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红色莫斯科 > 第28章 冲啊,跟我冲!

第28章 冲啊,跟我冲!


  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伊凡终于做出了最后的决定,就采用林华所说的战术。如果不奏效,再换回到布科夫所说的战术也不迟。
  如果在以前,进攻这样一个小高地,用一个连的兵力就足够了。但经过几个月的战斗,部队减员严重,因此必须同时用两个连进攻。如果让一连和二连同时上阵,那么自己手里就没有足够的预备队,因此伊凡对布科夫和林华说:“布科夫、米沙,第一轮进攻,就由你们两个连来共同完成。”随后又望向列斯科夫,“你们连和营直属部队组成第二梯队。”
  三位连长等伊凡布置完任务后,齐声答道:“是!”
  林华回到连里,将三位排长叫过来,向他们简单地交代了作战任务。安德烈有些紧张地问道:“连长同志,我们在炮击时向敌人的阵地运动,会不会被炮火误伤啊?”
  林华望着安德烈,态度诚恳地对他说:“二排长,我们采用这种战术的目地,是为了减少我军冲击高地时所遭到的火力杀伤。就算遭到炮火的误伤,伤亡也是在我们的承受范围之内。”他看到安德烈似乎想说什么,便抬手制止了他,补充道:“全连在进攻时,就采用昨天的那种‘三三制突击战术’,谢廖沙、克里斯多夫和我一组,我将亲自带队冲锋。”
  在等待炮击开始前,和林华一组的谢廖沙,将一个鼓囊囊、沉甸甸的背囊交给了他,同时嘴里说道:“米沙,把这个背囊带上吧,待会儿打仗时能用得上。”
  林华从谢廖沙的手里,接过了装着弹药和食物的背囊,心里暗说,这背囊在进攻时简直就是鸡肋,掏个弹药都要耽误不少的时间。不过不带也不行,否则随身携带的那几颗子弹打完之后,就只能和德国人拼刺刀了。
  炮击开始后,林华看到高地上方腾起了几道烟柱,战壕里隐约晃动着的钢盔,立即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应该是找地方躲避炮击去了。见到时机成熟,林华冲不远处的一排长点了点头,示意可以进攻了。
  一排长看到林华发出的信号,他立即吹响了挂在脖子上的哨子。随着哨音,隐蔽在战壕里的三连战士,纷纷爬出了战壕,三人一组,提着枪、弯着腰小跑着冲向了高地。而在战壕另外一处的布科夫,见三连已经抢先行动,连忙下达出击命令,跟在三连的后面,朝德军占领的高地冲去。
  高地的炮击刚刚开始,待在团指挥所里的马利宁和巴特拉科夫也听到了,两人连忙来到瞭望口,举起望远镜朝远处的高地望去。当看到二营的战士,居然在炮击进行时,就开始向德国人的阵地靠近,巴特拉科夫不禁皱起了眉头,大声地说:“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伊凡少校是怎么搞的,他怎么能让战士们在炮击时,向高地发起冲锋呢?难道他就不怕炮弹误伤自己人吗?”
  对于二营一反常态的打法,马利宁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是举着望远镜,静静地观察着朝高地接近的指战员,想看看这座让数以百计的指战员流尽了最后一滴血的高地,是否会被伊凡少校的部队拿下。
  德军遭到炮击后,除了留下一挺机枪担任警戒外,其余的人都回到了隐蔽部,以躲避苏军的炮击。两名机枪射手根据自己的经验,认为苏军会在炮击结束后,再发起对高地的进攻。因此两人蹲在战壕里抽烟,根本就没有观察山坡下的动静。
  机枪副射手抽完烟以后,觉得有点尿急,站起身准备找个合适的地方去解决内急问题。站起身后,他无意中朝山坡方向瞅了一眼,忽地一个激灵,憋了半天的小便顺着裤管流了下来。片刻之后,他扯着嗓子喊道:“俄国人,俄国人来了!”
  还蹲在战壕里的机枪手,听到自己的副手这么喊,连忙站起身,看到山坡上那些三五成群的苏军时,也惊出了一身冷汗。他连忙将挂在脖子上的哨子叼在嘴里,一边拼命地吹,一边扑向了机枪。
  林华的三人小组,冲在了整个队伍的最前面,开始还一切顺利。当他们距离堑壕还有一百七八十米时,德军的机枪便猛地开会了。
  “隐蔽!”林华大喊一声,随后直接扑进了旁边的一个弹坑里。好在谢廖沙和克里斯多夫的反应也不慢,几乎是林华落在坑底的同时,他们也同时跃进了坑里。不过跟在后面的两组战士,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们纷纷在德军机枪的扫射中倒下。
  在隐蔽部里躲避炮击的德军官兵,先是听到机枪手在外面狂吹哨子,接着听到了机枪的扫射声,便知道外面出事了,连忙从藏身之处冲出来,争先恐后地进行了射击位置,用密集的火力来抵抗苏军的进攻。
  待在山坡脚下指挥所里的伊凡,通过望远镜,看到自己的部队遭到了德军的火力压制,连忙叫过了一名战士,吩咐他说:“去告诉迫击炮排的同志,让他们将敌人的机枪打掉。”
  听到伊凡下达的命令,迫击炮排的发射速度加快了,但由于迫击炮的数量少,火炮口径又小,对德军的杀伤效果有限,高地上的机枪依旧在哒哒哒地响个不停,将二营的指战员压制在山坡上无法抬头。
  躲在弹坑的谢廖沙,听着子弹从自己头顶嗖嗖嗖飞过的声音,大声地问林华:“米沙,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林华在刚刚的冲锋途中,已经大致地看过周围的环境。听到谢廖沙这么问,他连忙取下背囊,从里面掏出了几枚手榴弹,对谢廖沙和克里斯多夫说:“我待会儿把手榴弹扔出去,我们利用爆炸产生的烟雾做掩护,快速地冲进前面的那个弹坑。明白吗?”
  “明白。”谢廖沙和克里斯多夫点点头,也从自己的背囊里掏出了手榴弹。
  “轰轰轰!”三人扔出的手榴弹,在前方空地上腾起了一片浓烟。三人就利用德军视线被遮挡的机会,快速地跃出了弹坑,向前跑了几步后,又扑进了新的弹坑。德军虽然发现了他们这个小组,用十几支枪对着他们藏身的地方射击,但却没给他们造成任何伤害。
  三人就利用这种战术,渐渐地接近了德军的阵地。但他们第十五次扑进弹坑时,林华有些气喘地问谢廖沙:“谢廖沙,我们距离德国人的阵地还有多远?”
  谢廖沙想了想,回答说:“米沙,我计算过,大概还有二十多米。”
  林华掏出背囊里仅剩的两枚手榴弹,递给了谢廖沙,同时吩咐他:“谢廖沙,我现在命令你,将手榴弹投到德国人的阵地里去。”
  谢廖沙接过林华手里的手榴弹,又从自己的背囊里掏出一枚手榴弹,再加上克里斯多夫给的两枚手榴弹,用绳子将五枚手榴弹绑在了一起。做完这一切后,他坐在弹坑里,猛地拉了弦。随后大吼一声,将手里冒着白烟的集束手榴弹朝后抛了出去。
  “轰”的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趴在弹坑里的林华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震得有些移位了,接着血肉模糊的肢体内脏从天而降,噼里啪啦地落在了三人的身上。
  林华猛地站起身,看到德军的阵地上满是浓烟,原本疯狂射击的敌人都没有了踪影。他顾不得考虑德国人是否已被集束手榴弹全部炸死了,而是跳出弹坑,将步枪高高地举过头顶,高喊着:“冲啊,同志们,跟我冲啊!”
  虽然他扯着嗓子在喊,但却感觉自己什么都听不到,耳朵已经在刚刚的爆炸中失聪了。林华端着步枪率先跳进战壕,正好看到一名蓬头垢面、脸庞被熏得黑黑的德国兵,正一只手捂住头,一只手扶着壕壁,试图站起身。林华挺枪上前,一下就将对方刺了个透心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