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红色莫斯科 > 第22章 不期而至的阿西娅

第22章 不期而至的阿西娅


  看到一连二连的战士开始押着俘虏,陆续从教堂里出来时,伊凡连忙让通讯兵接通了团部的电话,向谢杜林报告说:“团长同志,我们营已经成功地拿下了教堂。”
  “太好了,伊凡少校,你们干得真是太棒了!”对于二营所取得的战果,谢杜林及时地表示了赞许:“目前城内其它地区还在进行激战,你们营的任务,就是守住已占领区域,绝对不能让德国人再夺回去。明白吗?”
  “明白了,团长同志。”伊凡连忙回答说:“我向您保证,在接到换防命令之前,我们营绝对不会将所占领的哪怕一寸土地,让给德国人。”
  伊凡打完电话后,看到德军俘虏正被战士们押解着走过来,便走到了路口,望着那些垂头丧气的俘虏。一连长布科夫小跑着来到了他的面前,笑着说:“营长同志,我们在教堂里捞到了一网大鱼。”
  “捞到了大鱼?”伊凡听到布科夫这么说时,先是一愣,随后惊喜地说:“布科夫上尉,你的意思是说在俘虏里,有不少德军大官了?”
  “没错没错,”布科夫朝不远处的德军俘虏一指:“除了七八十个普通的士兵,还有一名上校、一名中校和三名少校,以及十几名尉级军官。我估计在教堂里,是德军的一个团级指挥所,没准怎么克留科沃城内的敌人,都是归他们指挥的。”
  看着列斯科夫正朝自己跑来,伊凡随口问道:“上尉同志,不知这批俘虏,是你们连抓住的,还是列斯科夫的二连抓住的?”
  对于伊凡的这个问题,布科夫挠了挠后脑勺,有些不确定的说:“应该是一起抓住的吧。营长同志,您在后面应该看得很清楚,我们两个连是同时冲进教堂的。”
  伊凡没有再追问究竟是谁俘虏的德军军官,而是等列斯科夫过来后,吩咐两人说:“我现在交代一下任务:这些德军俘虏,由布科夫的一连押往团指挥所;而列斯科夫上尉的二连,则负责坚守教堂,在友军前来换防之前,绝对不能让德国人再夺回教堂。”
  布科夫说对了一件事,被他们端掉的的确是一个团指挥所,那位被俘的上校,就是指挥克留科沃守军的最高指挥官,他的被俘,立即让城里的德军失去了统一的指挥,从而陷入了各自为战的混乱局面,被占据兵力优势的苏军逐一击破。
  当城里的战斗告一段落后,谢杜林考虑到伊凡的二营伤亡惨重,便将他们撤下来休整,而由三营去接替他们的防务。
  伊凡把部队安排好以后,便带着包括林华在内的三位连长,前往团指挥所,去准备接受新的作战任务。
  谢杜林看到伊凡等人的到来,显得很高兴,他上前和几人一一握手。当和林华握手时,他抓住对方的手紧紧不放,激动地说:“索科夫中尉,你在今天的战斗中,变现得非常好。如果不是你所提出的几个战术,想必我们下午的进攻,还不会如此顺利。我已经把你的事情向师长报告了,他也对你赞不绝口,还准备抽空到这里来看你呢。”
  林华听到谢杜林的这番话,心情格外激动,他知道自己在战场上的一系列表现,终于得到了近卫第八师领导阶层的认可,以后在这支部队里就会被当成自己人。
  谢杜林松开了林华的手,扭头对参谋长说:“参谋长,给索科夫中尉拿一套军衔过来,他已经是中尉了,还挂着上士军衔,这算怎么回事。”
  林华他们几人在团指挥所里待了一个多小时,才得以离开。刚走出团指挥所,布科夫就指着远处对几人说:“你们看,那里有一个女卫生员,长得还挺漂亮的。”
  林华顺着布科夫的手望过去,只见一个穿着短军大衣,背着医药箱的年轻女卫生员,正朝这边走来。不过她每走几步就会停下,拉着路过的军人问点什么。但被他拉住的军人都无一例外地摇摇头,随后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随着女卫生员越走越近,林华终于看清楚,来的居然是阿西娅。他心里暗想:“我让她跟着伤员去野战医院,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正想上前,却看到阿西娅又拦住了一支五人的巡逻队,问带队的士官:“中士同志,请问您知道守备排在什么地方吗?”
  “守备排?!”中士将这个番号重复了一遍后,随后摇摇头,“没听说过。”说完,便带着他的巡逻队离开了。
  站在不远处的林华,看着阿西娅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到处拉着人在问守备排的事情,鼻子不禁一阵阵发酸,他没想到居然有人这么关心自己的安危。他顾不得身边还站在伊凡等人,大喊了一声:“阿西娅!”便朝对方小跑过来。
  阿西娅听到有人喊自己,面无表情地转过头,等她看清楚正朝她跑来的林华,顿时眼前一亮,接着她兴奋地叫了一声:“米沙!”便迎着林华冲了过去。两人在街道上旁若无人的拥抱起来。
  林华紧紧地搂住阿西娅,爱怜地问道:“小傻瓜,我不是你到野战医院去照顾伤员,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听到林华这么说,阿西娅紧紧搂住他的腰,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野战医院里躺满了从克留科沃送去的伤员,不断有人死去,几乎刚抬走一个尸体,就马上有一副躺着伤员的担架抬进来!我问了几个伤员,他们说城里打得很艰苦,我们的部队都是整连整排地牺牲。我担心你们出事,就跟着救护车过来了。不过我向很多人打听过,他们根本不知道守备排,我还以为你们都……”
  “小傻瓜,所以你以为我们都牺牲了。”林华轻轻地拍着阿西娅的后背,安慰她说:“放心吧,能打死我的子弹还没制造出来呢。”
  “米沙,”两人的身旁忽然传来了伊凡的声音:“这位女卫生员是谁啊,能为我们介绍一下吗?”
  听到伊凡这么问,阿西娅连忙挣脱了林华的怀抱,抬手抹掉了脸上的泪水,快速地瞥了一眼伊凡的领章后,原地立正抬手敬礼:“报告少校同志,我是守备排卫生员阿西娅,是都城里来参加战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