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红色莫斯科 > 第27章 进攻前夕

第27章 进攻前夕


  林华听到马利宁这么问,立即本能地答道:“我是索科夫。”
  马利宁将他上下打量一番后,微微颔首,随即对伊凡他们几人说道:“少校同志,你们先回去做进攻准备吧,我要和索科夫中尉聊一聊。”
  林华不知马利宁把自己留下,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谈,连忙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伊凡,希望能从他那里得到一点帮助。但伊凡对他的目光视而不见,只是抬手向马利宁和巴特拉科夫中校敬礼,随后带着另外两名连长,走出了指挥所。
  等伊凡他们离开后,马利宁招呼林华坐下,又给他倒了一杯热茶,和蔼可亲地问:“索科夫同志,你是什么地方人?”
  听到马利宁在问自己,林华不可能还坐着不动,连忙站起身回答说:“报告参谋长同志,我是莫斯科人。家住在季米里亚泽夫斯基大街17号。”
  马利宁背着手在室内来回地走动着,嘴里说道:“我以前有个老战友,也姓索科夫。他的全名叫米哈伊尔·伊万诺维奇·索科夫,也住在季米里亚泽夫斯基大街。中尉同志,我想问问你,他是你的什么人?是亲戚,或者只是同姓?”
  虽说林华没有继承身体原宿主的记忆,不过为了防止穿帮,他最近还是想方设法从谢廖沙那里套出了不少有用的情报。因此他能清楚地知道,马利宁所问的这个人,正是这具身体原主人米哈伊尔的亲生父亲,便淡淡地回答说:“参谋长同志,他是我的父亲!”
  “他是你的父亲?”马利宁听到林华的回答,惊喜的说道:“想不到你就是米哈伊尔的儿子,难怪我觉得你看起来这么面熟。”
  而巴特拉科夫知道林华是自己战友的儿子后,表现得更为热情,他将双手搭在了林华的肩头拍了两下,激动地说:“原来你就是小米沙,你还记得我吗?你两岁时,我还抱过你呢。”
  林华真是有点哭笑不得,心说别说我不是真正的米沙,就算是真的,谁还记得自己两岁时,有谁抱过自己啊。因此他只能摇摇头,歉意地说:“对不起,中校同志,我当时年纪太小,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
  巴特拉科夫听林华这么说,脸上不由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他将双手从林华的肩头移开后,脸上的表情又恢复了正常,他公事公办的问道:“索科夫中尉,你们连还有多少人?”
  “加上希姆基守备排,正好四十个人。”
  “希姆基守备排?”巴特拉科夫听到这个番号后,不禁皱起了眉头:“我听说在我军反击开始前,曾有一支德军部队绕过了我军的防线,企图夺取希姆基镇,但他们的企图,却被坚守在那里的我军部队粉碎了。索科夫中尉,当时就是你们在坚守希姆基镇吧?”
  没等林华回答,一旁的马利宁已抢先说道:“没错,当时就是索科夫指挥一个班,挡住了德国人进攻,很好地保卫了希姆基镇。”
  “不简单啊,光凭一个守备班,就挡住了德军侦察营的小分队。这真是太了不起了!”巴特拉科夫作为一名前线指挥员,对德军的情况自然不陌生,他很清楚德军侦察营战斗力,不光要强于普通的作战部队,甚至装备也要精良得多。但考虑到林华接下来面临的是一场恶战,不禁又担心地问:“中尉同志,你们接下来要进行的战斗,就是夺取被德军严密防御的高地。怎么样,你有信心拿下来吗?”
  在没有见到德军据守的高地之前,林华没有轻率地发表任何意见,而是谨慎地说:“中校同志,我现在无法回答您的问题,我只有亲眼看到敌人的阵地是什么样,才知道是否能拿下高地。”
  “索科夫中尉,”马利宁等林华说完后,开口说道:“我之所以将你留下,是因为受了司令员的嘱托。他说你是一个难得的人才,如果牺牲在战场上,未免太可惜了。因此希望你能到我们的司令部里工作。不知道你是怎么考虑的?”
  林华没想到罗科索夫斯基居然一直在关注自己,还给了自己这么高的评价。虽说自己对罗科索夫斯基有好感,也愿意跟随他去南征北战,在未来的战中建立不朽的功勋。但苏军一向有轻视参谋人员的传统,自己一旦到司令部当了参谋,那么将来的上升空间就非常有限。
  正是基于这种考虑,林华婉言谢绝了马利宁的提议:“对不起,参谋长同志,我还是希望在前线和德国人面对面地战斗。”说完这句话以后,他立即在原地立正,昂首挺胸,将手举到额边,礼貌地问道,“参谋长同志,允许我回部队去参加战斗吗?”
  林华离开了团指挥所,靠着巡逻队的指引,在几百米外的一处战壕里,顺利地找到了自己的部队。此刻,伊凡正在指挥所里向两位连长布置任务:“……高地海拔为126.7公尺,宽度为一百五十公尺。从山坡底部到山坡顶部的德军阵地,一共是五百公尺。……根据我们所掌握的情报,高地上的德军火力,能封锁我们进攻的全部区域……”
  伊凡刚介绍完情况后,布科夫便首先发言说:“营长同志,我的意见是三个连同时对高地展开攻击,一鼓作气冲上敌人的阵地……”
  “不行,布科夫上尉,你的这种战术不会取得成功的。”没等布科夫的话说完,列斯科夫便打断了他后面的话,并开始阐述自己的观点:“据我所知,攻击高地的部队,从一开始,就采取了这种战术,除了付出巨大代价外,根本没有取得任何战果。”
  就在两位连长为了采用什么战术,而争论不休时,伊凡忽然发现林华居然就站在自己的身边,不禁好奇地问:“米沙,你回来了?参谋长同志把你留下,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参谋长同志想让我到集团军司令部去工作。”林华笑着向伊凡说明了情况后,又补充说:“不过我已经拒绝了他的好意,说我打算继续留在前沿,和德国人进行面对面的战斗。”
  “从那个瞭望口,可以看到我们要攻击的高地。”伊凡说着拿起了桌上的望远镜,递向了林华,对他说:“你先看看地形,再告诉我,我们这场仗该怎么打?”
  林华接过了伊凡手里的望远镜,走到瞭望口,举起望远镜朝远处望去。映入他眼帘的高地,也许是遭到过苏军的炮火洗礼,上面一点积雪都没有,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弹坑。在狭长的山坡下端,横七竖八地铺满了苏军战士的遗体。
  在观察了一阵地形后,林华放下了望远镜,转身走回到伊凡的面前,开口说道:“营长同志,根据我的观察,我军指战员的遗体都在距离德军阵地两百米之外,由此可以推断,他们的机枪火力很强大。假如我们将三个连同时投入进攻,相信要不了多长时间,全营的干部战士就会全部躺在山坡上。”
  通过这两天和林华的接触,伊凡知道没有把握的事情,对方是不会说出来的。如果真的像以前那样,将全营都投入进攻,那么最后就只能是全军覆灭的下场。想到这里,他虚心地向林华请教:“米沙,那你说说,我们该怎么办?”
  林华进指挥所之前,看到战壕里摆了六门迫击炮,应该是巴特拉科夫派来的迫击炮排,要想夺取高地,就必须得到他们的大力配合。于是他对伊凡说:“营长同志,您刚刚已经说过了,德军的防御正面是一百五十公尺,迫击炮排的六门迫击炮,完全可以压制住他们。趁着敌人被炮火压制的同时,我们的战士悄悄地接近敌人的阵地。等炮击一停止,趁着敌人还没有回过神,我们的战士就迅速地冲进战壕,和敌人展开近战、白刃战。”
  林华原本以为自己的计划,足以让伊凡等人连声叫好。谁知说完后,却发现三人没有说话,他有些尴尬的问:“我说错了什么吗?”
  “你当然说错了,我们怎么能在炮击时,向敌人的阵地靠拢呢?”布科夫不客气地质问林华:“难道你就不怕炮击会误伤到我们自己人吗?”
  “布科夫上尉,你不要再说了。”看到布科夫还要继续指责林华,列斯科夫出来打圆场:“我们还是听听营长同志怎么说吧。”
  面对三位部下投来的目光,伊凡开始沉思起来:“采用老战术,三个连同时投入战斗。但面对高地上的德军机枪火力,这两百多号人,很快就会交代在山坡上。
  如果采用米沙所说的那种战术,趁着德军阵地遭到炮击的同时,悄悄向敌人阵地运动。当部队接近敌人的阵地,再命令炮兵停止炮击,到时到达敌人战壕附近的部队,只需要几秒的时间,就能冲进敌人的战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