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252 黄杰是曾经的南街老大

252 黄杰是曾经的南街老大



    我和郑午证实了这一点,昨天在旅馆确实碰见猴子了,虽然不知他说的“疼”是真是假,但保险一点还是有必要的。我们放弃磨他杠子,但是换了一种方式来惩罚他,在我们几人的威逼和恐吓下,猴子只好穿着一条内裤,无奈的给我们几个表演了一段钢管舞。

    猴子抓住钢管,冲我们做了一个风骚的动作,把我们乐得东倒西歪。

    “哎,瞧你那表情,不乐意是怎么着?”我板着脸说。

    “乐意乐意,能给几位大爷表演是我的荣幸。”猴子哭丧着脸,但还是只能咧嘴笑着,只是笑的比哭还难看,继续给我们跳起了钢管舞,在管子上上下翻飞,动作妖娆。

    闹腾了十几分钟,我们才让猴子穿了衣服,大家继续坐下来讨论事情,现在有个问题要摆在明面上了,下一步要去哪个学校?我问猴子,你这些年走南闯北的,去过好多地方了,到过南街和北街没有?那边有没有毛毛这样的朋友?

    实话说,有毛毛这样的朋友,拿下一所学校,或是拿下一条街,都会变得轻松许多,就像游戏里的外挂一样,分分钟就能干掉**oss啊。

    猴子却摇了摇头,说没有,他在东城,只去过东街和西街,南街和北街并不了解。我说那就是要靠咱们自己的双手去从零开始的拼搏呗?毛毛说东街和西街接连发生势力震动,而且都是被十七八岁的学生给拿下了,南街和北街的老大没有一点警觉是不可能的,就算查不到我们几个身上,也必然会小心防备学生群体,所以难度肯定要比东街和西街都高。

    毛毛又告诉我们,南街的混子出了名的彪悍,因为那边普遍都挺穷的(当然再穷也穷不过东街,东街是真穷啊,感觉政府完全放弃这里了),穷山恶水出刁民么;而北街混子则是出了名的有钱,现在政府将经济重心放在北街,各种高楼大厦、企业工厂,人人都富得流油,所以民风普遍比较拜金,大部分人都以金钱为上。

    听完毛毛的介绍,黄杰突然说道:“去南街吧。”

    我点头:“对,拼钱的话,咱们还不是对手。但是拼拳头,就是咱们的强项了。”

    “不是这个原因。”

    “那是?”

    “因为,南街曾经是我的地盘。”黄杰缓缓说道。

    黄杰一句话,把我们都给镇住了,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他。

    “很惊讶么?”黄杰撇了撇嘴。

    大家依旧呆滞,实在是被震得不轻,黄杰说他曾是南街的老大,最起码也是去一中上学以前了,黄杰还在一中念过半年初中,也就是说黄杰在南街当老大的时候有可能只有……15岁?!我草,我15岁的时候在干嘛啊,还跟在斌子的屁股后面告状说那谁谁又欺负我了你帮我报仇啊……

    一个15岁的小孩,当一条街的老大,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谁来告诉我啊!

    除了猴子,我和毛毛、郑午都张大了嘴巴。

    猴子乐呵呵说:“早看出你不是一般人了,来来来,说一下怎么回事?”

    黄杰却又扭捏起来,说其实也没什么,都说了是曾经嘛,过去的事就不提了、不提了。开玩笑,他吊起我们胃口,说不提就不提了?我们又问了几遍,他还是不肯说,我愤怒地一指墙边那根钢管,大家也跟着我纷纷指向那根钢管,猴子尤其兴奋,手舞足蹈地也指着那根钢管,让黄杰赶紧过去跳一段,跳一段就不用说了。黄杰迫于压力,只好同意说了,在说之前,他郑重地说,不许笑话他,我们都说不会,谁会笑话曾经的南街老大?

    黄杰儿时所在的孤儿院就在南街,所以他从小就是在南街长大的,作为东城为数不多的儿童福利院,黄杰所在的孤儿院鼎盛时期有过七八十个孩子,需要大量的志愿者和志工帮忙,不过有些孩子陆陆续续被一些家庭领养或是收养,他们的孤儿院大部分时候都只有二三十个孩子,从四五岁到十四五岁的都有——按照国家规定,孤儿长到16岁后,只要四肢健全,拥有**劳动能力,就要尽量自己打工赚生活费了。

    南街孤儿院的孩子当然从小就是在南街的学校上学,这些孩子在学校内自然就成了被排挤和欺压的对象,因为他们都是“没爹没娘的野种”,黄杰自小就带着他们的孩子和父母健全的孩子打架,虽然他们人少,但仗着黄杰一双拳头,倒也很少吃亏。久而久之,黄杰也打出一点名气,在东城三中也算是一号人物。就像我们一天一夜之间干掉西街的老大和四个大哥一样,黄杰某天心血来潮,带着他的兄弟在一天之内将三中的其他老大全归拢了。

    在这一天,黄杰当了三中的老大,也就是在这一天,黄杰又野心发作,将目光瞄准南街老大的位子,决定向南街的混子发起进攻……

    讲到这,黄杰突然戛然而止,说:“我还是不说了吧……”

    我们正听的津津有味,哪里忍受的了黄杰突然断掉,就好像看网络小说,正看到精彩处,作者突然断更了一样窝火,我们几个上前扭住黄杰,强迫他继续讲,但黄杰就是不肯讲了,说破了天也不肯讲,说那是一段丢人的过往,他不想再提,宁愿给我们跳一段钢管舞。我们看他态度坚决,也没有再强人所难,只是将他表演钢管舞的时间拉长、表演难度增加而已,比如边唱最炫民族风边跳……

    于是,我们就将下一步目标定到了南街的东城三中,好歹也是黄杰的老家,人不生地也熟嘛,终究还是利于发展的。还有二十几天就放暑假了,大家约定暑假期间再办转学手续,应付完七中的期末考试再说,等到三中的时候我们就是高二的学生了!

    说到考试,郑午就开始头大,央求我们几个到时候要给他传答案,别看我们几个整天打架,但学习还是不错的,不敢说顶尖吧,中上游还是没问题的,也就郑午拖了后腿。

    于是,我们趁机宰了郑午一顿早饭。出了酒吧以后,在街边随便寻了一个早点摊子,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车流,毛毛感慨万千地说:“我在这里生活了十七年,从没想过自己有天还能成为这里的老大,来,咱们干了这个包子!”

    吃饭中间,黄杰上了个厕所,趁他不在,我们赶紧讨论他的事情,脑补他后来没讲完的故事,黄杰说他曾经当过南街老大,也就是说他后来的那场进攻是成功了的,可他又说那是一段丢人的经历,估计是没当多久又被其他人给干掉了。其实这也没什么丢人的啊,一个十五岁的小孩,能当一所学校的老大已经很厉害了,而且还短暂的拿下过南街,还要苛求他什么呢?不过黄杰的自尊心极强,把这当成一件丢人的事也说不定。正是因为觉得丢人,所以才从三中转学到了一中。嗯,一定是这样,大家分析来分析去,觉得这个最靠谱了。

    当然,直到很久之后我才知道,黄杰的经历比我们想像的要丢人多了,甚至可以用“凄惨”来形容,怪不得他不愿意说,宁愿选更丢人的钢管舞。

    黄杰很快就回来了,我们赶紧换了话题。

    “啊,今天天气不错。”猴子说。

    我看看阴沉沉的天空,违心地说了一句:“确实不错,是吧毛毛?”

    毛毛像看傻逼一样看着我俩,但最终还是无奈地附和了一句:“嗯,挺好的。”

    郑午一拍桌子:“靠,你们三个傻逼吧!连个太阳都没有,不错个毛啊?”

    被郑午鄙视是人生最悲哀的事情之一。

    吃过饭后,毛毛继续去处理西街的事,他刚当上老大,要多和手下接触,多和各方面人物打交道,牢牢把权力掌握在手里,而我们几个则回学校帮他稳定后方,七中现在就是毛毛最强有力的后盾,只要有那些成百上千的学生在,那些西街的混子就不敢起了异心。

    照理来说,毛毛现在上位,要比王瑶那会儿更难一些,王瑶好歹还有成哥他们帮忙,而毛毛则只能靠他自己,不过我们都相信他的实力。

    坦白说,如果毛毛没有这个实力,也不会成为猴子的朋友。

    回学校的路上,猴子突然说:“左飞,你还是太嫩,要多锻炼锻炼。”

    我吓了一跳,猴子怎么突然说起我来了?我还以为他是开玩笑的,结果他的表情很认真,我想起自己昨天打刘炎膝盖的时候,连打两次都打成了小腿,与他们相比确实显得太嫩,不由得有些惭愧起来,说道:“是,我会好好锻炼的。”但心里还是有些埋怨,心想有什么话你不能私下说嘛?当着黄杰和郑午的面有点不给我面子啊……

    “所以,你现在就要开始锻炼,有个机会在你面前摆着。”猴子继续说道。

    “什么?”我一头雾水地看着猴子。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