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1605 到底是谁的地盘

1605 到底是谁的地盘

readx();    华东六圣?

    嚯,好霸气的名字。..我们混了这么久,也没起个名叫“华北五仙华北五侠”啥的,是不是有点跟不上趟了?

    显然,这便是华东来的这一帮子了,一看这些人男女老少都有。模样也参差不齐,便知道他们是临时凑在一起的。不过,实力也着实厉害,竟然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驻守在院中的华北区星火成员尽数放倒了。

    也是,华东区星将亲自挑选出来的人。怎么可能差了?

    实际情况就是。泱泱华夏之大,哪个地区挑不出来几个高手?

    面前这微笑的白发老者,显然就是华东区的星将了,我们尚不知道他的名字,但他浑身散发出来的气势确实无可比拟。在他的一声令下,所谓的华东六圣迅速朝着我们奔来。

    四个男的,两个女的两个女的都是大妈级别的人物,从打扮上看和平时集市里卖葱的大婶没有任何区别,四个男的里则有老有少。老的看上去有六十多了,少的才十七八的模样。

    没有美女,让我很是伤心啊。

    他们的打扮也各有不同,有的看上去就是普通的农民。一脸的皱纹和风霜;有的则西装革履、文质彬彬,好像刚从写字楼里出来一般。甚至他们的武器也各有不同,除去普通的刀剑之外,还有拿扁担和锄头的。

    我去,真的刚从地里出来啊?

    除了马杰之外,我们四人迅速迎上。

    既然是来踢场子的,那我们肯定不能客气,于是也迅速迎上。大家都各自寻了对手,我和一位拿葱。哦不,拿刀的大妈打了起来。

    大妈长得敦实,刀法也很精湛,不过钢刀之上并无真气流转,显然是个练体的。大妈表情凶猛,一刀快过一刀,似乎想要将我当场剁成肉酱,我和他打了一阵子之后,逐渐适应了她的速度,然后伸手便抓住了她的刀。

    “嗯?”大妈有些意外。

    然后我使劲一捏,刀尖便在我手中揉成了一块疙瘩,接着又一脚把大妈踹飞了出去。其实我挺有心理压力的,毕竟她比我妈的年纪还大,会不会躺地上爬不起来了,然后讹我一把?

    好在大妈并没那么脆弱,一个鲤鱼打挺又站了起来,口中狂啸着朝我扑来。我已经确定她不是我的对手,所以并未当紧,而是朝着猴子他们看去,只见现场已经倒下去三个,而猴子和黄杰竟然在携手围攻那个拿扁担的农民,双方叮叮当当地打个不停,一时间难分高下。

    竟然有这么厉害?

    啊!

    转瞬之间,大妈又奔到了我的身前,我再次一脚将她踹飞出去,然后朝着猴子那边奔了过去。那农民手中的扁担显然不是凡物,黑漆漆的一根,和金銮刀、回龙刀相撞也毫不逊色,火花纷纷四溅。

    而农民本人更是厉害,无论猴子的鬼魅步伐,还是黄杰的生猛刀法,他竟然都能跟得上,果然是高手中的高手!

    我冲上去的瞬间,猴子和黄杰迅速给我让开一个空隙,多年来的并肩作战已经使得我们十分默契。我迎面直冲上去,空中便闪过一条黑线,农民已经一扁担朝我砸了下来。

    我伸出手去,紧紧将扁担抓在手里,而猴子和黄杰则同时挥刀朝着农民划去。

    农民方知中计,却又舍不得抛下自己的扁担,使劲拽了两把未能挣脱,正准备拽第三把的时候,猴子和黄杰的刀已经斩到。

    就在这时,空中突然传来呼呼的响声,一个人影突然疾冲过来,伸手“啪啪”两下就把猴子和黄杰击开了去。不是别人,正是华东区的星将,老头逼退猴子和黄杰之后,接着又往前跨了两步,狠狠一手刀斩向我的手腕。

    真是够不要脸,这般的以大欺小!

    我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当下也不再和他硬拼,而是脚尖一弹往后退去。

    一般来说,他是救自己手下来的,逼退我们几个也就够了,而他竟然继续朝我追来,似乎不给我一点教训就不罢手!我不停地往后退,他也不停地往前追,一只手始终做刀状。

    很快,我的脚后跟撞到了门槛之上,已经再无法后退了,而老头依旧狠狠一手刀朝我斩来。猴子和黄杰大呼小心,然后朝我本来,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我咬着牙,准备和他硬碰硬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股浓烈的酒味,紧接着一只拳头从我耳朵旁边伸了出来,正好和老头的手刀撞在一起。

    锵!

    你有没有听过肉掌对肉掌还能发出类似金戈交击的声音?

    今天我可是开了眼界。

    这一击过后,老头迅速往后退了几步,而张宇杰伸手勾住了我的肩膀,借我的身体缓了一下力道,反倒站着没动。张宇杰笑嘻嘻道:“鬼笑,你怎么还和小辈们打上了,是不是有点胜之不武啊?”

    原来这华东区的星将名字叫做鬼笑,鬼笑依旧笑眯眯的:“这可不能怪我我让我的手下和他们切磋一下,本来是点到为止也就算了,结果他们不仅以多欺少,还试图要了我那兄弟的命,你说我怎么能不出手?”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砰”的一声,竟然是郑午重重摔倒在地。和他打架的那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则呼哧呼哧地喘着气,显然十分吃力,可他终究还是赢了。

    郑午坐在地上,嘴角边上溢着一丝血迹,十分惭愧地看了我们一眼,继而低下头去。

    我们知道,他的心里又难受了。

    其实我们从来没有嫌弃过他,是他自己过去心里的那道坎儿,所以他才特别希望拿到那两颗提气丸。

    张宇杰瞄了一眼现场,说鬼笑啊鬼笑,是我不识数,还是你数学老师死的早?你那边有六个人,我这边只有四个人,你说我们以多欺少?你是不是老糊涂了,脑子不好使就去医院打吊针好嘛?

    张宇杰说话永远都是这么大大咧咧,而且刺死人不偿命。鬼笑的脸色一下就变了,正欲发作,张宇杰便走上前去,搂着鬼笑的肩膀说哎呦,开个玩笑好嘛,不要当真。

    走走走,我给你准备了茶水呐~

    张宇杰一边把鬼笑往里推,一边回头冲我们说:“上门口守着去吧,有人来了就迎进来!”

    我们说了声是,便朝着门口走去。华东六圣也纷纷收了兵刃,狠狠瞪了我们几个一眼,那个拿扁担的更是哼了一声,看似自言自语,却又故意叫我们听见:“不过如此嘛,怪不得花了将近六年才拿下整个华北呵呵,第一批实验品,真是可笑。”

    我们都有些发怒,但是猴子把我们拉走了。

    郑午有些闷闷不乐,我们四人里唯一落败的就是他了。

    “是因为我没穿战袍。”郑午嘟囔着说。

    我们院子里的兄弟也都纷纷站了起来,重新在院子里摆开阵势对打起来。

    其实华北地区的星火组织,经过上次的恶战之后,内耗极大,死了不少精英,这些都是张宇杰新招的人物有不少是监狱里的死刑犯,还有江湖上退隐依旧的大道,反正什么渠道来的都有,在这里展开了他们的第二生命。

    但是因为刚刚加入不久,战斗力还并不怎么强盛,所以才会被华东六圣在短时间内尽数撂倒。

    守在院子门口,猴子总结了一下刚才的打斗,说华东六圣个个都是高手,不过最厉害的还是那个拿扁担的家伙,需要合我们三人之力才能将他击倒。而且他们组合在一起显然不久,彼此之间有些生疏,配合得也不是很好。

    “所以说他们已经彻底拿下华东地区的地下世界,我是不太相信这种说法的,他们最多也就是表面上拿下来了,其实暗里必有许多问题”猴子陷入沉思。

    我得意洋洋:“那是必须的啊,他们想在华东称霸,不经过我的同意能行?”

    几人都讶异地看着我,郑午叹了口气:“左飞,你怎么变得和我一样能吹牛了?”

    我却摸出了一枚手镯,说你们忘记这个了吗?

    猴子的眼睛一亮:“摩耶手镯?”

    我说对啦,我摩耶教从江苏发展,现已扩展至整个华东,教众少说也有上万人,堪称华东区第一大教。这华东六圣是什么鬼,也好意思声称自己已经拿下华东地下世界?

    我这么一说,众人都想起来了。先前大家都对我这摩耶教不屑一顾,觉得就是个邪教,瞎糊弄玩的,也没啥战斗力。谁知后来发展越来越壮,教众已然上万,即便其中普通人居多,那也是一支不可小觑的势力啊!

    猴子一拍大腿,说对啊,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哈哈,那帮家伙不生什么乱子也就算了,要是真敢做出什么事来,哼哼~

    我又把手镯塞回怀中,说安啦,华东到底是谁的地盘,必要的时候好好让他们知道知道。围尤阵弟。

    众人都兴奋不已,十分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就在这时,“铛”的一声响起,紧接着又传来一声佛号:“阿弥陀佛!”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