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红色莫斯科 > 第7章 新来的部队

第7章 新来的部队


  林华从镇苏维埃办公室走出来,见谢廖沙和克里斯多夫以及另外一名战士,正站在路对面的一栋两层建筑物前面聊天。他连忙冲对面招了招手,同时喊道:“嗨,同志们!”
  听到林华的喊声,三人立即停止了闲聊。谢廖沙率先走过来,态度恭谨地问道:“米沙,我们要去什么地方?”
  林华见此刻天色已晚,没有必要再停留在冰天雪地的室外,便对谢廖沙说:“回我们的住处去吧,这外面实在太冷了。”
  守备班的驻地,在镇中心的教堂里。谢廖沙在前面引路,他上了教堂的台阶,拉开紧闭的木门。但他没有立即进去,而是站在门边扶着门,客气地对林华说:“米沙,你先请!”
  林华走到门口,看到里面是一个不长的走廊,尽头又是一扇木门,而走廊的左侧有一个小小的房间。林华的心里正在想,我们住的房间,不会在这个小房间里吧?就听到谢廖沙在身后说:“米沙,你愣在这里做什么,快点进去啊。”
  林华连忙答应一声,迈步进入了走廊,迅速地朝小房间里投去一瞥,发现里面只有一把椅子,应该是值班室之类的,住的地方,应该还在前面的木门后面。他走过去拉开了门口,这次看到的是一个大厅,不少的单人床整齐地摆放在大厅的一侧。
  谢廖沙跟进来后,向林华问道:“米沙,我们班如今只剩下四个人,你看今晚还安排岗哨吗?”
  对于谢廖沙的这个问题,林华毫不迟疑地回答说:“这还用说,要知道现在可是战争期间,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警惕。”
  听到林华这么说,谢廖沙转身对跟进来的战士说:“奥列格,今晚由你放哨!”
  奥列格就是在战斗打响前,被林华派去向柯切托夫求援的那名战士,此刻听到谢廖沙的吩咐,他连忙答应一声,背着步枪就走出了教堂,到外面放哨去了。
  林华找了一张靠门的木床坐下,仰着头对谢廖沙说:“谢廖沙,将军同志告诉我,明天会有两个班的战士到这里来报道,我们这里能住下吗?”
  “应该可以。”谢廖沙点着头说道:“除了这个大厅,另外还有一个地下室,别说两个班,就算两个排都能住下。”
  由于下午和德国人打了一仗,大家都很疲倦,聊了一会儿后,就纷纷上床就寝。谢廖沙和克里斯多夫倒是很快就发出了鼾声,而林华躺在木板床上,却辗转反侧,久久无法入眠。一是因为躺着的木板床睡着不舒服,老毛子个个牛高马大的,但睡的床却是又窄又短,个子高的人睡上去,脚都耷拉在地上。
  而令他难以入眠的主要原因,则是即将开始的大反攻。他烦躁不安地想道:“随着大反攻的开始,战线会离莫斯科越来越远,自己作为希姆基镇的守备部队,肯定没有参加战斗的机会。难道自己就只能在整个卫国战争期间,在这个郊区的小镇里,执行这单调、枯燥的守备任务吗?”
  他不知自己是在什么时候睡着的,以至于谢廖沙半夜起床,去和外面的奥列格换岗,他都没有听到。
  不过他睡得正香之时,忽然感觉有人在不停地摇自己的身体,同时还有一个声音在着急地喊:“米沙,醒一醒。米沙,快醒一醒!”
  林华努力地睁开眼睛,看清楚正在摇晃自己的人是谢廖沙,便有些不满地问:“谢廖沙,有什么事情吗?”
  “部队来了,米沙。”谢廖沙有些激动地说:“上级给我们补充的部队到了!”
  “部队到了?!”原本还有些迷糊的林华,听到谢廖沙这么说,猛地坐了起来,他一边穿靴子一边问:“他们在什么地方?”
  “在门外的广场上!”
  林华蹬上了靴子,小跑着冲向教堂外。他刚拉来木门,还没来得及下台阶,就听到一阵“立正、稍息”的口令。随后一名中士迈上台阶,将刚出来的林华上下打量了一番后,试探地问:“您就是索科夫上士吧?”
  听到对方称呼自己的军衔,林华才想起自己如今佩戴的还是下士的军衔,连忙冲对方笑了笑,解释说:“没错,我就是索科夫。至于上士军衔嘛,我也是昨天刚刚获得的,还没有来得及更换新的军衔。”
  在确认自己面前的人就是林华后,中士抬手向他敬礼,报告说:“上士同志,副排长安德烈中士向您报告,特别排一班、二班来此驻防,我听候您的命令,请指示!”
  “请稍息!”林华说完这句话后,来到了排成三列的队伍前,扭头问跟过来的安德烈:“副排长,您带来了多少人?”
  “连我在内,一共二十九人。”安德烈向林华解释说:“一班、二班各有十人,除掉我和另外一名女卫生员外,剩下的七名战士,是用于补充原来那个守备班的。”
  “哦哦哦,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林华说完,扭头朝后面望去,只见谢廖沙他们三人正挺直身体站在台阶前,便对安德烈说:“副排长同志,假如您不反对的话,我打算任命谢廖沙代理三班长的职务。”
  “您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员,”安德烈等林华说完后,面无表情地说道:“任命谁担任班长的职务,由您说了算。”
  见安德列不反对自己的意见,林华便冲着谢廖沙大声地说:“谢廖沙同志,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三班班长。入列吧!”
  听到自己被任命为班长,虽说只是代理的,但谢廖沙的脸上还是露出了惊喜的神色。他大声地答应一声后,带着克里斯多夫和奥列格两人站到了队伍的最后一排,和那些新补充的战士站在一起。
  林华站在队列的前面,冲着战士们大声地说:“同志们,我们是军队,不能分散到老百姓家里,因此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大家就将住在这里。谢廖沙!”
  谢廖沙听到林华在喊自己,连忙响亮地答应一声,从队列里走了出来,等待林华给自己下达命令。
  林华吩咐他说:“你先带新来的战士带教堂里去,帮他们安排好住宿的地方。”
  等谢廖沙答应一声,重新退回队列后,林华又说道:“副排长和一班、二班的班长留下,其余的人先解散吧。”
  战士们解散后,跟着谢廖沙他们几人,纷纷朝教堂里走去,而被林华点到名字的三人却留了下来。安德烈正想向林华介绍两位班长时,一名背着医药包的女卫生员跑过来,冲着林华问道:“排长同志,那我呢?我又该住在什么地方?”
  林华朝对方看了一眼,立即惊讶地发现,这位女卫生员居然是昨天见过的阿西娅。不过他此刻有正事要办,没有时间和对方叙旧,便对阿西娅说:“阿西娅,你到教堂里找谢廖沙,让他为你安排一个住的地方。”
  等阿西娅离开后,安德烈开始向林华介绍两位班长:“排长同志,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一班长格里萨下士,这位是二班长热利亚下士。”
  “你们好,同志们。”林华和两人一一握手,热情地说:“欢迎你们来到希姆基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