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红色莫斯科 > 第10章 女卫生员阿西娅

第10章 女卫生员阿西娅


  在林华的眼中,自己以前的老朋友谢廖沙,颇有几分当后勤部长的天赋。看到新来的战士没有睡觉的床,他向林华请示后,就带人到镇外的森林里砍树,将木材运回来堆在教堂外,开始打造新床。
  忙碌到傍晚时,教堂大厅里已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张张打造好的新床,排成有序的队形,虽然床的模样并不好看,连外面的树皮都没有削去,却格外结实,战士们睡在上面,至少不用担心一翻身,床就会塌的情况出现。
  至于排里唯一的女兵阿西娅,也被谢廖沙安排在入口处的那个小房间里。这样安排,不光可以避免战士们对她的骚扰;同时谁有什么不舒服时,还能在第一时间找到卫生员。
  莫斯科大反攻开始的前一天,林华站在钟楼上,望着附近的那条大道,只见道路的两侧是排成整齐队列的战士,而中间则是坦克、满载着弹药或者战士的卡车,以及牵引着火炮的炮车。
  在钟楼上执勤的是战士奥列格,他同样看到了远处那一眼望不到头的部队,正沿着满是积雪的道路,向北面开去。他忍不住好奇地问林华:“排长同志,这么多的部队向北面开拔,看来是我军要准备进行反攻了吧?”
  林华的心里明白,别看再过十几个小时,苏军就要展开对德军的全面反击,但这个消息在目前的情况下,只限于团级以上军官知道。对于奥列格的问话,他没有回答,而是转身沿着旋梯下了钟楼。
  就在他拉开入口处的木门,准备出去散散心时,却听到身旁传来一个声音:“排长同志,您要去什么地方?”
  林华扭头一看,只见女卫生员阿西娅就站在小屋的门口,正一脸好奇地望着自己。他冲对方咧嘴笑了笑,说道:“我打算到外面去走走!”
  阿西娅听林华说完后,很自然地问道:“我能和您一起吗?”
  “走吧,”见阿西娅这样的美女愿意陪自己出去散步,林华正求之不得,他把头摆了一下,爽快地答应道:“我们一起出去走走!”
  两人并肩在街上走了一段距离后,阿西娅忽然开口问道:“排长同志,你是什么地方人?”
  林华从米沙的军人证上,了解了他不少的情况,因此听到阿西娅这么问,便笑着回答说:“我是莫斯科人。”
  “您也是莫斯科人?”阿西娅的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我也是莫斯科人,家就住在东面的仪表厂里。”
  “我知道,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就曾经告诉过我。”两人的对方既然开了头,接着聊下去就变得顺理成章:“我家住在莫斯科东面的梁赞区。”
  “排长同志,那天是您第一次参加战斗吗?”阿西娅问道。
  “没错,那天是我第一次参加战斗。”林华一回想起那天从头上嗖嗖嗖飞过的子弹,不禁感到有些后怕。他侧着脸,望着这位漂亮迷人的女卫生员:“如果那天不是仪表厂的民兵及时赶到,没准就让敌人冲进镇子了。”
  两人又朝前面走了一段路,阿西娅冷不防地问道:“您结婚了吗?”
  “没有,”林华摇着头说:“如果战争不爆发的话,没有我会在读完大学后,找个漂亮的女朋友结婚。”
  听到林华说自己没有结婚,甚至连女朋友都没有,阿西娅变得高兴起来,她很自然地挽住了林华的手,柔声问道:“排长同志,您在大学里是学什么专业的?”
  林华没有想到阿西娅会忽然挽住自己的手臂,一种生平从未体验过的奇异感受,如惊雷闪电般从他周身掠过。特别是阿西娅胸前最柔软的部分,不时地擦碰自己的手臂,让林华变得有些慌乱。
  他在脑子里努力地思索,被自己所取代的这位米沙,据说也是位大学生,但他在学校里学什么专业,自己还真不知道。为了转移阿西娅的注意力,他连忙主动岔开了话题:“阿西娅,别老是叫我排长,这样听着太别扭了,你还是和谢廖沙一样,叫我米沙吧。还有,我们之间还是用‘你’来称呼吧。”
  阿西娅从善如流,听林华这么说,立即就表示了同意,并像多年的老朋友似的,开始用“你”来称呼林华:“米沙,你还没有说,你在大学里学的什么专业呢?”
  “阿西娅,你呢?”林华还是没有回到阿西娅提出的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你在学校里学的是什么专业?”
  “我是医科大学的学生。”阿西娅挽着林华的手,继续边走边说道:“本来今年九月就该升入二年级,但战争爆发了,我和班里同学参了军,被分配到部队里当了一名卫生员。”
  “你是医科大学的学生?”听到阿西娅居然是一位医科大学的学生,林华不禁好奇地问:“医科大学的学生应该去当军医,为什么却让你当卫生员啊?”
  “我只在大学里学了一年医,还从来不曾到任何医院去实习过,只有理论知识,而没有任何的临床经验。”阿西娅嘟着嘴说:“所以一参军,就上级被分配到卫生连当了卫生员。”
  林华听到这里,抬起右手,在阿西娅挽住自己左手臂的玉手上,轻轻地拍了拍,安慰她说:“阿西娅,别担心,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也能当上军医!”
  两人正说着话,迎面走来了两名背着步枪的战士,是部署在这个方向的流动哨。看到迎面而来的林华,两人连忙抬手向林华敬礼。
  阿西娅见自己和林华的亲密举动,被两名巡逻的战士看到,慌忙用一种轻轻的、几乎令人难以察觉的动作,从林华的手臂收了回来。
  林华停下脚步,抬手还礼后,问两名战士:“这里的情况怎么样?”
  “一切正常,排长同志。”靠林华最近的那名战士,快速地朝林华身旁的阿西娅瞥了一眼,随后回答说:“除了偶尔有镇子里的居民在街上走动外,没有发现陌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