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 第1933章 接连碰壁

第1933章 接连碰壁


  疏勒国大将军带着众人,回到了落脚地点。一众人的脸上,全都流露出愤怒神色。因为他们都没有想到,自己去国师府拜见,竟然被挡在门外。
  疏勒国大将军说道:“诸位,如今这情况下,也没有办法。即便是大隋的国师,要故意晾着咱们,但如今,也只能忍了。”
  其余人闻言,纷纷开口赞同。
  如今大隋的国力强盛,他们招惹不起。
  正因为大隋强盛,他们如今,才来到了大隋,希望能够减免赋税。而且,也希望籍此机会,试探一下大隋的态度。
  这是各国的观点。
  龟兹国使臣道:“先前我们前往国师府,意图拜见大隋国师,最终失败了。如今虽说我们见不到皇帝,但是我想了想,我们可否通过其余人,去觐见皇帝呢?”
  疏勒国大将军道:“去见谁呢?”
  龟兹国使臣道:“如今根据我们打探到的消息,能影响皇帝,主要是有两个人。一个是靠山王杨林,他可是大隋的柱石,也是大隋的外戚宗亲,威望高,影响力大。另一个,便是宇文述。这个人,是杨广最器重的宠臣。所以我的建议是,我们先去见杨林,如果杨林不愿意,我们再去见宇文述。总之,总能找到机会。”
  “的确是!”
  疏勒国大将军一听,颔首道:“干等着,总不是办法。咱们去找寻一下,万一能打通觐见皇帝的渠道,只要是见到了皇帝,那么我们所谋划的事情,也就好办了。”
  龟兹国使臣也是点头。
  其余人,也纷纷附和。
  所有人都赞同。
  因为在当前的情况下,他们不找寻出路,那就只能任由国师府处置。如果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再去国师府不迟。
  疏勒国大将军道:“要前往靠山王杨林的府邸拜见,需要的是一个能言善辩的人。唯有这样的人,才能取得成功。换做是其余人,根本不可能成功。而且,这事情不能大张旗鼓的去,否则被国师府知晓,对我们不利。”
  “老夫愿意前往。”
  这个时候,龟兹国使臣站出来开口说话。
  龟兹国使臣道:“出使的事情,恐怕只能是我前往。因为我熟悉大隋的官话,我前往是最合适的。不过我前往拜见,要让杨林帮忙,恐怕需要不菲的钱财开路。”
  疏勒国大将军道:“钱不是问题,那就辛苦你了。”
  其余人纷纷赞同。
  所有人,都一致认可走杨林的路子。因为在如今的情况下,他们遭到国师府的刁难,如果不见到皇帝,说不定他们的计划会失败。
  甚至于,万一王灿要对付他们呢?
  所以,得做好准备。
  龟兹国使臣收拾一番后,便离开了住处,带着一盒子的珍宝玉器,径直往靠山王杨林的府邸去。这些年杨林在洛阳,都是深居简出的,主要是休养身体,勤练武艺。
  靠山王府邸。
  后院,校场内。
  即便是杨林上了年纪,但如今的杨林,健步如飞,身体极好,看上去,丝毫不显老。甚至于,杨林整个人的精气神,更是到了巅峰。
  经过这些年的打磨,尤其他跟着王灿,甚至时不时向王灿请教一番,他的武艺也到了先天截断,到了先天顶峰,实力极强。
  一手棍法,出神入化。
  尤其如今的大隋,国力日渐强盛。
  对于此,杨林自是极为欢喜的。因为他守护的大隋,如今开疆拓土,所以杨林对王灿,更是佩服。不仅佩服王灿的实力,更佩服王灿的心胸。
  杨林一套棍法练完后,有侍从进入,禀报道:“王爷,府外来了一人,自称是龟兹国的使臣。他要来拜见王爷。”
  杨林道:“带进来!”
  “是!”
  侍从立刻去传令。
  杨林收起了长棍,披上长袍,便径直往书房中去。对他来说,即便是如今天气颇为寒冷,可杨林的身子骨极好,如今身体好,可谓是寒暑不侵。
  他到了书房中,见到了已经在等待中的龟兹国使臣。
  杨林随意坐下,沉声道:“说吧,你来所为何事?”
  龟兹国使臣道:“在下来,是希望靠山王殿下,能够替我们引荐大隋皇帝陛下。我们联袂入宫,觐见皇帝陛下失败。说什么,如今要在国师府去。可是,国师府根本不搭理我们。靠山王是大隋的国之柱石,希望靠山王殿下,可以帮助我们一把。”
  顿了顿,龟兹国使臣道:“当然,靠山王殿下帮助了我们后,我们西域各国,定有厚报。”
  “不行!”
  杨林听到后,果断拒绝。
  他可不会背着王灿,私自带着人去见皇帝,这可是犯忌讳的事情。更何况,如今皇帝是极为器重王灿的,杨林没必要这么做。
  杨林眼神锐利,说道:“你们的厚报,本王不稀罕。你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
  龟兹国使臣,顿时面色一僵。
  脸上露出尴尬神色。
  因为他没有想到,杨林的拒绝,竟然是如此的干脆,连半点机会都不给他。
  龟兹国使臣眼神锐利,他把心一横,沉声道:“靠山王,真要是逼急了我们西域各国。对大隋,其实没有半点的好处。一旦我们各国联合起来,到时候,大隋的边境,便永无宁日。这对于大隋来说,是难以承受的。”
  杨林不屑道:“你们要战,大隋奉陪到底。”
  顿了顿,杨林说道:“如今大隋东边的高句丽、倭国等,都已经臣服。至于北方的突厥,更是不敢南下。你们西域各国的人,本王早就想灭掉了。你们如果要开战,本王求之不得。”
  龟兹国使臣面色一僵。
  他没有想到,杨林竟是如此的强硬,一点缓和的余地都不给。
  甚至于还想要一战。
  这是主战派。
  龟兹国使臣明白了这一点后,他就清楚想要从杨林这里突破,肯定是不可能了。所以他站起身,象征性的揖了一礼,便带着准备好的礼盒离开。
  杨林望着龟兹国使臣离去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旋即,他却是安排了侍从,直接前往国师府传达消息,告诉国师府关于龟兹国使臣来拜见的事情。
  龟兹国使臣离开后,又往宇文家去。
  如今的宇文述,颇为苍老。
  他虽说如今身居高位,可实际上,宇文述手中的权势少了很多。毕竟主要的权利,都转移到国师府,宇文述甚至于,还得时常去国师府禀报消息。
  毕竟一切权利决断,都在国师府。
  宇文述发丝雪白,他端坐在书房中,正在看书。宇文述读书,喜欢读史书,因为以史为鉴,可以借鉴到很多经验。
  不过宇文述对如今的国势,着实是看不懂。
  王灿有实力篡位,却不篡位。
  杨广作为皇帝,竟是百分之百信任王灿,任由王灿主持政务。
  这样的搭配,极为罕见。
  因为君权和臣权,一向是不协调,一向是难以相互并存的。但如今,却是并存着,丝毫不影响朝政的运转。
  “咚!咚!”
  敲门声自门外响起。
  随着嘎吱一声,管家进入,躬身道:“老爷,外面来了一个自称龟兹国使臣的人,要求见来也,说是有要事相商。”
  “请!”
  宇文述吩咐一声。
  他心思转动,思考着龟兹国使臣来的意图。
  他如今,可没有什么权势,虽说宇文述能够见到皇帝,但如今皇帝一心修玄,主要的心思都放在修道上,所以宇文述即便是能见到杨广,也很少入宫去。
  管家去传令,不多时,龟兹国使臣进入书房内,见到了宇文述,躬身揖了一礼,便说道:“我代表龟兹国使臣,特地拜见宇文大将军。”
  宇文述道:“阁下来见本官何事?”
  龟兹国使臣没有隐瞒,开门见山道:“好叫宇文大将军知晓,如今大隋的国内,国师府一手遮天,我们要觐见皇帝,竟然无法见到。甚至于,我们去国师府拜见,国师府也是避而不见。这大隋的国师,实在是太嚣张了。”
  “在下今日来,是希望阁下能替我们引荐皇帝。”
  “带着我们入宫。”
  龟兹国使臣一副笃定的样子,很肯定说道:“只要我们见到了皇帝,到时候,皇帝就会给予我们西域各国认可,也会同意我们西域各国的请求。只要这事情办妥了,那么,我西域各国,必有重谢。”
  说话时,龟兹国递上了盒子,然后又把盒子在宇文述的案桌上打开。只见精英的光芒,自盒子中熠熠生辉,让人爱不释手。
  宇文述爱财,但是更惜命。
  尤其宇文述曾追随王灿,一起前往讨伐高句丽,知晓王灿的实力。尤其宇文述曾经和王灿有芥蒂,借助宇文成都的关系,才把过去的芥蒂一笔勾销。
  他好不容易和王灿,维持了关系。
  如今,却是不愿意得罪王灿。
  要知道,强横如杨侑,这般受到皇帝宠爱,甚至于,皇帝都有册立杨侑为皇太孙的打算,让杨侑来继承大统。但是,因为杨侑对王灿不敬,最终却是被贬为庶人,然后幽静在王府中。
  宇文述自己,却是不愿意去招惹王灿的。
  宁惹阎王,莫惹王灿。
  这是人人皆知的道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com手机请访问:.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