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399章 一笑泯恩仇 

第399章 一笑泯恩仇 

我这一扛不要紧,佛千晓就像是疯了一样,不停的捶打我的后背。一秒.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感觉佛千晓应该不到一百斤,抗在身上轻飘飘的,可能这就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差别。
  
  “熊三明!你这个混蛋!放开我!你快放开我!”
  
  “不放!别管我是什么蛋,我马上就让你看看我是什么样的混蛋!”
  
  我一脚踹开卧室的门,我本嚣张无所畏惧!
  
  “你这个臭流氓,臭流氓!”
  
  “没错,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我就是个臭流氓,难道不行吗?”
  
  “放开我,啊!”
  
  我直接把佛千晓扔在床上,不给她反应的时间就扑上去,我知道女人是完全不讲道理的!
  
  我也没打算解释什么,黑色的运动服点燃了我的内心,白皙的脸颊修长的脖颈,一切都迷乱了我的神经。
  
  我抬手把白色板鞋扔出去,可她抬脚就来踢我,我眼疾手快抓住了她的脚踝。
  
  “臭流氓!”
  
  “呀吼吼!”我拽着运动裤一使劲,瞬间就下来了,满眼白皙瞬间让我咽了咽口水。
  
  “哎呀,你弄疼我了!”
  
  “这个运动服怎么解不开?什么情况啊!”
  
  “拉锁啊,混蛋!”
  
  “你越叫我混蛋我就越兴奋!”
  
  “混蛋混蛋大混蛋!臭流氓!”
  
  转眼黑色运动服被丢出很远,我居高临下面对着佛千晓,这一刻喉头有些发紧。
  
  刚才我真的下定决心要还她一刀,在她没有捅我的那一刻我就知道,她还爱着我!
  
  以前二叔常说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因爱生恨,没有任何仇恨能让人迟疑!
  
  “混蛋,你在看什么!”
  
  “这是催促吗?”
  
  “你简直就是个混蛋!最无耻的混蛋!”
  
  “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哈哈哈哈哈!我来了!”
  
  原本的抗拒逐渐变成了轻柔,原本平稳的气息变得慌乱,原本的白皙变得娇羞……
  
  彼此相拥缠绵在一起,这个夜晚仿佛有了温度,弥漫的气息让人蠢蠢欲动。
  
  此刻我如同恶虎下山,拼命的探索拼命的索求,可她就像一条抓不住的泥鳅。
  
  突然她用力挣脱翻身而上,如同一条翻江蛟龙,死死盘踞让我动弹不得。
  
  “熊三明你别忘了!本小姐可不是吃素的!”
  
  “我知道我打不过你,但我知道你的弱点……”我知道她最大的弱点,就是害怕挠痒痒!
  
  “哎呀!哎呀!”
  
  我使出了挠痒痒神功,盘踞的蛟龙瞬间变成了柔软的毛毛虫,我趁机翻身上马!
  
  浪荡江湖我记不得经历过多少场面,此刻我使出十八般武艺,原本幽谧的羊肠小道早已变得泥泞不堪。
  
  “呀吼吼!我来了!”
  
  一瞬间冰山与烈火交融在一起,彼此紧紧相拥再也不分彼此,犹如海豚成双投入深海的怀抱,亦犹如飞鸟依恋徜徉在万里长空!
  
  所有一切都被汹涌的夜晚所吞没,犹如潮水一波一波的侵袭,亦犹如激荡的海浪不停拍打着漫长的海岸线。
  
  “混蛋,呼呼,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混蛋!”
  
  “嘭!”突然卧室门被人一脚踹开,紧接着一群人冲进了房间。
  
  我下意识的抱住佛千晓防止走光,转头一看所有人都傻了眼!
  
  “明哥!我来了!”瞎子最后一个冲进房间,硬生生挤到了最前边!
  
  “明,明……”
  
  “明你个头啊!看什么看!滚滚滚滚!”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
  
  “把门给我关上!”我没好声好气的说了句,一群人灰溜溜的离开卧室。
  
  刚才一下真把我给吓坏了,要不是我的定力比较好,那当成就得缴械投降啊!
  
  “不用担心,没事。”我轻声说了句,佛千晓把脑袋藏在我的怀里不说话,像一只温顺的小猫咪。
  
  隔着房门我能听到外边的人在窃窃私语,我拿起床头上的台灯扔过去,重重砸在了卧室门上。
  
  一瞬间后整个世界都清净了,我继续埋头苦干,发扬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
  
  估计他们只知道我和佛千晓的仇恨,但不知道我们曾经的渊源,感情的事情谁又能说的清楚呢?
  
  半个小时后我大汗淋漓的翻身下马,整个人仿佛都冒着热气,佛千晓的鬓角粘了一缕头发,小脸蛋通红。
  
  彼此四目相对,没有了针锋相对的锐利,反而多了一次绵薄的柔情。
  
  “我们算不算是江湖一笑泯恩仇?”
  
  “去你的,你这个臭混蛋!”佛千晓捶打我两下,脸色越发的娇羞。
  
  “帮我把香烟拿过来,快。”我拍了拍她的屁股,她不情愿的下床拿香烟。
  
  转眼我靠在床头上点燃一支香烟,呼吸还没有调整过来,整个人都处在兴奋的状态。
  
  佛千晓轻轻伏在我的身边,安安静静像是一只小猫咪,锋利的指甲不停的划过我的胸口。
  
  她的指甲是黑白相间的颜色,上边还有花纹图案,看起来带着一股别样的妖娆。
  
  “刚才我有点冲动了,我道歉哈。”
  
  “臭混蛋,你早怎么不说?”
  
  “嘿嘿嘿嘿,早说晚说都一样啊!”
  
  所有的情绪都在刚才被消磨的干干净净,没有什么仇恨是一次亲密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两次!
  
  有些话放在之前说肯定不行,但是在经过一番亲密之后,那一切都能变得顺理成章。
  
  “如果你这个混蛋早点对我这么好,那该有多好?”佛千晓嘀咕了一句,好像是在自言自语。
  
  “时间总会让人改变,凡事都有两面性吧。”
  
  “谢谢你,让我明白了许多。”
  
  “不用客气,如果还有什么想不开的问题,我很乐意效劳。”
  
  “你要干嘛?”话刚出口佛千晓就忍不住笑了,她这分明是一语双关啊!
  
  “等等,我先问你一个事情,你知道我的喉咙和伤疤是怎么来的吗?”
  
  我指了指喉咙和脸上的伤疤,这是被大妞给勒的,可同样是以佛千晓的名义!
  
  “我怎么知道怎么来的?”
  
  “前几天,你有没有安排一个女人来杀我?会跳芭蕾舞的。”
  
  “安排?在福万年这里?你是开玩笑的对吧?”
  
  “原来如此。”我之前的猜想没错,那一次暗杀就是一次嫁祸于人,但现在要有麻烦了!
  
  那个杀手不是佛千晓安排的,那一定就是福万年这边安排的,可现在我和她睡在一起,这个消息恐怕要引来大麻烦!
  
  很多时候戳穿阴谋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因为戳破那层窗户纸,彼此都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你听我说,事情是这样的……”
  
  我把遭遇暗杀的事情说了一遍,佛千晓听的一愣一愣的,看她这个表情我就知道她没有说谎。
  
  “本小姐敢作敢当,他们这是嫁祸给我啊!”
  
  “我知道是嫁祸,可这层关系不能捅破,你明白吗?”
  
  “那现在呢?”佛千晓一脸茫然的看着我,她并不知道我现在的处境。
  
  “他们以为我要杀你,所以他们才会把你送给我,消息传出去了,东北王会认准我的!”
  
  我明白了福万年的用意,这老家伙擅长利用人的矛盾,栽赃嫁祸借刀杀人被他玩的炉火纯青啊!
  
  “王爷爷不是那样的人,他一向对人很好的!”
  
  “王爷爷?那啥,你不是东北王的小老婆吗?”
  
  “你别胡说!曾经我爷爷有恩于他,他今年七十多了,你才给他做小老婆呢!”
  
  “七十多了?王爷爷?”
  
  “对啊!难道当你爷爷不够年龄吗?”
  
  一听这个年龄我还真有点信了,毕竟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还真搞不定佛千晓啊!
  
  我和东北王的过节起因在佛千晓,我能和佛千晓一笑泯恩仇,可我不能和一个七十多的老头一笑泯恩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