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奋斗在金粉世家 > 第三十三章 绮丽

第三十三章 绮丽

    金燕西就这样抱着小怜一路走到了他所住的那座别墅,至于金凤举是死是活,他丝毫没放在心上,
  
      穿越后的金燕西十分清楚他那位金家大哥骨子里的秉性,只是个一贯只会欺软怕硬的纸老虎罢了,
  
      只会冲比他弱的人逞威风,到了稍微厉害点的角色面前屁都不敢放一个,
  
      原著中的金凤举可是个连养在外宅的妓女都搞不定的角色啊,
  
      更休提他会真的有胆子去对付刚刚冲他展示过无限暴力的金燕西麻烦了,
  
      燕西此刻的心里想得,是该怎样去哄怀中的女孩高兴起来快乐起来,要怀中的女孩忘却忧伤,
  
      至于别的事,都不如小怜的事重要了,
  
      他将小怜温柔的抱在怀里一路走上楼梯,进入房间后,用脚把房门关上便抱着小怜冲着他的大床走去,
  
      怀中的美人此刻早就已经不哭了,只是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在看到燕西房中的那张大床时小脸蛋忽然刹那间就红了,
  
      神色羞羞的她也不知道脑袋里想到了什么事情,
  
      忽的嘤嘤一声就将小脸埋到了燕西的怀里不出来,
  
      她一路都倚在燕西的怀中被他强有力的臂膀抱着,
  
      刚刚所经历过得害怕慌张也随着时间的远去慢慢的恢复了些,她的身子此刻安稳的倚靠在她喜欢的那个人怀里,随着抱着她的那个男人走动时的步子
  
      一起一伏,今晚那太多的悲伤,也在这轻微摇曳间,慢慢的消失不见,
  
      直到她被燕西抱着走到了那张大床的旁边,小怜才把头从燕西的怀里钻出来,
  
      经历过今个这种惨事的小怜也不再想着把清白的身子留待新婚之夜给他了,
  
      她看着燕西屋子里的那张大床,神色羞羞,脸色桃红,却抿着小嘴牙尖一咬,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似得,
  
      一双滴水的眸子随着脑海闪过的念头飞快的闭上了眼睛扑在燕西的怀里不敢抬头了,
  
      她的心底已经愿意在这张大床上将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他,却不敢面对她被抱上床后接下来会发生的后果,
  
      虽然她的心她的人她的世界,已经决定全部付诸给眼前的这个男人了……
  
      小怜内心的挣扎决定金燕西并不知道,
  
      他此刻满心的心思只是想把小怜照顾好要受过刺激的她不再难过,没空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
  
      燕西掀开被子,温柔的把小怜放到床上,将她的脑袋枕靠在靠枕上,
  
      看着浑身臃肿着的小怜,他又觉得她穿着邱惜珍的貂皮大衣睡应该会难受,就贴心的直接给她脱了,却不觉暴露出了小怜那洁白的肚皮和修长白嫩的
  
      大腿,
  
      气氛一瞬间变得有些尴尬了,只剩下一瞬间愣住的小怜和额头开始冒细汗的金燕西,
  
      刚刚邱惜珍给小怜裹衣服的时候由于小怜屋里黑着灯光线太暗,所以黑暗中的燕西并没有看到小怜那被撕得破碎的裤腿,
  
      这年头电灯还是个稀罕物,小怜虽然受宠,但房间里用的也只是蜡烛,
  
      此刻到了燕西的房里,在明亮的电灯照耀下燕西的屋子里的各个角落都映照的亮如白昼,
  
      所以春光乍泄的小怜燕西想看不清楚都难,
  
      他眼神想要闪躲但却又有些贪婪的望着少女那玲珑有致肤白嫩滑的身子,喉咙间不断的咽着唾沫以掩饰着自己此刻内心的紧张,
  
      他此刻有些紧张,下身也因为看到的春光顶起了老高的帐篷,
  
      他有些担心的抬起脑袋望向了那个因为自己的无知才害她深陷窘境的少女,
  
      迎面而来的,确是少女那眼泛秋波含情脉脉的眼神和那似嗔非嗔嗔怪,
  
      看不懂的燕西瞬间慌了,赶忙慌忙的说:
  
      “小怜,我不是有意的,我这就给你穿上”为了掩饰尴尬,燕西掩耳盗铃的想将已经从小怜身上脱下的大衣再次给她裹上,却不妨遭到女孩羞恼的埋
  
      怨,
  
      “谁要你裹,你走开,走开”小怜的小脸因为燕西说破事情的一句话顿时羞得感觉无地自容了,刚刚绮丽的气氛多好,这可恶的呆子这会怎么就这么
  
      笨呢,
  
      她拉了拉身边的被子掩住了她身下那暴露出春光的玉体,
  
      上身却还披着金燕西为她挡羞的那身考究西装,
  
      紧了紧身上衣服的她在看到因为自己恼他从而满脸不安的转圈圈的金燕西,心中不由的升起一阵甜蜜,
  
      “小怜,你相信我,我真不是有意惹你生气的,我只是怕,我只是怕你不舒服才,才那个你的”燕西怕小怜把自己也误会成金凤举那样的畜生,
  
      神色焦急的冲着小怜不断解释着,虽然骨子里的他和金凤举那个败类其实并无差别,可小怜才刚刚遭遇过一个禽兽,
  
      这时候金燕西得装啊,不能再做禽兽吧,
  
      虽然上辈子里的金燕西最推崇的一句话就是:
  
      给我一张人的面孔,我就是千古传诵的人面兽心,
  
      送我一件人的衣服,我就是万古永存的衣冠禽兽,
  
      可禽兽固然禽兽,现在不是小怜心中刚刚受了创伤么,好媳妇,要养出来……
  
      “瞧把你吓得,你别担心了,我没生气的,也不知道你那天作弄人家的胆子哪里去了,今个怎么就这般乖了呢?”
  
      小怜虽然把脑袋埋进了被子里,却把眼睛漏在外边偷偷的大量着床边的那个呆子,
  
      见他真的有些自责了的时候,她心中不忍,就说出了原谅他的傻话,
  
      其实燕西今个能为了她把他大哥打成那样,小怜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其实还是觉得蛮幸福的,
  
      她乖巧的把脑袋往被子外边钻了钻,扭捏的对燕西再次说道:“我真的没生气啦,真的,你别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