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飞越三十年 > 第265章 链式反应

第265章 链式反应

从黄丘生对李一鸣开口示意要借步说话,李建国就高度紧张了,不是害怕,他是在思考分析,看儿子的应对方法。
  
  李建国很清楚,这明摆着是要亏钱的事,怎么可能有人看不出来,现在终于有人说了,说的人还是个银行的管理人员。
  
  这个黄丘生,是银行的干部,成天跟钱打交道,懂得东西肯定比这些工人多。
  
  果然,开口就算账,一算就是大亏的生意......
  
  李建国抓着箱子的手都变滑了,全是汗,但他脸上却绷得很紧,全靠咬着牙关顶着,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儿子能摆平!
  
  不出所料,儿子轻描淡定一番话,直接摆平了这些人,李建国不知道李一鸣说的这话里头有几分真几分假,但儿子确实跟他说过香江前前后后这几十年的一些大致的形势,......
  
  香江被称为亚洲四小龙,不是这里的人有多聪明多厉害,完全是得利于它的地理位置,它北面就是大陆这个全世界最多人口,也是政治最稳定的市场,就是放条狗在这里管理经济都会快速发展。
  
  中英谈判确定九七香江回归后,英国人就已经开始长期布局,开始是利用大陆做生意,然后慢慢撤离资产,再不断搞事。
  
  所以儿子说现在在这里弄一点宣传,李建国心里还是赞同的,我党本来就最擅长群众工作,儿子这个免计划,应该也算是一种,但这里头肯定还有更多东西他没说出来。
  
  倒是李建国没来得及细想,就看到黄丘生扑上来要求合作了,他一下就明白了,还有什么比银行更合适的合作对象,又有网点又有人,还有信用,东亚银行,儿子在杭城就提过,显然他是知道的,还在内地有投资,说明对内地的态度没太大问题。
  
  但黄丘生这么积极,显然不光是拍大陆的马屁,而是因为这个计划会带来大量的资金,银行不就是要资金吗?
  
  李建国脑子转得飞快,儿子说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利益诉求,这就是了!
  
  还有那发表格的钱,那会员费里的百分之一,这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不可抗拒的,因为表面上最亏的其实是大陆政府......
  
  李建国眯起眼,一个个看过去,这里头没人在意大陆内地政府到底亏不亏,他们只要知道自己有钱赚就可以了!
  
  这就是香江!
  
  这就是资本主义!
  
  光是五十万就可以让林大卫激动发狂,更不用说那上千万的奖金了。
  
  接下来是那个李金冒出来,李建国紧紧抿着嘴,他生怕自己会笑出来,很明显,现在大家要抢钱了!
  
  然后儿子轻描淡写地说这一百万才是第一批,瞬间又摆平这些要求被照顾的香江工人。
  
  我看懂了!
  
  建国同志心情很激动,儿子眼中,这些都是资源,都可以用,无论是朋友还是敌人,朋友好用,敌人更好用!
  
  这里头的敌人是...李建国余光扫向任华,那家伙几次张嘴要说话,这是要抢单子?
  
  “我也可以发一点,我也有人的......”
  
  不出李建国所料,任华这个一直不太对付的香江警察也开口要单子。
  
  李建国看了他一眼,心想果然如此,接下来他要看儿子如何对付,是直接答应呢?还是......拒绝?如果是我,会答应,这算是统战......
  
  李一鸣还没说话,那边黄丘生的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语气生硬:“任警官,你们公务人员做这个事不好吧?”
  
  任华急了:“我是说我可以找人去发!李生,交给我二十万张,我给你发得好好的!”
  
  他这话一说,李金又冲回来了:“姓任的,你当差好好的发什么发?”
  
  都不用儿子说半句话,这些人自己就争抢起来了,李建国板着脸,心中却已经乐开了花,真想马上仰天长笑两小时,果然抢来的才好吃。
  
  “就许你们赚钱吗?我也有家要养啊!”任华怒了。
  
  “你一个月政府给你们发粮还有下面的孝敬,何必跟我们抢这点钱!”一个工人忍不住叫道。
  
  任华横眉怒目看去:“这点钱?!好大的口气,刚才是谁为了两三千块钱要打要杀?现在这几千万变成这点钱?!”
  
  黄丘生面沉如水重重一咳:“任警官,我觉得你有点过分了!”
  
  林大卫也回头帮腔:“任警官,我觉得你做这事不合适,你是公务人员,这是不务正业,回头恐怕警队那边不好交待啊!”
  
  任华急了:“我的事要你们管?我当差不可以请假?我不可以下班发?我不可以让我老婆帮我发?啊?大家各凭本事!”
  
  短短瞬息,几人吵得不可开交,看得李建国目瞪口呆,仿佛又回到杭城那教室里头。
  
  当时是因为那英国记者要拍照,儿子脱口而出的相机枪,现在这是因为...可能有几千万的奖金!
  
  李建国胸中热血沸腾,李一鸣嘴角含笑,半句话不说,任凭这些人在吵。
  
  直到任华和李金开始肢体接触,啪地一下任华把李金的手自空中打开。
  
  “吵什么吵!”李一鸣才叫停这小冲突。
  
  几人显然都知道这事得谁做主,一时间全都看向李一鸣。
  
  李一鸣皱眉抬手:“一百万是开始,后面还有,你们能发多少是你们的本事,但我先说好,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拿这申请表走的,......
  
  你们要是出门直接把这当废纸卖了,当柴火烧了拿去擦屁股了我也找不到人,所以要发的按着一张两毫钱押金摆在这里!”
  
  李一鸣又指着李金他们:“你们除外,我知道你们没钱!反正你们工钱我还没付!我也不怕你们乱来!”
  
  李金几个工人连连点头,不差这两天。
  
  李一鸣接着看向黄丘生:“你们东亚银行提供网点也除外,因为有付出。”
  
  黄丘生微笑点头,这是理所当然,林大卫也松了口气,虽然不在乎那点押金,但这说明李生态度倾向自己,这是好事。
  
  李一鸣最后看向任华。
  
  这目光让任华有种不妙的感觉,这房间里头形势对自己好像很不利。
  
  “但你不行!”李一鸣对着任华说道。
  
  任华一下傻掉了,吃吃开口:“为什么?”
  
  李一鸣哼了一声:“因为我觉你没责任心,而且对大陆有偏见。”
  
  “李生你误会了,我没有!”任华急了。
  
  “我知道,没有责任心!”林大卫笑着插嘴。
  
  任华狠狠瞪了林大卫一眼,转向李一鸣,很诚恳开口:“我是说我对大陆没有偏见,之前那些是一点小误会!”
  
  “光嘴上说没用,总之你得交押金,你要一万张......”李一鸣笃笃敲了两下桌子,“就得往这放两千块!不放就别拿,不然谁知道你拿这单子出去会不会直接丢沟里!”
  
  任华连连摆手:“不会不会!”
  
  “还真难说!”一个排版工开口说道,“我经常看到差佬吃东西不给钱,咬一口直接吐掉的。”
  
  李金也开口:“李生,两毫这只够纸墨的钱,他要是丢了我们还得花时间印,我觉得五毫比较合适......这一张可是一块钱的!”
  
  黄丘生也在点头:“李生,你得算下这里头还有机器损耗时间成本人员工资!”
  
  任华脸色铁青:“你们这是诽谤!我怎么可能丢我的钱又不是捡来的!”
  
  李一鸣打断他:“我说了,就两毫。”
  
  李一鸣看着任华:“自己考虑。”
  
  任华只想了三秒钟就点头:“可以!”
  
  反正他一个月八千多块工资,随便放两万块钱就可以拿走十万张,一张单子一块钱,十万张就是十万块,警队里头随便一分说不定一天就发完,一年工钱就回来了,更不用说后面还有奖金等着自己。
  
  李一鸣不看他,看向黄丘生:“可你们不是管那个什么资产抵押的吗?为什么做这个事那么有兴趣?”
  
  李一鸣一脸好奇的模样。
  
  黄丘生笑了笑:“这种事能给银行带好处的,不管哪个部门都不会错过的。”
  
  李一鸣微微一笑,心说我当然知道,你有奖金的嘛!
  
  郑秋凑上前:“李生,我也可以发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