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官榜 > 6545章两年后

6545章两年后

    “如果说谁对辽东省最具影响力的话,我首推苏沐副省长。因为他的到来,将席勒市和辽东省的经济合作推上日程,并且形成现在的超大规模。如今的辽东省不但是和席勒市有着密切合作,更是将白熊国当做了大市场,这都是苏副省长的功劳。”
  
      —摘选自《先锋务实》人物采访篇
  
      “我那只是边境市一个做小本买卖的,但就是我这样的人,硬是在苏省长引导的席勒市和辽东省的合作浪潮中顺势崛起。如今我的身家已经达到千万之多,而且我有着足够信心,能让我们边境市的民族工艺品在白熊国继续发扬光大。”
  
      —《新锐企业家陈乐采访录》
  
      “我觉得应该感谢华夏的那位传奇副省长苏沐,不是他的话,我们席勒市的经济市场肯定还是一片死寂,没有任何生机活力。是他的出现,带给我们新的希望。我们城市的很多资源都能够进行跨国输出,变成实打实的利益,我想要感谢苏省长。”
  
      —《席勒市金融塔杂志深度访问》
  
      像是这样的表扬话语,是苏沐在辽东省执政两年后开始掀起的热议浪潮。谁的心里都有杆秤,都清楚谁对他们好,谁是真正在做事。苏沐用他的务实态度,用他的敏锐眼光,赢得了席勒市和辽东省所有人的肯定。
  
      而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苏沐提出来的要将辽东省八个地级市的优势资源凝聚起来的计划,带给八个城市的是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他们拧成一根绳后,就开始在席勒市内生根发芽。带着两个国家的经济合作项目,在最短时间内形成了双赢局面。
  
      如今的辽东省,八个地级市的经济指标都在与日俱增。
  
      辽东省已经开始崛起。
  
      “咱们辽东省能有现在的成就,苏沐省长功不可没。”
  
      “话是这样说,但也不能否认赵度省长的政绩吧?”
  
      “谁说要否认了!赵度省长也是好样的,现在他也是省委常委,做起事情来会更加游刃有余。真的希望,他们两个就这样一直留在咱们省。”
  
      ……
  
      遍地赞扬,众口夸奖。
  
      当然在这样的氛围中,苏沐是有条不紊的做事。在一年前,国家已经将桥本家族留下来的十个宝藏全都发掘出来,里面藏着的东西真的是五花八门,但有点是可以肯定的,东西都是好玩意,每一件拿出来都是能当做镇馆之宝的。
  
      因为这件事毕竟是发生在辽东省,那些宝贝有很多都是和东北三省有深厚历史关系的,所以说国家在将一些最重要的物件取走后,其余的就全都留给了辽东省博物馆。
  
      这可让辽博兴奋难耐。
  
      因为这事省里面特意拨款修建了一座新馆,就和旧馆紧密相连,到时候所有藏品都将在新馆里面展览,供游人欣赏。
  
      今天就是省博新馆对外开馆的第一天。
  
      苏沐和赵度低调而来。
  
      他们原本是能来这里剪彩之类的,可谁也没有过来。像是这种事有何正顺和罗非原参加就成,他们要做的就是保持低调。如今的两人很享受那种在没有任何阻扰的氛围中做事的感觉,只要能保持下去,别说省博不让剪彩,那里不让都行。
  
      每个市民都按照规定兑换门票入场。
  
      苏沐和赵度也是这样。
  
      “我听说展览的东西中有一件齐白石齐老的画,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清朝的玩意居多,不过即便年代最近,那也是有着很深刻的考古意义。”
  
      “你们说等到孩子大点,带着过来这里是不是有助于熏陶他们的思想?”
  
      ……
  
      像是这样的对话声此起彼伏的响起着,聆听到这些话,赵度感慨着说道:“苏沐,你当初能够果断的将那张藏宝图留下是有大价值的,要是说真的让这些东西都被桥本家族的人带出国,那才真的是大遗憾,咱们辽东省也将会成为民族罪人。”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苏沐谦虚着说道。
  
      “你就别和我谦虚了,知道吗?外面已经有影视公司在吹风,说是想要把你的事情排成电视剧来宣传。”赵度开玩笑着说道。
  
      “什么?这不是瞎胡闹吗?我有什么事情值得宣传的!”苏沐脸色绷紧不悦着道。
  
      “你当然有事情值得宣传,你都不清楚,外面如今把你和桥本三间斗法的事情传的非常玄乎,他们说你就是老天爷派遣下来惩罚那些小鬼子的,说你身上背负着救世主的光环,说你在森林中和桥本三间是怎样厮杀到底的,说那些忍者被你切瓜剁菜般的全都杀死。”赵度的话刚说到这里,苏沐眉宇间就不由闪过一抹冷意。
  
      “有这事吗?”
  
      “我也是刚刚听说。”皇甫歌恭声道。
  
      “调查下,要是有这回事的话就给我叫停,胡闹!”苏沐不悦的低喝道。
  
      “明白!”
  
      赵度能感受到苏沐的愠怒,其实他会这样说,也是想要提醒下苏沐,没有别的恶意。谁让现在社会上有很多人都是溜须拍马的,他们自以为是的觉得这样做肯定能讨好苏沐,谁想人家苏沐根本就不喜欢这种事发生。
  
      低调谨慎,慎言慎行。
  
      谁敢挑衅这个底线,谁就是在作死。
  
      “赵度,刚才的事情多谢了,要不是你的提醒,这事真不知道会闹出多大的笑话。”苏沐感激着说道。
  
      “都是我应该做的,看到总不能不提醒下,咱们进去吧!”赵度无所谓的耸耸肩。
  
      “好!”
  
      一行人就这样走进博物馆。
  
      要是说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很正常的参观也就算了,但偏偏就发生了意外,而这样的意外让苏沐和赵度碰到后,心中都是充满怒火的。
  
      简直太放肆!
  
      一个展厅中,讲解员正在耐心的讲解着眼前的一件物品,“你们现在所看到的这张画是清朝一个无名氏画的,也是这次发现的藏品之一。虽然说这个画家没有留下名字,但我们能看到,整张画的精气神是高度统一的,咱们说说这个仙鹤……”
  
      “八嘎!”
  
      突然间一道不耐烦的声音陡然间响起,一个五短三粗身材的男人走出来,站在展览柜台前,指着里面那张画傲然说道:“谁给你说这张画是清朝的?你们这是在瞎定义!我给你们说,这张画压根就不是你们华夏的,是我们岛国的!”
  
      岛国人!
  
      猛的听到这个国家,所有市民全都哗啦着让开,将他包围起来后,纷纷指责。在华夏从来不缺少热血人士,他们或许面对有些事情的时候会冷漠,但在岛国这个问题上,是个华夏人就不会也不应该冷血,都该群情激奋。
  
      “你瞎说什么话那?一个岛国人也敢在我们辽东省胡作非为,知不知道当年我们辽东省杀死过多少小鬼子,麻痹的,你是找死那吧!”
  
      “谁让小鬼子进来参观的?给我赶走!”
  
      “他们!这个小鬼子就是跟着他们进来的,我认识他们,好像是什么三盛公司的人。对,我以前曾经和他们见过面!”
  
      ……
  
      三盛公司的谁?
  
      他叫黄小峰,的确是三盛公司的人,谁让三盛公司是中外合资企业,而这个外便是岛国。黄小峰作为公司安排出来的翻译,当然是要陪好眼前这个叫做桥本黄浪的男人。
  
      只是就连黄小峰都没有想到,桥本黄浪好像是有目的而来的,要不然怎么会直奔这里,看到这幅画后就毫不犹豫的开始闹事。但即便知道这些,黄小峰都不敢揭穿,只能是默默的忍受,甚至在关键的时候还要为桥本黄浪说话。
  
      没办法,他挣得就是这个钱。
  
      “桥本先生,您这是要做什么?”黄小峰低声问道,感受着四周愤怒的目光,后背不由发寒,但却知道必须这么做。
  
      “我不要做什么,就是要揭穿你们华夏人的丑陋嘴脸!黄小峰,接下来的事情你不用管,我能处理好的。”明显是没有将黄小峰当回事的桥本黄浪,嘴角傲然扬起,无视掉黄小峰的难堪神情,站着那幅画继续大放厥词。
  
      “这幅画是我们东岛尚在世的画家大师森滕一郎的作品,你们要是不相信的话,现在随时都能够去网上查证。当然要是说你们没有手机的话也没事,我这里随身就带着一副画。和这个一模一样的画,请你们这群华夏人仔细分辨下吧!”
  
      话音落地的同时桥本黄浪就直接从包里拿出来一张纸,很利索的铺开后,上面呈现出来的果然是和展览柜中那副画完全相同的画。
  
      《松鹤延年图》!
  
      全场哗然。
  
      “这没有道理的,没有可能说岛国这个什么叫做森滕一郎的人能画出来这种画的!毕竟谁都清楚,这幅画是刚刚出土的,是从宝藏中拿出来的,之前没有谁见过都。”
  
      “两幅画简直是一模一样,难道说真的是森滕一郎画的不成?”
  
      “博物馆方面怎么都得有说法吧?我说解说员,你赶紧说说,我们想要听听你的解释!”
  
      ……
  
      群情议论。
  
      解说员已经傻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