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道丹尊 > 第4398章 结仇

第4398章 结仇

    “狂徒,你找死!”丰妙菱杀了出来。
  
      既然凌寒已经穿上了衣物,她自然再无顾忌。
  
      真是无耻之徒啊,在她面前一丝不挂,还一副吃了亏的模样。
  
      太可恶啊,太无耻了,太可恨了!
  
      轰,教主级的实力完全迸发,她的身后竟是出了一条大河,发出了汹涌磅礴之声。
  
      那明明是河,却好像比大海还要壮阔,有无尽道则在扬动。
  
      凌寒呲牙,这可是教主级的选手啊。
  
      他一边后撤,一边打出煞气冲击。
  
      然而,让他惊讶的是,对方毫不受影响。
  
      要知道,哪怕实力比他强,可煞气冲击还是能够发挥作用,这是针对灵魂的攻击,差别在于作用的大小。
  
      完全不受影响?
  
      帝女?
  
      除非佩戴了大帝亲手炼制的防具,否则的话,只是教主级的话,应该无法完全不受煞气冲击的影响。
  
      凌寒这才猛地反应过来,这女子居然也是从阴间走的帝路?
  
      奇怪,你也被人追杀,不能走正门吗?
  
      轰,丰妙菱一击落空,不由露出一抹讶然之色,因为凌寒不过是化灵境。
  
      但是,愤怒让她根本没有兴趣开口,询问凌寒是什么来头。
  
      太辣眼睛了,那吊而郎当的模样一直在她眼前晃荡,现在她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轰杀凌寒。
  
      教主级强者要杀化灵真君,这有什么难度吗?
  
      更何况,她还是那么超卓的天才。
  
      轰,她身后的大河汹涌,向着凌寒倾泄而去。
  
      凌寒生起一种感觉,哪怕只是被河水碰到一滴,他也会万劫不复。
  
      这女人竟如此之强?
  
      帝女,很正常。
  
      凌寒没有任何犹豫,立刻展开凤翼天翔。
  
      跑!
  
      他没有恋战,化灵真君打教主级本来就吃亏,更何况这位教主还是黄金一代,远比一般的小乘境要强大。
  
      轰,两道火焰翅膀展开,他向着雪原而去。
  
      丰妙菱怒发冲天,她看了凌寒的“胴体”,本来就心中布满了愠怒,而凌寒偏偏还露出吃亏的模样,这自然让她怒火更炽。
  
      杀,怎么也要杀了这个小子。
  
      呼!
  
      可这时,漫天全是风雪,劲风呼啸得凌厉,寒风直入骨头,让秘力的流转都是变得呆滞。
  
      丰妙菱不由从天空中落了下来,这寒风如刀,不但削得她浑身生痛,甚至衣物都要解体了。
  
      这自然是万万不允许发生的。
  
      她看到凌寒的身体,那是她吃亏了,而她要是让凌寒看到自己的身体,那绝非双方扯了个平,而是她更加吃亏。
  
      可她赫然发现,凌寒居然还在跑,虽然速度稍微降了一些,却依然在他之上。
  
      这怎么可能?
  
      凌寒不知道,但她可是非常清楚,这里的环境会针对不同境界的人产生不同的压力,所以,无论是化灵境也好、小乘境也好,其实承受的压力都可以说是相当的,皆在自己的极限上下。
  
      可以说,在这里是最能体现出一个人的天赋,同阶的实力越强,表现得就会越是轻松。
  
      她居然不如凌寒?
  
      怎、么、可、能!
  
      她无法相信,无法接受,以她的资质,完全可以力夺帝位,可居然不如眼前这个果男?
  
      可事实确实如此,她与凌寒的差距正在拉大,让她吃惊、让她愤怒、让她无语。
  
      这时,凌寒突然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大声道:“疯婆娘,偷看了我,还要杀人灭口,我们没完!”
  
      丰妙菱差点一口血喷出来,你还有脸倒打一耙?
  
      可凌寒已经转身,扬长而去,让她空有一肚子的火却是发不出来。
  
      ……
  
      远处,凌寒呲牙,他知道丰妙菱这么暴怒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在“睡梦”中被人偷袭,还被追杀,让他又怎么忍得下这口气?
  
      等着,他一定会回来报仇的,怎么也要揍爆这小娘皮的屁股。
  
      咦?
  
      他突然发现,自己的第七道灵身已是修到了完美状态。
  
      那枚仙果的作用。
  
      凌寒立刻反应过来,在他因药力而陷入沉睡的时候,修为也在迅速提升着,一举推进到了七变巅峰。
  
      “这里太过寒冷,不适合突破。”
  
      “先走出冰原,再考虑冲击八变的事情。”
  
      他顶着风雪而行,而为了躲避寒冷如刀的风雪,他降下了身形,在雪原上行走着,一脚深一脚浅,积雪足有两尺厚,一脚下去,整个下半身几乎都埋了进去。
  
      可就算是在地面,可以规避掉寒冷的风雪,可直接接触积雪,依然渗透着强烈的寒意,让凌寒不停地打着摆子,什么防御在这时都是白搭。
  
      幸好凌寒的体魄足够强横,否则的话,他肯定要被生生冻死。
  
      他感叹,能够通过这片雪原的人应该寥寥无几吧。
  
      要是帝路只能从这里出发,那遍数天下,通过者可以达到两只手之数吗?
  
      三天之后,凌寒终于走出了雪原。
  
      前方出现了一条峡谷,不算太长,一眼就可以看得到头。
  
      先通过,还是先突破?
  
      凌寒想了想,决定还是先突破,他太渴望实力了。
  
      他取出虚空兽皮披上,然后盘坐下来,开始冲击八变。
  
      第八个灵身渐具雏形,慢慢凝成。
  
      这时,丰妙菱出现,在经过凌寒的身边时,她微微一顿,好像发现了什么,但妙目一扫,便复又前行。
  
      她隐约感应到了一股异样,但并没有发现什么,只以为是自己多疑了。
  
      前方,危险!
  
      她停下脚步,先盘坐下来,将状态恢复到了最佳之后,这才长身而起。
  
      她冲入峡谷,顿时,只见一道道金色的利剑从天而降,向着她斩落而去。
  
      丰妙菱展开身法,纵闪腾挪,不敢让金剑碰到一下。
  
      她知道,这金剑拥有无比可怕的破坏力,万万不能被碰到一下,否则,性命难保。
  
      一路躲闪,险而又险,但她还是成功通过。
  
      “那贼子居然也通过了!”她喃喃道,语气之中虽然还带着杀意,却又有几分佩服。
  
      这一道峡谷有多么得难以通过,她是有着切身体会的,稍一不慎就会身死道灭。
  
      然而,她却不知道,自己恨不得杀了的家伙其实根本还没有通过峡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