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飞越三十年 > 第3章 父亲

第3章 父亲


  被一个电话调过来的李建国也没比李一鸣强多少,他是经历过六十年代上山下乡的知青,现在只不过是县供销社的一个小采购员,听到儿子犯了这么大的事,想到二十年来的风风雨雨,脑子都快炸了。
  他放下电话拿上钱和烟就往学校赶来,路上差点把车轮给蹬飞,身上能刮下来半桶水,进门的时候如同一台快要崩溃的老式锅驼机,热得可以看到有蒸汽在四散。
  “这是…怎么了这是?…孩子调皮了?”李建国堆起一脸笑,摸出烟刷刷发。第一个先发民警这,被推开!
  李建国心里一抖,儿子你犯多大事了?!老爹我不会罩不住吧!
  ……
  更吓人的还在后面,三个老男人不约而同推开了送到脸前的烟,明明都看到了中华两个字了好不好!
  居然不要!
  居然推开!?
  这世界是怎么了?!
  李建国更慌了,这小县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甚至连自己发的中华烟都被人给推了——出大事了。
  一般来说没有什么事是一根中华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根!
  但自己捏着一包都没人接!
  “我一直出差,孩子没娘,少了管教,是不是做错什么?!我现在就打!”李建国急了。
  民警盯着他看了半天,把信递过来。
  “这是…”
  当看过信之后,李建国脸涨得通红,气得手直抖,要是现在李一鸣站在他面前,非得被他直接打死不可。
  然后在民警的询问下,他说自己并不知道儿子写的这封信,也不知道自己儿子做过什么梦。
  为了防止这里出现刑事案和串供,把父子俩分别关在两个房间里,一个民警和三个教育工作者开起了小会。
  “应该是李一鸣自己写的,笔迹一样,而且说得内容也对得上。”民警把李一鸣的信和他的作业本放在一起比对了一下,这个结论得到了三个教育工作者的认同。
  “可能是…”班主任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头,“这里有问题!”
  做梦…长期做怪梦!精神有问题啊!
  另外三人连连点头,除此之外没有其它解释,还好信没有发出去,直接从邮局转到了他们手里,这就是警惕心高责任心强的表现。
  “退学吧!”教导主任示意校长,“这种学生…”他没有说下去,也不需要说下去,这已经是最好的处理方案了。
  ……
  啪!
  李一鸣还是没躲过这一记耳光,脸都被打肿了,李建国是真要下死手打的。
  好在民警同志眼明手快架了一下,但就这样,李一鸣也被打得身子一歪
  李一鸣捂着脸终于哭了出来,他突然很想自己已经逝去的母亲,如果是她,一定不会打自己,也不会让父亲这样打自己……
  我做了什么?
  我知道要发生这些事,难道不能告诉别人?!
  “李建国同志,冷静一点!”校长厉声制止。
  “退学?校长!老师,能不能不要退学…”李建国一边在心里骂自己儿子一边苦苦哀求,他知道学习的重要,一个才上初二的孩子现在被退学意味着什么?这县里可只有一所中学啊!
  “你们不能让我退学!”李一鸣突然大声道,“国家马上要颁布九年义务教育法了!”
  “九年义务教育?这是什么?”校长看看教导主任,两人同时摇头,这孩子病得不清,不但得退学,还应该直接去看医生!
  “好了!不要多说了!李建国同志,请你把你的孩子带走!不然我们就要采取措施了!”民警冷冰冰地说道。
  李建国被这话说得气都泄了,转身又要抡大耳光。
  然后被民警牢牢抓住了。
  “好了!要打你回家去打!这里是学校!”校长怒喝道,过份,这当我们面打孩子,打申请了么?!
  ……
  回到家,李建国把李一鸣反锁进了房间,他还要回单位上班。这里是县供销社家属宿舍,楼是砖木结构两层楼,李建国有一个二楼单间,父子俩在这里住了十三年,已经习惯了这的夏热冬冷。
  等他中午下班想着怎么好好教训自己这个儿子时,李一鸣已经走了,从窗户走的,留下了一张纸条:我走了,我要证明你们都错了!
  李建国颤抖着手放下纸条,推着自行车冲出门去。
  这还是夏末正午,上周登陆的十号台风刚刚走远,街上仍然可以看到被狂风暴雨摧残过珠痕迹。
  阳光毫不客气地洒在每一个角落,知了在路边的梧桐树上嘶声惨叫。
  沈县城区不大,沈河两岸就是两条柏油马路,一条自东向西向北没入山中,一条自西向东向南没入山中,有一座十年前建的老桥连接着这两条马路。
  李建国沿着这个工字型的道路疯狂地转着圈,最后回到宿舍区的路边时腿已经完全没有了气力,他手一松,任由这宝贝的二八大杠哐啷倒地。
  茫然四望。
  阳光照得四处明晃晃,整条大街上,摆满了一些贩卖农副产品和轻工业品的摊点,偶间的小店门里贴着色彩斑斓让人注目的明星海报,不知哪传来的两首流行歌曲在空中交错成诡异的旋律,空气中充满着令人不安的气息。
  李建国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站在街头的他失去了曾有的稳重,县城并不大,但要找一个孩子也并不是那么容易。
  李建国疯狂地骑着车子去汽车站,去路口商店,去学校的门口,无论问了谁,都没人看到过李一鸣,问自己的同事,朋友,都没有李一鸣的消息。
  好几个朋友已经散开去帮着找人了,可这个时候就连找个人都那么困难!
  李建国害怕了,害怕自己再也见不到儿子,站在宿舍区门口,颤抖着摸出烟,划了几次火柴却怎么也点不着。
  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颓然靠坐在路边。呼啸过的车子卷着尘土扑扬在他的身上,混着油汗让他显得狼狈不堪。
  李建国没时间顾及自己的形象,木然地看着街头人来人往,希望有人能上来对他说一句“我看到你家小子了!”
  然而并没有!
  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很长,也像很短。
  叭叭两声,李建国面无表情地看着一个黑影停在自己面前,挡去了阳光。
  “老李!你儿子我给你带回来了!”一辆解放停在他身前,司机探出头叫道。
  李建国目光突然间有了神采,停留在副驾驶座上,儿子苍白的脸,无力地靠着窗口。
  刹那间,他浑身的酸软去了又来,匆忙站起又是一阵头晕,眼睛如刀子般刮着儿子的脸。
  “你家小子一个人坐在白塔那边,要不是我眼尖,…这是怎么了?父子闹矛盾,儿子离家出走?”
  白塔?李建国眼神一缩,那可是河边。
  “行了,好好聊聊,哪有说不开的事!”
  李一鸣目光呆滞,打开车门,下车。落地时一瘸一拐,李建国看着眼神倔强的儿子,心头火起,又是一耳光扬了上去。
  “唉唉唉,怎么又打上了!”司机赶紧叫道。
  李建国顿了一下,脸上勉强笑笑:“明华,这事亏了你,回头一起喝两杯,我…”
  “嗯嗯,好好说,别总打!”司机劝道,这意思就是别当着面打。
  李建国一把拉着儿子转身回了家。
  ……
  李建国觉得自己活得实在太累了,一个男人带着孩子,还是一个熊孩子,在这个年代除非靠着组织的帮助重组家庭,要不然真的真的非常辛苦。
  小单间里只有一张床,平时父子两个人就是在这里对付着睡的,现在李一鸣站在门边捂着脸发呆,裤子短得掩不住脚踝,上面有两条血痕,血已经干了,沾在了脚面上。
  李建国坐在床头抽烟。
  偶尔抬头,墙上挂着一张黑白全家福照片,照片里的女人淡淡笑着,很开心的样子。
  李建国用力捏灭了烟头,手心的痛仍然压不过心里的痛。
  许久之后,李建国缓缓说道:“不上就不上吧,先家呆几天,回头给你找个事做。”
  他在的供销社还是挺吃香的单位,采购员当了这些年结下的人情也不少,儿子如果读不了书,干脆就学个手艺当工人也是不错的。
  人,别管多难,还得好好活着!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