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202 变态的张雨

202 变态的张雨



    “谁知道张雨去哪了?!”我的面目狰狞。

    无人应答,鸦雀无声。

    “这位同学,我们已经上课了。”讲台上的老师略有不满。

    我一跺脚,再次转身,拿出手机就给张雨打电话。谢天谢地,总算通了,张雨的声音传过来时,我的心放松了一些:“你在哪?上官婷和你在一起吗?”

    “嗯,在呢,我们在外面逛街,你有事吗?”

    “有事有事。”我赶紧说:“你们的具体位置?我找你们有点事。”

    “不要吧左飞,我好不容易和上官婷在一起啊。”张雨爽朗地笑了起来。

    “不好意思,我真找上官婷有急事,下次我再给你们安排机会。”我的一颗心悬了起来。

    “那不行,你再有急事也得忍忍,我好不容易逮着一次机会啊。”张雨继续笑着。

    我呼了口气,只要张雨还肯跟我沟通,这事就一定还有回旋的余地。我保持语气平稳,认真地说道:“张雨,不跟你开玩笑,上官婷的父母来了,到处都找不到她。”一般来说,把父母搬出来最好使了,那次在医院我就是用这个方法把朱见秋从赵松那里骗出来的。

    “是吗,你把电话给了上官婷她爸妈。”

    “……他们去教工楼找班主任了。”

    “左飞,你还骗我?”张雨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轻笑。

    “……”

    “我第一次和上官婷约会,你就以有事的名义途中将她带走,后来就成了咱们三个人一起约会,你后来有事脱不开身,又叫朱见秋过来陪着,这些我都忍了,我好不容易和上官婷独处一会儿,你现在又要插一杠子?左飞,你要是喜欢上官婷,咱们就光明正大的竞争,但是你别吃着碗里的,还占着锅里的行么?”

    “好吧张雨,我不打扰你们约会了,能把电话给了上官婷么,我跟她说几句话就好。”我现在只希望上官婷还是平安的!

    “呵呵。”张雨笑了两声,就把电话挂了。

    我再打,已经关机。操!我在心里咆哮着,迅速冲下楼梯,朝着校门外跑去,我也不知道上哪去找他们,但我不想就这样坐以待毙!我刚冲出学校,电话又响了起来,我急急忙忙地掏出来一看,竟然是猴子打来的!

    “左飞,你慌慌张张地去哪?”猴子问我,估计是在窗户边上看见我了。

    “我去找张雨和上官婷……”我气喘吁吁地边跑边说,把现在的情况大概和他讲了一下。

    “你别着急,我问问影子,看他知不知道张雨去了哪里。”

    “他们肯定不在学校里面!”我相信影子对学校的事情了如指掌,可外面的事……

    “放心,影子无处不在。你别像个没头苍蝇一样乱撞,现在先把体力保存起来。”

    说完,猴子就挂了电话。我相信猴子,也肯听他的话,便站在路边等了起来,可焦灼的心情始终无法平静,只能对着一棵树又打又踹。好在不到五分钟,一个短信就发了过来。

    久违的影子。

    看到他的号码,我的眼睛都有点湿润了。

    “正东旅馆,208房间。”影子的短信这么写着。

    我来不及去感叹影子的神奇,拔腿就朝着正东旅馆奔了出去。我知道这家旅馆,离我们学校并不远。五分钟后,我便冲进正东旅馆的大门,直接奔上楼梯来到208房间门口。我没有丝毫犹豫,一脚就踹向了门,好在这家旅馆档次很低,设施也非常简陋,脆弱的木门顿时应声而开。我冲进房间,一眼就看见上官婷躺在床上,四肢呈大字型被绑在床栏和床边,而且身体几近**,只穿着文胸和内裤。上官婷的嘴巴里还塞着一块抹布,一看见我就“呜呜”地叫了起来,泪水也哗啦啦地从眼睛里淌出来。

    诡异的是,张雨竟然不在房间!

    我来不及去想那么多,迅速冲到床前去解上官婷胳膊上的绳子,可是这绳子太紧了,而且有手腕那么粗,解起来相当费劲,可是手边也没有剪刀之类。上官婷满脸泪痕,一边摇头一边“呜呜”叫着,我看了又心疼又难过,轻声安慰着她:“没事了,我来了,我这就带你走。”

    “呜呜呜……”上官婷还是一边哭一边摇头。

    我的脑子突然“嗡”一下,明白了上官婷为何总是摇头。我回头一看,身穿浴袍的张雨已经站在我的身后,将一个硕大的台灯狠狠干在我的脑袋上。我的眼前一黑,登时晕了过去,脑子里就一个念头,我他妈实在太蠢了,竟然没看看张雨在不在洗澡间里!猴子教过我多少回了,遇事要冷静、于是要冷静,我怎么还是这样慌慌张张的!

    如果是猴子的话,根本不会犯下这种愚蠢的错误吧?

    我应该没晕多长时间,也就两三分钟的样子,因为在我醒来的时候,张雨正在用绳子绑我的双腿,我的双手垂在肚子上,也被绑的严严实实。我奋力一蹬双脚,正好踹在张雨低着的脑袋上,登时将他踹了个跟斗。我一打滚,抓住了旁边落在地上的台灯,话说人在危急时刻确实容易爆发出潜能,我的双手双腿虽然都被绑着,可我还是一个鲤鱼打挺就站了起来,要在平时绝对做不出这个动作!我一跳一跳地蹦到张雨身前,抓着台灯狠狠朝他头上砸去。

    张雨一闪身,躲开了这一下攻击,台灯“哗啦”一下落在地上,我又双拳合并朝着张雨的脑袋狠狠抡去,“砰”的一下又将他干翻在地,他躺在地上一脚踹到我腿上,我重心不稳,立刻跌倒在地,张雨毕竟也是本地体育生的老大,身体素质绝对是刚刚的,立刻扑过来压在我身上,双拳“砰砰砰”的打过来,以前我用这一招对付过别人,亲自尝试到这一招却还是第一次,原来滋味是这么的难受,脸上就像是被无数把锤子同时击打,没一会儿就把我打的七荤八素、鲜血直冒了,我的双手双腿被缚,当真是一下手都还不上。

    张雨打了十几拳,我就头昏脑胀起来,似乎要再次晕过去了。张雨看差不多了,扯住我脑袋拽到床边,用绳子牢牢将我绑在茶几腿上。我看了一眼上官婷,她还是原来的姿势,在床上“呜呜呜”的哭着。我使劲挣扎着、挣扎着,却都无济于事,我发狂的嘶吼起来,想用声音引来其他人,毕竟这地方隔音效果也不好。张雨抄起一个烟灰缸狠狠干在我脸上。

    “妈的给老子老实点。”

    张雨又拽过一块抹布塞进我的嘴里,我和上官婷一样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办完这一切,张雨才松了口气,站起身用床单擦了擦手,他的浴袍上面点点血迹,那都是我的血。“唉,你竟然能找到这来,真是让我大吃一惊啊。”张雨嘿嘿笑了两声。

    “也好,既然你来了,我就让你开开眼界。”

    张雨一边说,一边提起床边的一个旅行包来,扯开拉链将里面的东西全倒了出来。如果你看过重口味、带有**倾向的色情片,一定对这些东西不会陌生,有手铐、蜡烛、皮鞭,还有一些怪模怪样的道具,这些东西对**倾向者来说或许只是普通的道具,对一般人来说却尽是些变态的玩意儿,单单是看见就觉得不寒而栗了!

    “**的!”我在喉咙里吼出这几个字,发到嘴边就成了“呜呜呜呜”。

    上官婷哭着、闹着,四肢胡乱的摆动,可却移动不了分毫,泪水流过她的脸颊,淌到她的身上。“先从最轻的开始吧。”张雨点燃了一支蜡烛,滴了一滴蜡油在上官婷的腿上,上官婷的腿一下绷紧,喉咙里发出一声凄惨的闷喊。

    我的眼睛都红了,再次“呜呜呜”的叫起来,我发誓我要杀了张雨、杀了张雨!

    “你很气愤么?”张雨扭头看我,嘴角闪过一丝冷笑,又指着上官婷漠然道:“你以为她就是什么好东西?你看看她身上这些伤疤、淤痕,我这种内行一看就知道她也玩这个,而且绝对是个非常资深的小奴,我这样虐她会让她很爽的你知道吗?”

    说着,他又滴了一滴蜡油在上官婷的腿上,上官婷再次发出一声凄厉的闷叫。

    是的,其实我一进来就看到了,上官婷的胸口、大腿、臀部,布着些大大小小、长长短短的伤痕,这些伤痕有的青,有的紫,有的老化,有的新添,有的形如细眉,一看就是鞭子抽的,有的状若云朵,一看就是巴掌扇的……总之,绝非一朝一夕能够形成。

    可是,我绝不信上官婷是自愿的,联系到她之前一系列的反常状态,我确认她一定有段非常恐怖、压抑、黑暗的经历,绝不像张雨所说的那样是个什么资深的小奴。

    而张雨还在絮絮叨叨:“我们这些人啊,只要一对眼神,就知道对方是不是一类人了。我第一眼看到上官婷的时候,就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她也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俩就像磁场一样惺惺相惜,知道为什么吗?”他转头看向了我,指着自己的眼睛说道:“眼神不一样啊。算了,跟你这个外行说,你也听不懂,你只要明白一点就行:你以为她真的讨厌我?她只是在等着被我征服、被我调教罢了,小奴可不会随便认主人的啊。”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