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红色莫斯科 > 第12章 我们不是来打酱油的

第12章 我们不是来打酱油的


  战士们收拾完行装,在教堂大厅的空旷处,排成了整齐的三列。安德烈走到了林华的面前,向他请示道:“排长同志,我们现在出去吗?”
  林华摆了摆头,说道:“外面天冷,我们还是在这里等汽车吧。”看到安德烈还想说什么,他又补充一句,“派一名战士去钟楼上,看到汽车来了就通知我。”安德烈答应一声,立即命令一名战士上了钟楼。
  虽说卫戍司令部的副官卡维林少校说车很快就到,但足足过了两个小时,在钟楼上执勤的战士,才下来报告,说看到有三辆带篷的卡车,正朝着教堂的方向开来。
  但战士排成一行,鱼贯地离开教堂时,安德烈冲林华竖起了大拇指,说道:“排长同志,幸好您有先见之明,让弟兄们待在教堂里,否则这么冷的天,在外面站两个小时,还不都冻成了冰雕了。”对于安德烈的奉承,林华只是淡淡一笑,随即跟在战士们的后面走出了教堂。
  三辆卡车在教堂外的空地上一字排开,一名上尉斜靠在车的引擎盖旁,正在不停地抬手看表。见到林华从教堂里走出来,上尉便站直身体,有些不悦地说:“上士同志,你的动作怎么这么慢,难道你不知道前方正在打仗吗?”
  面对上尉的指责,林华的脸上依旧保持着笑容,他看了自己的部下,已经在旁边排好了队列,便走到上尉的面前,抬手敬礼,礼貌地说道:“上尉同志,排长索科夫上士向您报告,希姆基镇守备排全部集结完毕,随时可以登车!”
  见林华对自己表现得如此恭谨,上尉也不好再挑刺,而是一摆头,说道:“行了,上士同志,让你的部下都上车吧,我们要立即赶到前线去。”
  林华等部队登车完毕后,原想去坐第二辆的驾驶室,刚走了两步,却被上尉叫住:“上士同志,你和我一起坐前面这辆车。”
  上尉和林华一前一后,上了第一辆车的驾驶室后,上尉吩咐司机:“开车吧,司机同志。”
  车启动后,林华好奇地问上尉:“上尉同志,我们这是去太阳山城吗?”
  上尉听到林华的这个问题,脸上露出了意外的表情,他惊诧地问:“你们不是划归第16集团军指挥吗,去太阳山城做什么?”
  林华被上尉的问题搞糊涂了,他一头雾水地说:“第16集团军的部队,不是正在对太阳山城实施反攻吗?”
  “没错,第16集团军的部队的确在攻打太阳山城。”上尉听完林华的话,总算搞清楚怎么回事,他点着头说:“不过解放太阳山城的任务,根据上级的命令,已移交给弗拉索夫将军的第20集团军。我们的目的地是克留科沃。”
  “克留科沃?”林华听着这个地名挺熟悉的,但一时又想不起在什么地方听过,忍不住好奇地问:“我们多长时间能到那里?”
  没等上尉回答,司机已抢先开口说:“克留科沃距离希姆基镇三十八公里,如果是别的季节,要不了一个小时就能到。可您瞧瞧这糟糕的路况,怎么也得两小时,才能到达目的地。”
  在前往克留科沃的道路上,到处还是一片白雪皑皑的美丽冬景,但越往前走,就能看到越多的战争痕迹:道路上边缘漆黑的弹坑,森林边缘被击毁的坦克、大炮,以及横七竖八还没来得及收走的尸体,既有德军也有苏军的。、
  林华见到这一幕,心中不禁暗想:“要是被击毁的坦克、大炮,被打死的士兵,都是德军一方的,该有多好啊?可惜还是有许多苏军的坦克和大炮,被德军击毁了;无数的苏军指战员,倒在了这片他们所热爱的土地上。”
  车队在驶近一个村庄时,被一个临时的哨卡拦住了去路。一名挎着冲锋枪的少尉走到了车旁,朝车内望了一眼后,问道:“你们是哪一部分的?”
  坐在司机和林华中间的上尉连忙回答说:“我是卫戍司令部的,是奉命给你们送增援部队的。”接着他用手在林华的肩膀上拍了拍,吩咐道,“上士同志,让你的人下车集合吧!”
  守备排的战士在路边列队时,送他们来的三辆卡车,在原地完成了调头的举动。上尉从车窗探出头,对站在队列前面的林华说道:“上士同志,祝你们好运!”随后,他把身子缩了回去,吩咐司机,“开车!”
  “上士同志,”哨卡里的少尉等车开走后,面无表情地对林华说:“带上你的人,跟我走吧!”
  村庄里到处都可以看到军人,各级指挥员不停大声地吆喝自己的队伍,让自己的战士立即赶到指定的集合地点。安德烈凑近林华小声地问道:“排长同志,我们这是到哪支部队了?”
  对于安德烈的这个问题,林华苦笑着摇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这倒不是他故弄玄虚,而且真的不知道。他只知道这支小部队如今属于第16集团军的作战序列,但具体属于哪个师哪个团,他还真的不知道。
  安德烈见林华这里问不出想要的答案,便凑到少尉的身旁问:“少尉同志,我想问问,你们部队的番号是什么?”
  少尉用奇怪的目光看了安德烈一眼:“怎么,你们补充到我们师里,居然连部队的番号都不知道?”
  “是的是的,”安德烈陪着笑说:“上级只通知我们,说部队划归第16集团军指挥,但具体是哪支部队,却没有说。”
  “我们是最高统帅部命名的潘菲洛夫师,”少尉自豪地说:“正式的番号,是近卫步兵第八师!”
  少尉轻描淡写说出的番号,对守备排的每个人来说,都是如雷贯耳,那句“俄罗斯虽大,但我们已经无路可退,因为后面就是莫斯科”的名言,就是该师的一级指导员克洛奇科夫说出来的。得知自己如今也是这个光荣集体中的一员,排里的每一位战士都异常激动,走路时头昂得更高,脚步也迈得更大了。
  走到一座有哨兵站岗的木屋附近,少尉停住脚步,转身客气地对林华说:“上士同志,让你的战士们在这里等着,而你本人跟我走!”
  少尉带着林华来到了入口处,对一名哨兵说道:“请进去报告一声,希姆基镇的守备排来了。”
  哨兵进去了没多久,就出来对林华说:“请进吧,上士同志。你进门后,沿着走廊朝前走,右手边的第二个房间,师长和政委在里面等你。”
  听说师长和政委在指挥部里等自己,林华感觉有点受宠若惊,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上士,连军官都算不上,居然可以享受这样的待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他向哨兵道谢后,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走进了指挥部。
  林华走进了师长的房间,看到两名指挥员正背对着门站在墙边,抬头望着挂在上面的一幅大地图。
  “报告师长、政委同志,”见两人根本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到来,林华连忙将手举到额边,同时大声地说:“希姆基镇守备排排长索科夫上士奉命来到!”
  两人猛地转过身,仔细地打量着站在门口的林华。过了一会儿,菱形领章上有两颗金星的指挥员开口说道:“上士同志,欢迎你的到来。我先来做个自我介绍,我是近卫第八师师长列维亚金少将。而这位,”他朝旁边佩戴着政工人员军衔的指挥员努努嘴,“这是师政委叶戈罗夫同志。”
  林华等列维亚金说完后,立即开口问道:“师长同志,请允许我问一下,我们排的任务是什么?”
  “到这里来,到地图这里来。”列维亚金等林华站在地图前时,他面无表情地说:“我听司令员罗科索夫斯基将军提起过你,他觉得你是一个很有战斗精神的战士,但我却丝毫看不到这一点。”他拿起一根讲解棒,在地图上敲了瞧,“我们正在进攻的克留科沃城东面,有个叫克留科沃的小村庄,你们排的任务就是守住这里。”
  在接到作战任务后,林华刚高兴没多久,忽然意识到有点不对劲,他发现在自己即将驻扎的村庄和城市之间,有许多部队的番号,便忍不住用手指着地图好奇的问:“师长同志,在村庄和城市之间,好像有不少我们的部队,请问,我们排应该怎么配合他们作战?”
  列维亚金听到林华的这个问题后,摇着头说:“上士同志,既然你们是守备排,那么我给你们的任务,就是守住克留科沃村。至于解放克留科沃城的战斗嘛,你们排就不参加了,还是把机会留给那些有进攻经验的部队吧。”
  听到列维亚金给自己安排的,居然是一个守备任务,林华的心情变得郁闷起来,他喃喃地说道:“我们到这里来,是参加战斗的,可不是来打酱油的。”
  林华的声音虽小,但还是被列维亚金听到了,他扭头问叶戈罗夫:“政委同志,你知道什么是酱油吗?”
  “酱油?!”叶戈罗夫将这个陌生的单词重复一遍后,笑着摇了摇头,随后客气地问林华,“下士同志,你说的是什么东西啊?”
  列维亚金的话把林华惊出一身冷汗,他猛地想起,俄罗斯压根就没有酱油这种东东,他们两人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那是再正常不过了。他连忙敷衍道:“政委同志,酱油是我家乡的一种调味品,您可能没见过。”
  “好了,上士同志,”列维亚金对什么是酱油并不敢兴趣,他冲林华挥了挥手,说道:“别管什么酱油不酱油了,你立即就带着你的排,赶到克留科沃村布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