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时空命 > 第五百一十五章 妖魅

第五百一十五章 妖魅

    一条林间小路上,夏侯正骑着一匹枣红骏马慢悠悠的走着,这是前往月河城的路。
  
      他本以为一切还未开始,他可以从容的拿到所有神器,可是在两天前他根据天书的提示去过鬼谷村,却发现鬼谷村已经被冰封。
  
      这次他学乖了,查询天书,发现女娲石还在月河城,他才一路赶来,免得扑了个空。
  
      天色慢慢黑了,夏侯正皱起眉头,因为他这一路上走了半天还没发现一家可住宿的客栈,甚至连一家借住的农户猎户都没有,显得太过荒凉,就像行走在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中。
  
      夜晚赶路,对夏侯正来说算不得什么难事,可是对他身下的这匹马来说,绝对是巨大的挑战,这里的丛林可不简单,对于它来说,夜间赶路有危险。
  
      所以,他要找一家人家住下来,天亮再继续赶路。
  
      他的时间很充足,并不在乎这点时间,反正到了月河城,自己也不一定能够进入女娲庙,从于小雪身上拿到女娲石。
  
      他过来的目的,就是和主角们这一队人马扯上关系,因为他查过伏羲琴的位置,结果是一片很大的范围,无法精准探测,他知道那是古月在遮掩伏羲琴的位置。
  
      不管以后是从主角手上借,抢,骗,还是从古月身上借,抢,骗,都要认识主角们,然后才能有后面的机会,所以,认识一下是必要的。
  
      顺着道路继续前进,终于在天色完全黑下来之前,他看到了一家客栈,不过此时客栈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地面上的灰尘也显示此地荒废了很久,无人居住。
  
      夏侯正对于这些毫不在意,将马儿拴在楼下马厩里,找了些草料将它喂饱,然后就上楼找了间空房休息。
  
      夜晚完全降临,这里的夜比其他其他地方的似乎更黑,几乎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马儿嘶鸣一声,马蹄不安的在地面踩来踩去,弄出哒哒哒的动静。
  
      一阵风吹过,树林里传来几声树叶摩擦的声响。
  
      房间里,夏侯正猛地真开眼,一脚将木质的窗户踹的稀烂,单手一撑,跳出房间。
  
      楼下几条藤蔓挥舞着,在黑夜里如同诡异的触手,将楼下的马儿牢牢捆缚,拖向树林深处。
  
      “找死!”夏侯正冷喝,这匹马可是他代步的脚力,如果被这鬼东西拖走,就意味着他要自己走去月河城,或者飞去月河城,那就难受了。
  
      而且,敢当着他的面动他的马,这不是挑衅是什么,必须给这鬼东西一点颜色瞧瞧。
  
      挥手甩出一道剑气,那几条藤蔓被剑气斩断,化成一阵绿烟升腾,马儿挣脱藤蔓站起,嘶叫着跑开了。
  
      被斩断的藤蔓不但没有退缩,反而像被激怒了一般,直冲夏侯正而来。
  
      “来得好!”夏侯正面沉如水,本打算去追马儿的,没想到这鬼东西还不识抬举,非要纠缠,既然这样,那就彻底送你一程吧。
  
      夏侯正想着,手掌一翻,池阳剑出现在手上,他也不动用体内的力量,只以池阳剑对敌。
  
      池阳剑锋利无比,一剑挥过,必然有一截藤蔓斩断,而且断口处还留有一层煞气,阻止着藤蔓的恢复。
  
      藤蔓不敌,被斩断一堆藤条之后,灰溜溜的退缩。
  
      夏侯正没有首先去追这玩意儿,而是去找自己的马儿,马儿是他接下来行路的保障,可不能就这么放跑了。
  
      追出一段距离,夏侯正就看到了身上一片绿色,嘴角流着污血,倒在路边的枣红马。
  
      “中毒了?”夏侯正检查一番,发现马儿已经死去,没有救活的可能之后,他转身向着树林深处走去。
  
      走到一半,夏侯正突然转变了方向,“还想跑,你跑的了吗?”
  
      在天书上,一只小妖根本无所遁形,一切妄图迷惑他的手段都是徒劳,毫无用处,天书会帮他直指这妖魅的本体所在。
  
      夏侯正不慌不忙,继续前进。
  
      忽然,前方传来打斗的声音,夏侯正加快了脚步。
  
      绕过一片树林,前方豁然开朗,一片空地上,燃烧的火堆照亮了周围的环境,十几只妖魅正围攻两个女人。
  
      “这不会就是拓跋玉儿和步禄孤红吧?”夏侯正暗道,不过如今这里除了这一波人马,还会有谁会来这里呢?
  
      再看到停在外面的那辆白色马车和拉车的龙马,夏侯正愈发肯定眼前这两人的身份。
  
      没有多想,夏侯正用力在地上一踏,整个人已经跃进场中。
  
      池阳剑舞动,两只妖魅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直接被一剑腰斩,化为一滩液体,就像植物捣碎后的汁液,还散发着污秽的妖气。
  
      瞬间解决两只妖魅,挞拔玉儿和步禄孤红的压力顿时减少许多。
  
      夏侯正又解决了几只散在外围的妖魅,然后马上去支援挞拔玉儿,至于如何确定那是挞拔玉儿,仅仅去看两人的服饰气质就能看出身份的差距,身份更高的自然就是挞拔玉儿无疑。
  
      有夏侯正出手帮忙,挞拔玉儿和步禄孤红联手,没多久就解决了入侵的妖魅。
  
      “玉儿,你们没事吧?”张烈踏着树梢飞奔而来,落在挞拔玉儿的身边,紧张的问道。
  
      “多亏这位少侠出手相助,我们没事!”挞拔玉儿对张烈说了一句,看向夏侯正,“我叫挞拔玉儿,谢谢你救了我们!”
  
      “张烈多谢阁下出手相助,敢问高姓大名!”张烈张口打断挞拔玉儿感谢的话,对着夏侯正抱拳道。
  
      “在下夏侯正!”夏侯正先道明自己的身份,“除妖降魔是我等本分,见妖物伤人,岂有旁观之理?不必言谢。”
  
      “不管如何,阁下的这份恩情,我张烈记下了,他日必有重谢!”张烈担忧挞拔玉儿,见挞拔玉儿没事,心中自然感激。
  
      “张烈,剑痴大哥和大黄狗呢?他们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挞拔玉儿见两人没有跟着张烈回来,意识到不对劲。
  
      张烈沉默了片刻,面不改色的道:“他们负责引开怪物,我们先进入月河城吧,他们随后就能到。”
  
      挞拔玉儿本就没有笑容的俏脸此时更显几分阴沉,她想都没想,冷冷道:“这不可能,你在骗我,你在说谎。”
  
      张烈没想到她的直觉如此敏锐,迟疑道:“我相信道长一定有办法脱险,我们先进月河城等他们吧!”
  
      “你没有说真话,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挞拔玉儿大声道。
  
      张烈遂不再隐瞒,告诉挞拔玉儿,两人为了救他,中了山魅王的毒,然后他听到挞拔玉儿的求救,便赶了回来。
  
      有夏侯正在此,挞拔玉儿也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她只要求张烈回头去救两人。
  
      “我们要相信道长,他们一定可以脱险,月河城就在眼前,我们去月河城等他们!”张烈劝说道,无论如何,女娲石才是他的最终目的。
  
      “是啊,二公主,大汉说得对,月河城就差一步,我们先进月河城再想办法!”步禄孤红也劝道。
  
      “你们要是怕了,可以自己先走,但是他们是为了我们才中的毒,让我抛下他们不管,我做不到!”挞拔玉儿的声音铿锵有力,说完便不管两人,向着之前几人离开的方向找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