时常也会有野猪横行街头。
  当然了,没两个小时就会变成哪家大酒店的临时加菜。
  在通常情况下,野猪在大城市的生存距离只有五百米,手贱的吃瓜群众,没拴的大型犬,无良的肇事司机,违章的电动车,都是它们的天敌,往往还没等到荷枪实弹的警察,误入城区的野猪就已经消失在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中。
  -
  叫喊救命的一男一女虽然一个在喊“快过来”,另一个在喊“不要过来”,华夏语言博大精深,同为炎黄子孙,还是能够分辨清楚他们的处境。
  很显然野猪盯上了女子,男的正在想办法与其周旋。
  小王带着两个年轻人飞快冲了过去,当他们看清那头追着一男一女的猪大王时,情不自禁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头尾足有两米长,看上去至少有六七百斤的样子,深棕色的鬣毛就像一根根钢针,近一尺长的獠牙,简直就是一辆小坦克,这是要成精啊!
  “小王,怎么办?得用枪!”
  和小王警官一起的华安区公安局警官陈出同样倒吸着冷气,自己手中区区七寸长的小铲子恐怕连野猪皮都刺不穿,估计手枪都不好使。
  衣衫不整的女子居然爆发出潜力,爬到了树上,野猪又去追男的,后者也有样学样的爬树。
  着恼的野猪用力拱起了树,獠牙划开树皮,木屑纷飞,整棵大树微微摇晃起来。
  “打110!”
  小王警官左右瞧了瞧,捡起一块石头丢了出去。
  拳头般大小的石头不偏不倚,正砸到野猪的脑门上,厚厚的皮毛轻而易举的挡下了这一击,然后一骨碌滚落在地上。
  野猪掉血-1!
  连根毛都没砸掉。
  英勇的人民警察小王同志成功吸引住了仇恨,野猪嘶嚎了一声,向三个人猛扑了过来。
  “我去!跑啊!”
  小王的同事孙牧警官吓得魂飞魄散,身体很听话的扭头就跑。
  三个人往山下狼狈而逃,哪里还顾得上拿出手机拔号报警。
  他们自己就是警官,居然沦落到要拨110,心中的憋屈程度可想而知。
  到底是训练有素的警察,知道挤在一块儿逃跑肯定不行,三个人立刻拉开了彼此距离。
  正当野猪盯上小王,另两个警察捡起附近的石头,甚至是自己刚刚挖出来的冬笋,狠狠丢向野猪,试图吸引对方的注意力。
  miss!
  野猪掉血-1!
  miss!
  miss!
  ……
  山坡上的林子里鸡飞狗跳,三位警察慌不择路,冲进了当地村民整治出来的菜地,仿佛龙卷风过境,三人一猪踏过的梯田很快一片狼藉。
  人在山林里与野猪斗,虽然数量上占据着优势,可是却并没有什么卵用。
  “快去找人!”
  手贱的小王警官上气不接下气,猪肉虽然好吃,但是被猪追在屁股后面猛撵算几个意思。
  无论孙牧和陈出怎么扔石头,那头野猪就是认准了小王,这货是满肚皮的MMP。
  不过小王也不是没有优势,四条腿的上山容易,下山就比不上两条腿的灵活方便,巨大沉重的体形在追击过程中很容易失控,要么刹不住脚撞到树上或栽进灌木丛里,要么失足横着滚下来,摔得野猪头晕目眩,但还是仗着皮糙肉厚,在四仰八叉后又重新爬起来继续穷追不舍。
  水库边的郭文凯听到了山上的动静,判断出小王三人拉怪成功,他连忙冲着山上大喊:“把野猪引到下面来!”
  他打算利用地形,把野猪弄进水库里,虽然没有武器,或许可以淹个半死再说,等村里人赶到就好办了。
  “知道了!”
  小王警官跑得两腿发软,眼冒金星,脚下却丝毫不敢停,顺着山坡往下,碧波荡漾的水库很快近在眼前,如果是在平地上,没有那些林木掩护,他恐怕早就被追上了。
  冲过一丛荆棘,已经到了水库岸边,可是小王警官看到的却是站在水边,向自己望来的李白,立刻脸色大变。
  卧槽,竟是李医生!?
  那么郭主任在哪儿?
  糟糕!跑错地方了!
  体形巨大的野猪不管不顾地追着小王警官从山坡上冲了下来,这会儿想要改变方向已经是来不及。
  “李医生,快躲开!”
  小王警官气急败坏的大叫,从山坡上冲下来的巨大惯性让他已经完全刹不住脚。
  十几米距离转瞬即至。
  看到小王警官带着野猪从山上冲了下来,李白不躲也不闪,反而上前两步拉住小王往旁边一扯,随即伸出了邪恶的脚……
  小坦克似的野猪也看到了前面的水库,可是埋头追得太猛,它也收不住脚啊!
  前蹄拌蒜,嗷唠一声尖叫,探出一对獠牙的猪嘴狠狠啃在了泥地上,庞大的身子却依然余势未减,打着筋斗砸进了水里。
  轰隆一声闷响,就像一块大石头砸进水库,水花足足溅起十米多高,噼哩啪啦如雨点般落向岸边。
  被扯得晕头转向的小王警官转眼变成了荡汤鸡,然而李白身上却滴水不沾。
  “小王!”
  老张和郭文凯提着石头冲了过来,却看到李白和小王两人安然无恙的站在岸边。
  两人转头往水库里望去,那头黑棕色的大家伙横躺在水里,完全没了动静。
  啪,一条大鱼从水里蹦了出来,一尾巴抽在了小王脸上。
  冰凉的鱼尾让小王一个激灵终于回过魂来,紧接着一条又一条大鱼从水里飞出来,落到岸边的草丛里,欢快的蹦跶着。
  没能把野猪引走的孙牧和陈出气喘吁吁的赶到,目瞪口呆的看着刚才还追着他们满山跑的凶猛野猪这会儿正静静的飘在水面充当浮尸,而水库里的鱼却像炸了锅似的拼命往外蹦。
  转眼的功夫,岸边横七竖八的落满了大鱼,有草鱼,白鲢,螺蛳青,黑鱼,鲶鱼,鲤鱼,好几种,最小的也有一尺长。
  “这是什么情况?”
  郭文凯手里的石头跌落在地上,无法理解自己看到的这一幕。
  这水库真是古怪的紧,掉一头猪进去,蹦出来的鱼也快有猪那么重了吧?!
  “大概下面有个鱼窝,这头野猪刚好把鱼都吓上岸了。”
  老张勉强找了个理由,但是再怎么受惊吓,也不应该往岸上蹦吧?
  恐怕只能以慌不择路来解释。
  就在这个时候,一条青蛇从水里钻了出来,慢吞吞的爬上大石头,盘成一团。
  清瑶妖女满肚子的怨气,就算让奴家干活,也不至于丢下一头猪来催工吧?
  惊魂未定的一男一女终于慢慢从山上走了下来,看到飘在水库里的野猪,长长松了一口气,双双瘫软在地上。
  几分钟后,远处人声噪杂,拿着棍棒农具的村民们越来越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