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一世唐人 > 第七百六十七章:俩犟牛

第七百六十七章:俩犟牛

    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省不少辛苦钱。
  
      767.俩犟牛
  
      虎翼营后面是两千飞熊军,浑身铁甲,手窝长枪,腰挂横刀,胯下的雄健骏马也是浑身披甲,人与马罩下面具,只‘露’了一双眼睛在外,这是一只黑甲洪流,气势如渊,深沉压抑。。手机端m.
  
      两侧是控鹤营,也是弓弩手,五百弓手,五百弩手,最后是李破军亲率的一千龙骧营了,人着轻甲,马不着甲,浑身下,只有一杆长枪,没有别的配备,要是看着这个以为龙骧营最寒酸最垃圾,那错了,龙骧营的将士都是千里挑一的骑士,选拔难度最高,这是李破军手机动‘性’最高的一只部队,这是一只兵。
  
      另外还有苏定方建议设置的五百跳‘荡’兵,也是刀盾手,手持横刀和盾牌,是步军,还有五百杂兵,负责军粮军资等一干杂物,李破军为此又专‘门’设置了一火头营,毕竟火头军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定方,公达,还有朱成,修,你们做的很好,神策军的训练没有落下,‘精’神面貌很好”。议事厅,对于坐下的四个干将,李破军也是不吝啬夸奖。
  
      苏定方,翟长孙四人听了也是赧然,“大将军都把事情安排好了,我们按部班照做是,全是大将军安排得当”。翟长孙直客气的恭维道,他倒是其他三人会说话。
  
      说罢梁百武也是说道:“殿下规划的训练方案最是厉害,我等全是按方案练兵,有此强军,那是大将军的练兵方案之功”。
  
      李破军听了也是哈哈一笑,直摆手说:“好了你们不要恭维我了,最近军出什么状况没有?”
  
      众人听了摇摇头,“一切安好,没有状况”,李破军刚送了一口气,翟长孙却是苦笑道:“大将军,大状况倒是没有,小事儿却是有”。
  
      “噢?什么事?”涉及到军,即使是小事,那也容不得李破军疏忽。
  
      “大将军,是席君买和麻通二人,二人多次‘私’下约斗,甚至各有负伤,梁将军也曾处罚过,可是这二人屡教不改,很是不安宁”。翟长孙直说道。
  
      李破军听了眉头一挑,席君买,麻通,这二人可是神策军为数不多的战将,可不能出岔子。
  
      “他二人可是有何仇怨?”万一二人眼前有着‘私’仇,那不好办了。
  
      “仇怨倒是没有,只是二人互相不服武艺罢了”。
  
      听得翟长孙的说,李破军也是松了一口气,自古无第一,武无第二,席君买经常口出狂言,高傲的很,苏定方几人自不会去计较的,可是同样桀骜的麻通是不服气了,约架武也是正常。
  
      “陈康,去把这两人叫来”。
  
      李破军来了军营是想着‘激’将,鼓舞士气的,这回倒是撞了。
  
      不一会儿,席君买和麻通二人抱着‘胸’,你瞪我我瞪你的来了议事厅,见了李破军,二人也是不敢失礼,昂着头不服气的对视一眼,冷哼一声而后才是齐齐拜道:“末将席君买/麻通,见过大将军”。
  
      这两人完全不知道喜怒不形于‘色’是什么东西,把对对方的不双全部表‘露’到了脸,李破军见了心底也是一笑,二人都是心高气傲的粗莽之人,没什么心机,这样倒好。
  
      “月余不见,二位将军倒是火气‘挺’大啊”。李破军脸‘色’一肃,直冷眼看着二人。
  
      二人见状一愣,方才阅兵之时大将军不是满意高兴之‘色’吗,怎的这会儿又变‘色’了,心底也是惶然,齐齐拜罪。
  
      “你二人乃是军同袍,是一个锅里舀食的弟兄,天天约架死斗这是想干什么?军法在你们眼是儿戏是吗?”李破军拍案喝道。
  
      二人听了也是慌神了,没想到李破军竟是这般气恼,也是慌忙拜罪,“末将不敢”。
  
      “你们互相不服气可以,但是对着兄弟袍泽动刀动枪,如此使得,我今日来,是宣布一个事,不久之后,圣人将用兵,你们既然不服气,那战场见分晓,到时候谁杀得人多,谁立的功大,这才是好男儿的魄力,整天想着约架斗殴,你当你们是街头地痞呢,你们是大唐将军,要战功”。李破军直喷着唾沫星子恨铁不成钢的教训道。
  
      二人听了只觉得心‘激’‘荡’,直是紧捏着拳头。
  
      “大将军,末将真有阵的机会?”黑瘦的席君买直睁大眼睛问道。
  
      “不让你阵,我养你作甚”。李破军翻翻白眼直说道。
  
      “那好,届时末将证明,大将军的眼光没有错,麻通,有本事战场杀敌分高低”。席君买原来不过是一无名小卒,李破军是听过历史席君买的大名,方才破格提用,这也让席君买饱受非议,特别是麻通,麻通加入神策军之后是一直不满这席君买当那都尉,特别是知道席君买原来不过是一个苦‘逼’的农人,从未参加过战斗之后,更是以田舍汉取笑他,这让出身贫苦,内心高傲的席君买如何受得了,所以才有二人的敌视。
  
      “,谁怕谁”。麻通也是一瞪眼,直‘挺’‘胸’看着席君买喝道。
  
      李破军走下台来,直牵住二人的手,在二人“惊恐”的目光,将两人的手搭在一起,“二位将军都是我手下得力战将,切不可因小事而生仇怨,二位将军若是一人有损伤,这让我该何等心痛啊”。
  
      二个粗莽大汉被李破军说得心间温热的,不顾各自手的‘鸡’皮疙瘩,直砰的一声跪在地,“末将谨遵教诲”。跪下去的手却还是牵着,当着李破军的面儿他们也不敢松啊。
  
      见得二人模样,李破军很是满意,扶起二人,“你们下去吧,好生训练备战,不出月余,定有尔等阵机会”。二人兴冲冲的应着退出去了,在李破军几人愕然的目光,二人竟是牵着手出去的。
  
      出得议事厅,二人对视一眼,而后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抽’出手来,各自恶感,“田舍汉你给某等着,到时候军功,我要你脸疼”,麻通丢下一句话便是搓些手走了。
  
      “怕谁也不能怕麻子,谁怂谁孙子”,席君买也是啐了一口,直向另一边去了。
  
      “哈哈,这两头犟牛在大将军面前那是服服帖帖的啊”。
  
      “这两人谁都不服气也服气大将军了”。
  
      二人走后,厅苏定方几人也是笑道,李破军也是好笑,老爹李世民麾下有尉迟恭程咬金俩活宝天天斗,自己这儿倒是也有俩犟牛了。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Ps:书友们,我是当年秦风,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