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1194 一见如故

1194 一见如故

    我们紧随其后。
  
      朱老四推开一间房间的门,里面有张雍容华贵的白色欧式木床,床上果然躺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那头发凌乱无比,而且极长。盖住了整张脸。
  
      躺在床上的老人又瘦又小,看上去已经行将就木。
  
      难道这就是山西王?!
  
      曾经叱咤山西北部的方千里?!
  
      "大哥,大哥!"朱老四扑到床边。跪在床前拨弄着老人的头发。露出隐藏在发下的一张脸来。
  
      天啊,那是一张什么样的脸?上面布满了皱纹和沟壑,嘴边还有残存的食物渣痕,看上去脏兮兮的。看到这张脸,朱老四直接痛哭起来:"大哥,你怎么会成这般模样的?!"
  
      真的是山西王!
  
      我们几人都是一脸震惊,这怎么可能?多方证实,山西王二十年前的时候才二十岁。放到现在也不过四十岁而已。四十岁的人,却长了一张六七十岁的脸,而且那头发都全白了,怎么可能?!
  
      相比于宋歌卷六七十岁的人却长了一张四十多岁的脸,简直简直不可思议!
  
      朱老四呼喊过后,方千里终于颤颤巍巍地睁开眼睛,眼珠子是浑浊的黄褐色,仿佛镶嵌在两个黑洞里面,深深地凹陷进去。我在农村见过快要死去的老人,就是这种眼神。
  
      方千里仔细看了一阵,才哆哆嗦嗦地说:"是是老四啊"
  
      "大哥,是我!"朱老四泪流满面,这还是我们第一次见他哭,"大哥,你怎么会成这样呢。其他人都哪里去了?"
  
      方千里苦笑一下:"走啦都走啦"
  
      "丁大哥呢,丁大哥也走了吗?!"从朱老四的语气来看,看来这位丁大哥是方千里的忠心护卫,即便方千里身边的人都走光,"丁大哥"也不会离开半步的。
  
      方千里稍稍想了一下,才说:"哦,你说丁凡凡啊他也走啦,他是最后一个走的,下山追杀宋歌卷,已经三年没回来啦!"
  
      朱老四面带震惊:"宋歌卷?!丁大哥为什么要追杀宋歌卷?"
  
      "因为宋歌卷加入星火,违抗了我的命令。所以我让丁凡凡下山杀他你也知道,这星火有多难对付,丁凡凡怕是连找都找不到他咳咳!"话未说完,方千里便咳嗽起来。
  
      朱老四连忙抱住方千里,轻轻拍着方千里的脊背。而我们则震惊无比,原来宋歌卷刺杀朱老四,不是奉了山西王的令,而是奉了星火的令!朱老四意欲一统大同,所以遭到了星火方面的阻止!
  
      而更可怕的是,我们竟然放过一个星火的成员!
  
      不过话说回来,宋歌卷显然不认识我们。我还以为以为我们已经在星火内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现在看来并不是那样。
  
      朱老四得知宋歌卷不是奉了山西王的令去杀他的,不知是喜是忧,也不知该说什么,只是轻轻拍着方千里的脊背。方千里咳了一阵,又喘了一阵,说老四,你怎么会来的?
  
      看来,自从身边空无一人之后,山西王已经对朱老四在大同的所作所为完全不知,那么朱老四这几天的担心和害怕也完全是多余的。
  
      不过,朱老四并未因此放松下来,而是更加的担心和害怕。
  
      "大哥,你怎么会成这样的?"朱老四泪流满面。
  
      方千里苦笑一番:"他们都走了之后,我便独自劈柴烧火做饭,开始还过的好好的,后来生了一场大病,身边又无人照顾,只能靠自己硬挺,所以才拖垮了身子。再后来,病忽好忽坏,连床都下不去了,腹中空空、饥肠辘辘,又心事忧忧、辗转不眠,自然成了这副样子。也是命不该绝,前两天还吃了一顿红烧兔子呐,今儿个不是又碰上你了吗?"
  
      方千里虽然境遇凄凉,可是话语之间依旧透着一股豪情,一段凄惨往事轻描淡写地说来,还能顺便自嘲一把,真是让人心生敬佩,果然一代奇才。
  
      朱老四的眼泪簌簌而下,说大哥,你只是营养不良,我现在就带你下山好生休养!方千里说好、好,咱们这就下山,好好吃他一顿,我要吃红烧狮子头和蒜香鸡翅,还有麻辣小龙虾、杭州小笼包、徐记葱花饼怀仁县的老王烩面也要来一碗!
  
      方千里每说一个菜名,朱老四便说一个"好"字,方千里报了十多道菜名,朱老四便说了十多个好字,看来这方千里是真的饿坏了。听着方千里的胃口这么好,我们也都跟着松了口气。
  
      朱老四抱起方千里,方千里这才看到我们,奇道:"咦,这几位小兄弟是谁?"
  
      朱老四说:"大哥,他们是龙城来的朋友。"
  
      方千里眼睛一亮,说龙城?龙城是个好地方啊,龙城第一羊汤你们有没有喝过?猴子说你说的龙城第一羊汤,是老杨那家的么?方千里说是是是,老杨还没有死吧?
  
      猴子说死了,去年冬天死的。
  
      方千里叹了口气,眼神又黯淡下去,说唉,怎么好人不长命,以后喝不到他家的羊汤了吗?看得出来,这位山西王竟也是个吃货。
  
      我赶紧说能喝到的,老杨后来收了位义子,一手做羊汤的技巧倾囊相授,现在就是他的义子在招揽生意。方千里的眼睛又重新亮起来,说好啊,当初我让他教我做羊汤的法子,他还不教。我就赌气,说等你死了,这羊汤可就失传啦!现在看来纯属多心,老杨那王八蛋心里通透着呐!
  
      我们连声说是。
  
      说起吃的,方千里的眼睛都发起光了,浑身上下也跟着发起光来,都不像个病恹恹的老人了,又跟我们提了几道龙城的美食,比如小三家的面皮,老柳家的烧饼等等,全都如数家珍。
  
      这些吃的我们都吃过,还是猴子带我们吃的。猴子也是个吃货,龙城的大街小巷都吃遍了,如今碰上知音,立马跟方千里火热地聊了起来,算是一见如故。
  
      这一老一小聊的十分痛快,甭管谁说一道美食,另外一方都能立刻答上,说那个我知道,我曾经在他家呆了一个月,就为了天天吃他家的东西
  
      我们都没想到,和山西王的会面竟是以"吃"为开场的。
  
      不过话说回来,山西王号称只在山西北部活动,可是对龙城的美食也如数家珍细细想来的话,也让人不禁浑身发凉。
  
      说起老林家的碗托,周身绵软,入口即化,抹上自制的辣椒油才叫个香。方千里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说快走快走,咱们赶紧下山去吧,老夫的胃都快饿出草来了!
  
      朱老四说好,赶紧抱着方千里往外走。
  
      方千里又指着我们,说几位小兄弟,我床底下还有一些东西,麻烦你们一并带上,谢谢了。
  
      我们几个走到床下一番,拖出来两个大铁箱子。打开一看,好家伙,黄橙橙的一片,全是金灿灿的金叶子。这山西王的财富,真能开通山西的"大山贼时代"了啊。
  
      金子虽多,但都不是我们的,而且这玩意儿极重,所以谁都不愿意背。倘若三箱还好,那就一人一箱,可偏偏只有两箱,那谁来背,谁又不背?
  
      老规矩,我们仨猜拳定输赢,最后我和黄杰果然输了,于是只好一人背了一个大铁箱子,猴子则喜滋滋地跑到前面继续和方千里聊天,两人说起美食来几乎没完没了,说完龙城又开始说其他城市。猴子这些年走南闯北,走到哪吃到哪,而山西王是早年走的,也是完全不输,二人极有共同语言。
  
      听他俩在前面说,我和黄杰在后面都饿的咕咕叫。
  
      方千里虽然晚景凄凉,被一场大病和饥饿折磨的都快不成人样了,但好在我们及时赶到,目前看来也没什么大碍,下山好好休养即可。因此,我们上山和下山的心情也截然不同。
  
      又跨过一道道鸿沟、一块块巨石,淌溪流、穿密林,终于来到山脚之下,又进了之前上山时我们所呆的那个村庄。
  
      刚跨进去,就听锣声喧天,有人"铛铛铛"地敲着锣,说他们来了,他们来了!
  
      好家伙,一道道人影从四周的民房之中窜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各个手中拎着锄头、耙子等物,虎视眈眈地将我们包围起来,粗看上去至少有一两百人。系亩反亡。
  
      这是全村出动的节奏啊!
  
      我们正纳闷是哪里得罪了村里的人,就见人群之中涌出几个人来,正是之前被我们打过的三娃子、二虎子等人,还有小饭馆的厨子也来了,我们登时明白过来。
  
      这是人家寻仇来了。
  
      众所周知,越是这种贫瘠、荒凉、人口稀少的村落,里面的村民就越是团结,对待外来户更是戒心很强。被这全村包围我们都有点傻了,也不知该怎么和他们交涉,三娃子已经喊了起来:"操,打了我还想跑?今天这帐算算该怎么办吧!"
  
      平心而论,以我们几人的能力,击退这些人当然不出问题。
  
      可是,要打么?
  
      方千里奇怪地问:"老四,你们怎么得罪村里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