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飞越三十年 > 第679章 王霸

第679章 王霸

    李一鸣这几句话一说,所有人都出了一身冷汗。
  
      他们来这之前带着的还有几分好奇心,想知道这中央下来的究竟是什么人物,知道李一鸣自己动手伤人时很震惊。
  
      虽然表面上不说,却总有一种被人冒犯和不被尊重的羞恼,特别是当李一鸣批评三家连这么个案子都破不了时,那种抵触情绪几乎就达到了最顶峰。
  
      虽然不会明着冲撞李一鸣,但心里头对这少年肯定也没多少好感,你长得再好看,身手再好,你不给我们面子,回头我们也可以不给你,甚至还可以跟中央抱怨两句。
  
      可现在看来,整个事已经不是简单的动手伤人了,已经上升到国战的层面,难怪李一鸣如此心狠手辣。
  
      如果李一鸣不动手,接下来的事情肯定糟烂一片,不知道要处理多少时间耗费多少心力。特别眼下中央开重要会议,马上又要国庆……结果现在给一个少年几根鱼刺给打发了,啧啧,这些人也是倒霉,??
  
      吐血隔离都不够,这些人还被利用来作引火,变成濠江经济增长的一个因子。
  
      “绕了一圈,原来濠江仍然只是计划中的一个棋子。”马万其唏嘘长叹,心中感慨万千。
  
      李一鸣呵呵一笑:“如果是那内地建设和全民教育这种国级大计,那濠江就算做个棋子又能如何?难道会委屈吗?”
  
      说到最后两字时,明亮的双眼仿如直接照射到人的心里。
  
      “不委屈!”马万其哈哈一笑,“我也愿当个马前卒子!”
  
      何五心中一叹,若是老豆还在,先表态的必然是他,想到这情不自禁开口:“马伯伯,你应该是一马当先,我是过河之卒呐!”
  
      崔德祺愣了半秒,赶紧笑道:“为国为民这种事,谁敢说委屈呢,我们当然会尽力奔走!”
  
      “催命鬼……”
  
      “哈哈哈?”
  
      大势所趋所有人都不傻...李一鸣都说得这么明白了,这是围城打援,濠江毫无损失反而大有收益。
  
      “放心,这边的事交给我们了。”马万其点了点头,回头看了一圈,大家也同时在点头,满面兴奋的模样。
  
      一场必胜之战,没人不想打!
  
      看着李一鸣,好几人心中都升起莫名的感慨,这小小少年如此之了得:
  
      左手霸道镇压掉那些敌特如雷霆翻云,右手王道定下濠江发展目标如春风化雨,就算嘴里啃着鱼干整个人似乎都散发着无形的王霸之气。
  
      “从骗曰本人进赌场开始到现在,李一鸣这又是多少计了.......”李福兆扶着桌子出神,有些算不过来了。
  
      他性格很是好胜,喜欢冒险,喜欢掌控大局,也喜欢遇到突发事件时杀伐果断地处理,但平时只是在商场之上使用,可见到李一鸣之后,他发现这些商场手段简直就是小儿科。
  
      几方势力同时博弈,本来是,你一子我一子,可这家伙下得比别人快,奇,狠,自己还在倒那拉菲时,李一鸣的落子已经圈成了这般的杀局......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可怜起那些与李一鸣暗中作对之人了,也许香江那些人还没得知自己已经被人主动写到了一张黑名单之上,等着他们的也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结局!
  
      李一鸣笑了笑,看着边上这些人,沉声开口:“免计划开展太快,因为实际上是福利,所以很多反对我们的报纸还没有反应过来要如何处理,但总归他们会发现这件事对大陆的好处。
  
      对大陆有好处,他们就一定会反对!濠江这件事会给他们一些借口攻击内地的政策,从时间上看差不多明后天就会连带着这案子开始报道,你们这边工作做好了,好好借足这个风向!”
  
      “一鸣你是说不用压那些报道?”何五问道。
  
      李一鸣点点头:“不用,特别是那些外文报道,让他们尽管报道吧,这件事,这个案子,必须层层剥出真相!利用他们来做宣传!”
  
      “好了!”李一鸣活动了下脖子,“濠江就看你们的了,疫区咱们还别多待,省得有人担心。”
  
      话音刚落,码头上有车鸣声,韩力他们回来了。
  
      马万其站起身,伸出手,李一鸣坦然相握:“有问题打电话给我。”
  
      “电话多少?”
  
      李一鸣轻声报出一串号码:“随时可以!”
  
      李福兆轻轻一咳:“一鸣很少休息,这几夜都没怎么睡。”
  
      李一鸣皱眉看看李福兆,老头戏怎么这么多,就为了表示跟自己走得近,太过分了!
  
      马万其眉头一皱,打量着李一鸣的脸色:“那怎么行,人还是得好好休息......我让人送点燕窝......”
  
      燕窝?
  
      李一鸣转瞬之间就明白了李福兆的心态,这是想要让他看看李家与这马家其实也没什么不同。
  
      想到这李一鸣摆了摆手笑道:“我跟你们不一样,不用睡太久。燕窝就算了,那玩意里头全是细菌,现在连兆叔他都不敢吃了。”
  
      李福兆嗯嗯两声,面露尴尬。
  
      此时那边几人已经走上栈桥,他们没李一鸣那本事直接从码头跳船头,当然只能老老实实地走船尾。
  
      灯光之下,眼见韩力一起过来的还有几人,马万其低声又问:“是不是这位韩力有问题?”
  
      他不是傻子,韩力来之前李一鸣都没有抛出那么些计划,他有点担心这泄密的事是出在韩力身上。
  
      李一鸣瞥了舱外一眼:“别的没看出来,就是有点笨,一点小事都做不好。”
  
      马万其失笑,心中忖道谁知道是不是你有意放纵的,不然你就不能强调一下,结果还不是给你弄出这么多文章。
  
      但既然韩力是没什么问题,马万其也松了口气,摇了下手:“那就好。”
  
      李一鸣往边上一坐,开始啃鱼干,嘴里含糊地说道:“行了,你们别客气,工作做好比啥都强,那些菜给你们晚上当宵夜吧。”
  
      “那我们走吧,我还要去跟阿生见一面。”马万其笑道,目视崔德祺。
  
      崔德祺也开口:“同去吧!”
  
      两人看向何五:“阿华,你也一起。”
  
      “好!”
  
      何五此时已经站了起来,伸手跟李建国握了一下:“建国兄,我先走一步,香江再见!”
  
      虽然从李一鸣来了之后,无论从哪个角度都看不出这李建国是李一鸣的父亲,但以他的修养,也做不出甩手不认人的模样。
  
      只是那五百箱的八二年拉菲,还得从长计议了,何五心中一阵叹息,绝对不是心痛那酒。
  
      “香江再会!”李建国也是笑着与他握手,感觉这力度还是比较适中,从一个采购员的角度来说,业务成了一大半。
  
      一番握手之后,马万其举杯示意,带头一饮而尽。
  
      经过韩力时,几人只是点了点头,既然李一鸣说这个人是个笨蛋,那点头就够了。
  
      “一鸣同志。”韩力走进舱门,边上跟着四人,正是王全、江明、周峰和彭燕燕。
  
      “一鸣同志!”江明无比激动。王全表情讶异,刚刚这一船舱都是什么人,围着那少年。
  
      李一鸣看着韩力:“录的东西给我看。”
  
      周峰赶紧播带子。
  
      “他们怎么走了?”韩力嘀咕了句,看向李一鸣,赶紧堆笑。
  
      李一鸣看着他:“工委会里头有没有会唱英文歌唱得好的?还有声音有特质的?”
  
      “....有的!”
  
      “回去列个名单给我,我要让他们录唱片,给电影配音。”李一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