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官榜 > 第6727章 教主

第6727章 教主

    文堂国际的所有工人都在整装待发,他们想要回国的念头从来没有像是现在这样迫切。
  
      或许只有失去过,才会明白拥有的意义。
  
      花帝国全国都在针对轮回教,大范围的缉拿随时进行着。
  
      紫荆集团率先抗议蔡伦的霸权行径。
  
      ……
  
      弹丸之地的花帝国这刻竟然成为了世界焦点,无数人都在争先恐后的盯着,都在想着这个国家又该怎么作妖。
  
      入夜。
  
      花帝城最奢华的别墅区。
  
      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小花园,柳德的心情是凝重的。
  
      路灯照耀下的世界是安静的,可就是这样的安静让柳德感到一种惊恐不安。
  
      这样的情绪从来都不会有,可现在却冒出的如此真实。
  
      “为什么会这样?”
  
      柳德喃喃自语。
  
      “因为你是轮回教的教主。”
  
      就在这时一道轻蔑的声音忽然响起,在黑夜中是那样刺耳,柳德浑身汗毛竖起的同时,猛地转身看向后方,在那里站着的赫然是一身黑衣的王侯。
  
      “你是谁?
  
      你怎么进来的?
  
      你想要做什么?”
  
      柳德语气冷漠。
  
      “我是王侯,见过轮回教教主。”
  
      王侯从黑暗阴影中走出来,抿着嘴唇淡然说道。
  
      “王侯?”
  
      柳德身体动了动,眼神如炬般的射出来,“王侯是谁?
  
      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你来我这里想要做什么?
  
      还有你刚才说的什么?
  
      轮回教的教主,你认错人了吧?
  
      我是柳德,紫荆集团的董事长,不知道你说的教主是谁。”
  
      “不想承认吗?
  
      不想承认的话好说,你说我要是将你的身份泄露出去,总理府那边会怎么想?
  
      以着他们的力量,能不能将你的身份确定?
  
      或者说他们心中压根不会去想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王侯眼神温和的说道。
  
      “你!”
  
      没想到王侯会这样说的柳德,深深呼吸一口气,将心中的惊慌情绪控制住后,盯视着说道:
  
      “王侯,你是谁的人?”
  
      “我是谁的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和你合作。”
  
      王侯平静道。
  
      “什么合作?”
  
      柳德问道。
  
      “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你现在对冯环宇他们的被抓,虽然说有些心疼,但却还没有到那种丧失理智的地步。
  
      我觉得以着你的狠辣,很有可能会抛出去一个假教主。
  
      这样的话轮回教就将彻底从明到暗,你就能够继续积蓄力量对吧?”
  
      王侯一针见血的说道,柳德的心脏猛的加速跳动,看过来的神情变得非常吃惊和不可思议。
  
      王侯到底是谁?
  
      他怎么能想到自己的战略计划?
  
      身为轮回教的教主,柳德的身份造就他对整个花帝国有着一种大局上的认识。
  
      他比谁都清楚,以着现在的力量是断然没有可能说摆平政府体系的,自己就算是想要成为总理府的总理,也得另谋他路。
  
      如此的话,将轮回教丢掉便成为一个不错的选择。
  
      让世人将眼光从轮回教上挪开,他就有着更多时间来布局和谋划。
  
      最关键的是,就冯环宇他们的身份,哪怕是柳德不主动暴露,也是办法隐藏住的。
  
      既然这样,就不如痛下狠心,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
  
      真正隐藏在暗中的轮回教,才是最危险的。
  
      可这些王侯怎么能知道?
  
      “王侯,你想要什么?”
  
      柳德不再纠结难以理解的话题直接问道。
  
      “我想要轮回教取代总理府。”
  
      王侯神情郑重的说道:
  
      “我要你的轮回教继续低调发展,我想要和你的轮回教合作。
  
      在你没有问鼎总理府之前,我和你的合作是隐蔽的,就算以后真的入主,咱们的合作也不能公之于众。
  
      你若答应,你就能安然无恙。”
  
      这话的后半截很简单,你要是不答应的话,就休怪我对你心狠手辣。
  
      有的选择吗?
  
      面对这样一个神秘的王侯,柳德的直觉告诉自己,是必须要信任的。
  
      要是说自己有所怀疑的话,等待着的就必然是悲惨不已的结局。
  
      不要觉得现在王侯就是自己,可就他说出来的这些秘密,哪一件是自己能做成的?
  
      你到底是隶属于哪个组织的?
  
      “我可以和你合作。”
  
      柳德冷静说道。
  
      “能合作就是好的,你不会后悔的。”
  
      王侯转身就向外面走去,走的义无反顾,好像这次过来为的就是说这事。
  
      “就这样吗?”
  
      柳德意外的喊道。
  
      “难不成你还想要请我喝酒吗?”
  
      王侯没有回身,漠然的摇摇头,冷声说道:
  
      “我和你的合作,稍后会有人找你谈这事的。
  
      柳德,你的紫荆集团虽然说家大业大,但眼光太过狭隘,就这样拘泥着发展,永远是别想登上台面。
  
      所以咱们合作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让你的紫荆集团做大做强。”
  
      “你能做到吗?”
  
      “能!”
  
      “好,我就等着你的再次到来。”
  
      就这样目视着王侯从眼前消失,柳德紧张的心情才算是得到缓解。
  
      这尼玛的真够是疯狂的,突然出现的高手没有想着杀死自己,反而是想要合作。
  
      而对方一口道破自己身份却没有想要揭穿,这就应该是最诚恳的见面礼。
  
      “你到底是谁的人那?”
  
      ……
  
      柳德是轮回教的教主。
  
      这件事苏沐是清楚的,他是从冯环宇的脑海中套出来的。
  
      而在知道这事后,他果断的就删除了这段记忆,现在的冯环宇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已经变成了个傻子。
  
      这个秘密不能泄露。
  
      要是说花帝国的政府在顶尖科研这事上表现的可圈可点,苏沐是不介意说出柳德的真实身份,可是这样的吗?
  
      花帝国政府竟然想要从苏沐手中强取豪夺,这就激怒了他。
  
      才会有后来王侯去见柳德,让这个教主不必担心的事情。
  
      说到底花帝国闹得不可开交那是他们国家的事情,和我华夏无关。
  
      在经过一天的修整后,苏沐第二天就带着文堂国际的人回国。
  
      而就在他回国后,叶惜也开始了针对花帝国的金融风暴战役。
  
      以着今时今日的地位,以着曾经针对雪国的经验,叶惜想要收拾掉花帝国的经济体系,彻底摧毁,不废吹灰之力。
  
      当然这就是后话。连山省省委。
  
      省委书记办公室。
  
      随着文堂国际回来后的安置问题解决掉,张鲁现在的心情是高兴的。
  
      毕竟所有绑架的同胞,没有一个人出现意外,全都安全救回来,这可不是谁想就能做成的。
  
      所以张鲁看向苏沐的眼神是满意和钦佩的。
  
      一个正省部级的领导,说去花帝国营救就去,完全不考虑自己的个人安危,这是什么样的政治理念?
  
      这又是什么样的道德情操?
  
      而且要知道苏沐当着全国人的面,站在文堂国际大门前和花帝国武装特警对峙的画面已经深入人心。
  
      这是苏沐的骄傲。
  
      更是连山省的荣誉。
  
      “苏省长,你这次在花帝国的举动真的是够危险的,你难道不清楚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道理吗?
  
      虽然说我感觉也很爽快,但你的身份毕竟是重要的,以后不能这样贸然做事。”
  
      张鲁轻轻一笑着说道。
  
      “我会的。”
  
      苏沐点了点头,“花帝国这个邻国和岛国一样,都是有着狼子野心的。
  
      你对他们好点,他们就会感觉自己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
  
      所以说对这样的邻国,咱们永远都不能轻视,永远都要报以戒备的心理,只要发现任何敢挑衅的苗子,就要往死的收拾。”
  
      “你说的对,如今的华夏早就不是以前,咱们正处于蓬勃发展中,咱们不惹事,但也不会说就怕事。
  
      毕竟当威胁来临的时候,你只是什么都不做的话,反而是会给人种容易欺负的感觉。”
  
      张鲁深以为然的颔首说道。
  
      “经过这次的事情,我有个想法,想要和张书记您说说。”
  
      “你说。”
  
      “事情是这样的,我觉得咱们应该将所有连山省在外投资的企业家归罗下,组建起来一个非官方性质的机构。
  
      今后他们在海外投资的时候,发生任何事情都能够做到第一时间联系。
  
      再有就是,有这些企业在,他们之间也能相互沟通不是。
  
      毕竟你所在国家不可能说都是你的企业专长,有其余企业擅长做到事情,他们也能做到互通有无。”
  
      苏沐认真的说道,这个是他一直在琢磨的事情,觉得非常有必要去做。
  
      张鲁微笑着点头,眼神明亮的说道:
  
      “你说的这事我原则上是没有任何意见的,你说的也对,要是说能有这样的一个机构,对他们那些在海外发展的企业肯定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再怎么说都是咱们连山省的人,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才对。”
  
      “是啊,像是这样的机构,不但是咱们连山省内可以成立,在海外的话也可以成立起来。
  
      这就像是大学里面的同乡会,最开始的话可以是咱们连山省的,发展起来的话可以是咱们省和西平省的。”
  
      苏沐觉得这事很有操作的空间。
  
      “你说的对。”
  
      张鲁和苏沐就开始就这事聊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