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我本善良之崛起 > 第883章 与狐狸切蹉

第883章 与狐狸切蹉

    楚河走进了龙三夫人的小院,这里很是安静,平日里喧闹的几个小屁孩子也不见影踪,问过才知道,原来是龙三夫人与郭夫制定的婚纱已经回来了,现在正在调试。
  
      “喂,你现在不能进去……”门口,楚河被车兰芳拦住了,车兰芳此刻满脸的红光,似乎很兴奋,不过是当伴娘罢了,看这女人兴奋劲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要结婚了呢?
  
      楚河瞪了她一眼,说道:“我老婆的房间,我还要止步,芳姐你没有搞错吧?”
  
      车兰芳眸子一挑,说道:“我当然没有弄错,思晴与玉敏正在换婚纱裙呢,她们特意的交待过,不许你进去,她们想把自己最美的样子,留在婚礼的那一刻。”
  
      楚河笑了,说道:“在我的眼中,她们就已经是最美了。”
  
      车兰芳却也没有让开,说道:“快走吧,今天这里不欢迎你,你也不想辜负两位漂亮女人的心愿吧!”
  
      楚河无奈的说道:“好吧,那我下午再来。”
  
      看着楚河离开的背景,车兰芳眼里一抹异样的光芒闪过,刚才她就在里面,看过换了婚纱的两个姐妹,郭玉敏与宋思晴,不得不说,两女穿上婚纱的样子,真的太美,这或者也与她们的心境有关,内心的幸福,相互应衬,就显露出女人一生最美丽的时刻。
  
      作为她们的男人,谁都会羡慕楚河的。
  
      不过她不是男人,相反的,她有些羡慕两个女人,三人姐妹,同样的人生挫折不断,前半生皆是苦不堪言,但熬到现在,三人都解脱了,不过相比起来,两个女人得到了幸福,而她,却依旧在蹉跎岁月,浪费人生最后的一段美好风景。
  
      有时候,她倒真想像郭夫人说的,找一个男人嫁了,但偏偏,她看不中,是的,相比楚河,她还能找到更好的男人么?
  
      三人是姐妹,为何她们能找到如此优秀的男人,而她却只要凑合,所以她不愿意,这段时间示爱与提亲的人不少,甚至还有不少大婶拉着相亲,但车兰芳都没有答应。
  
      也许等她们结婚了,也许自己就会死心,车兰芳在心里暗暗的告诉自己。
  
      楚河离开了小院,去了训练场,训练场中,依旧十分的火热,经历了这差不多一年的训练,血卫女兵几乎都脱胎换骨了,必竟在楚家有灵气滋润,实力提升,比龙卫大营都速度很多,必竟龙卫只有在训练场中,才有灵气。
  
      “家主。”
  
      “家主好。”
  
      自从上次经过灵药调理之后,这些女兵变得都不一样了,一个个水灵了不少,就像是一朵朵小白菜,青春正艳,楚河看着,眼睛都忙不过来了。
  
      其实不少人,除了灵药调息,还让楚河帮着疏理过身体,这会儿问好,楚河有脑海里不由的回想起那一幕幕的镜头,实在让人有些冲动。
  
      “家主,现在有时间么,不少姐妹又卡在经脉上了,吸了太多的灵气融合不了,想求家主帮帮忙,帮她们调理一下。”狐狸走了过来,楚河却是扫了四周一眼,问道:“教官人呢?”
  
      狐狸笑了,说道:“听说婚纱运进来了,几位教官都去试婚纱了,所以让我盯着大家,自觉的训练,家主,还没有说恭喜你呢?”
  
      “同喜同喜,狐狸,有没有兴趣,与我切蹉一下,让我看看,你现在实力如何了?”
  
      狐狸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呢,四周就已经传到了叫喝声:“有兴趣,太有兴趣了,狐狸,上,与家主切蹉一下,我们也想见识见识。”
  
      这段时间,狐狸提升很快,也很得几个教官的喜欢,不然也不会在全体缺席的时候,让她看着大家,这也是一种无形的权力。
  
      当然,这也与狐狸的心态有关,就像她说的,她已经决定不离开楚家,努力成为真正的楚家人,狐狸的资料,众女已经知道了,当然也很乐意给她一个机会。
  
      狐狸说道:“那就多谢家主了,你可以手下留情。”
  
      楚河笑了笑,说道:“当然,我这人最怜香惜玉了。”
  
      “哟,家主看上狐狸了,狐狸,你走运了。”
  
      又有戏笑声响起,引发了轰动,远处的人,都齐齐的围了过来,知道楚河要与狐狸切蹉之后,一个个大声的叫好。
  
      训练是死的,只有战是活的,她们也想从这种实战之中,学习灵活运用之法。
  
      血卫女兵围了一个圈子,楚河与狐狸站在了圈中,狐狸也没有客气,她当然知道,就算是她实力提升再快,也不会是楚河的对手,但这会儿,她的确是有了浓浓的战意,双臂一展,握成重拳,叫道:“家主,请指教!”
  
      楚河说道:“来吧,不要客气。”
  
      狐狸身形一纵,的确很快,挥动风潮之形,向着楚河冲了过去,腿挥出,这一记扫膛腿,不得不说,很有劲力,特别是这个女人的腿,很长,也十分的漂亮。
  
      楚河身形一斜,切着他的腿绕了过去,掌贴在她的腿上,微微一用力,把她那略有些狂动的身体,退了回去,这是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但狐狸身形一稳,又一次攻了过来,这一次她使用的,竟然是星空战技。
  
      从上次与她调理身体里不一样,短短的几天,她似乎进步了不少,至少这初级星空战技,她已经运用得很熟练了,这至少已经最强龙卫的实力。
  
      狐狸的拳挥出,楚河一避,而她随着一记反向踢腿,带动着风声“霍霍”,威势十足,看来虽然进入龙卫最迟,但她的实力,还真是不弱,已经可以排在血卫的前列了。
  
      楚河伸手,从好的腰间穿过,两指一并,在她的腋下一点,一股内劲渗入,让女人身体一麻,落地之地,又是退了数步。
  
      狐狸都有些不相信了,再接再厉,又扑了过来。
  
      这一记腿法,扫得更快,更用力,楚河与她一样的,也用起了星空战技的初级战法,同样的扫起了腿,两腿撞在一起,“碰”的一声,撞开了,因为楚河只用了三分力,两人竟然战得旗鼓相当,你来我往,让四周围观的人,一个个看得激动万分。
  
      “你们看,狐狸的实力真强!”
  
      “强什么强,那是家主手下留情,不然狐狸连家主一招也接不来。”
  
      “那也比你强,狐狸虽然进来最晚,但实力提升最快。”
  
      “喂,你们说,家主是不是看上狐狸了,狐狸长得这么漂亮,身体又火辣,家主也是男人,怎么能挡得住这样的诱-惑?”
  
      “是了是了,家主可是帮狐狸调理过身体,你们也知道那是近肤相亲的,说不定家主已经占过狐狸的便宜了。”
  
      随着楚河陪狐狸单练,四周的人眼神各异,她们都知道楚河的强大,这分明就是让着狐狸嘛!
  
      一直等狐狸把整个星空战技用完了,楚河才说道:“学得不错,看来你看的努力了,来,我也用两招,你看看效果!”
  
      楚河劲气一提,整个人立刻变得不一样了,身形电动之间,腿势一扫,狐狸的腿也踢来,两腿相碰,这一下,可没有刚才那么轻松了,一股疼痛传入脑海,狐狸抱着腿,身体颤抖起来,那是疼成这样子的。
  
      “家主,我认输,不能再打了,你的劲太大了,我的腿都快要断了。”
  
      楚河说道:“我只是用了三分力,与你力量相仿,你只是还没有习惯气息的节奏,不然这一腿,你可以挡下来的。”
  
      “家主,那你教教我吧,我觉得你刚才使用的星空战技,威力实在太惊人了,我也想有一天,可以做到。”
  
      楚河笑了笑,说道:“好吧,我把方法告诉你,你自己去努力吧!”
  
      这会儿,四周的人围近了过来,楚河的话可是她们每个人都会谨记于心的,特别是这些提升自己实力的办法,更没有人愿意错过。
  
      “星空战技虽然是一门外息实战绝技,但其实也能融合气劲,只是想要两者融合,并不容易,气息与呼吸一样,也有节奏感,你们需要做的,就是找到呼吸的节奏,然后让这种节奏变成星空战技的节奏,那么,就像是我以前说的,你们才真正的学会了星空战技,变成了自己的东西,而不是我教你们的。”
  
      “呼吸的节奏?”
  
      “是的,呼吸的节奏,这是人体静与动的根本,也是天地至理,你们自己悟吧,能悟多少,就算是多少,反正我能说的只有这么多了。”
  
      内家修练的真气,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因为各人的身体都不一样,需要有她们自己的东西,要是她们真的安照楚河的一样学习,反而会惹来麻烦,所以师傅领进门,修行在各人,说的就是这种道理。
  
      并不是师傅不教,而是需要自己去悟,悟了就会变得更强,悟不了,就只有一生平庸。
  
      接下来的时间,楚河又帮了六七个人调理了身体,哪怕现在是寒意深深的大冬天里,这种事也让人变得火热,欲动情生。
  
      众女都在试婚纱,挡在门口,楚河终于找到了书浅悦,这女人依旧的,躲在机房里,忙得不亦乐乎,在旁人看来,她很辛苦,没日没夜的,都呆在这里,但对她自己来说,做自己愿意做的事,再苦也不觉得苦。
  
      “楚河,你怎么了……”
  
      连话都没有说完,就已经被楚河抱住了,然后抱进了小休息间里。
  
      “楚河----老公,别,大白天呢,等会儿有人过来,我就没脸见人了。”
  
      但可惜,任何的挣扎,都没有用,楚河身体狂热需要女人的滋补,谁叫这个女人闲着呢?不找她找谁,从初始的挣扎,到慢慢的抗拒,然后变得顺从,最后水乳交融的,合二为一。
  
      这个时候,一个人正好闯了进来。
  
      “浅悦,快出来,你的婚纱整理出来了,快回房去试一试!”
  
      除了杨红娆,这会儿,还会有谁来这里,但门推开的那一刻,看到床上躺着两个人,看着那被上床上,甚至地下,衣衫凌乱一片,谁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啊---你们忙着呢,我不打扰了,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一脸涨红的杨红娆,转身离开了,离开之前,还帮他们把门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