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娇术 > 第五百零五章 恼羞

第五百零五章 恼羞


      <content>
  
      吴益面色一变,问道:“什么暴乱?什么乱言军情??”
  
      吴铺头顾不得深究自家堂哥为何会连这也不知情,只心中暗叫一声好运道,急急把昨夜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少不得吹嘘一番自己是如何急智,原本城东乱成那般样子,全靠自家带得几队兵丁,把上千百姓全数按得鹌鹑一样云云,将自己表现从一分夸到了十分,复又大说特说卫七与杜二忠两人如何得了顾延章、王弥远的授意,在那处大放厥词,唬得城门处的百姓人心惶惶,城中人人心惊肉跳。
  
      “还说早则明日,晚则明日交贼就要到了,只差没把兵力给漏出来——这等机密军情,如何能叫城中百姓上下俱知?!若不是那顾官人、王官人皆是有品阶的官员,弟弟我都要怀疑他们是不是交贼的奸细!”
  
      吴益的脸色十分严肃,追问道:“此话可算当真?”
  
      吴铺头连连点头道:“千真万确!我昨晚本来连夜就要去将此事禀了兄长,只你正在前衙议事,今日早间我正要去后衙禀告,却听门子说你又来了前衙——兄长实在是心系百姓,鞠躬尽瘁!”
  
      ——不忘见缝插针拍一记马屁。
  
      顿一顿,又道:“我过来时,听得那门子竟是已经从外头人口中听得交贼军情——其时不过卯时,居然已经传得大街小巷都知晓了!”
  
      再道:“那话不光我听得,城下百姓俱是听得,东门处守兵、我带去的兵卒,并后头……对了!后头李都监也来了!我本以为方才兄长在议事,便是他来报此事!谁晓得……”
  
      听得堂弟这般说话,吴益的脸更难看了。
  
      辖内闹出百姓暴乱,竟是直接同衙门差役大打出手,又在中途被曝出军情,已经算得上是极严重的事故了,哪怕最后已经平息下来,今日一早,负责此事的都监也应当过来汇报才对。
  
      难道自家前两日才立下的威风,立时就有人不当回事,敢来挑衅了吗?
  
      不过也算来得好!
  
      他正愁没由头拿那顾延章、王弥远的错处,有了这三人绑在一处,等整治得漂亮了,那小小的都监还不算什么,顾、王两人都是能干活的,到时候抓了把柄,正好叫他们“戴罪立功”,“功过相抵”,将来还能少点人来分功劳的饼!
  
      想到这一处,吴益已是开始计算着自家这一回靠着“一人领一城”、“一将守孤城”的功勋,究竟能不能直接入阁。
  
      他抬起头,打了铃叫进来两个差役,命道:“去把平叛军中的顾延章,衙门里的李平叫过来!”
  
      两人才领命出去,不过眨眼功夫,其中一人就领了邕州城的都监李平进得来。
  
      对方见得吴铺头也在里头,显然有些吃惊,连忙上前几步,向吴益禀道:“回禀知州,昨日下午城东有近千百姓聚众想要出城,同城门兵起了冲突……”
  
      也把事情交代了一遍,可说辞却与吴铺头的相差甚远,在李平的口中,百姓不过因为焦急,言辞行事都有些过了头,而说到卫七、杜二忠两人行事,他还以为乃是顾、王二位得了“吴知州”吩咐才敢如此行事。
  
      吴益冷声道:“昨日下午的事情,你此时才来回禀,是不是我不着人去叫你,你就当我是个摆设?”
  
      李平一听此话,就晓得不好,立时赔罪道:“下官不敢,实是昨夜事情处置完毕,已是半夜,因下官走不开,本已派得属下来回禀,谁晓得知州才在堂中议事完毕,将将回得后衙,那差役见不多时就要天亮,便想等到开衙再来回禀,不想知州一早又在议事,就耽搁到此时了。”
  
      再道:“正巧下官一并回来,索性便也不用他来回禀,自家来解释。”
  
      又转头对着吴铺头道:“昨日之事,吴铺头也是晓得的——下官见得吴铺头早早回来,还以为他已是同知州禀过了。”
  
      吴益怒道:“那等明明是乱民暴动,你偏只要说偶发冲突,是何等居心?”
  
      李平一愣。
  
      吴益便道:“守城兵卒也敢伤,还就这般打得起来,你居然给他们安置了,还寻大夫?这等刁民,不关起来以儆效尤,难道还要供起来,叫州中其余人去学吗?!”
  
      李平听得无话可说。
  
      他在邕州城中也做了许多年的官了,实在知道这一处的民众,是宜抚不宜压,尤其眼下交贼就在不远处,正要倾尽全城之力来守城,何苦要去做这等引民愤的事情——毕竟百姓被压在城门处,实在也是因为州衙安排不当的缘故。
  
      吴益正要继续说话,忽然外头进来一人——原是方才派去找王弥远的那名差役。
  
      见得对方孤零零一人进来,吴益已是觉得有些不对,问道:“王弥远人呢?”
  
      那差役面色有些犹豫,又有些古怪。
  
      吴益正在气头上,实在见不得人这般样子,便喝道:“说啊!”
  
      那差役支吾一阵,道:“王军将说……他眼下有重要军情在身,事情繁重,便不来了,若是州中有什么吩咐,打发人同他说,待他腾出手来,必定竭力襄助……”
  
      吴益听得火冒三丈,多年的养气功夫悉数毁于一旦,把手上的笔往桌上一摔,倏地一下站起身来,怒道:“就说我有军情要务,叫他立时给我过来!”
  
      那差役战战兢兢,正要说话,门口却另有一人进得来——是刚刚打发去寻顾延章的差役。
  
      李平见这形势,哪里还不晓得出了事,也不说话,连忙悄悄退了出去。
  
      这杂役见得堂中情况,已是知道不好,更是什么话都不敢说,好容易行过礼,被吴益死死盯着,吞吞吐吐道:“小人半路遇得顾勾院,他说自家有军情要务在身,要出得城去办差,请知州有什么要紧差事,送去城外平叛军中,自有几位军将处置——还说……正将半数平叛军撤入城中东、西两门内,已是择了地方扎营,不多时就遣人将相应图纸送来,还请……还请知州……知悉……”
  
      吴益面上便如同涂了乌贼汁一般黑,咬着牙道:“就说我此处有要紧军情,叫他二人速速过来!”
  
      两个差役心跳得一个比一个快,差点被吓得发起抖来,总算后来去请顾延章那一个立得稳些,道:“顾官人说,他有差在身,已是去探访交趾军情了,一时半会,未必在城中,营中也当是不在,小人……未必寻得过来啊!”
  
      去找王弥远那一个终于把声音捡了回来,道:“小的去的时候,王官人同顾官人正在一处,也是这般说的!”
  
      吴益简直气得七窍生烟,到底当着两个差役的面,不好不要体面,勉强把心中的翻江倒海的怒气给压了下去,过了好半日,才挥了挥手,把两人打发了出去,复又阴测测地道:“我就不信……等交贼来了,你们能不回城!”
  
      这话也不知道是说给他自己听,还是说给谁听,只听他那口气中恼意之深,不知道的,还以为顾、王二人比犯了钦州、宾州的交趾还可恶。
  
      </content>
  
      本书来自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