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红色莫斯科 > 第33章 保卫水坝 下

第33章 保卫水坝 下


  恩斯特和林华隔桌而坐,身后站着挎着冲锋枪的巴维尔。担任翻译的阿西娅,本来想站在桌子的另外一侧,以方便双方都能听清自己的翻译。可是林华出于安全的考虑,还是让阿西娅站在了自己的身后,免得恩斯特突然暴起,挟持阿西娅充当人质。
  审讯开始后,林华没有按照惯例问对方的姓名、军衔和职务,他觉得这些都是多此一举,而是直截了当地问:“你们在这里待了多长时间?”
  恩斯特听到林华这么问,不禁微微愕然,他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问这个问题,立即本来地回答道:“我们是11月29日入驻这里的,到现在已经有十天了。”
  见恩斯特如此配合,林华又接着问:“你们准备炸毁大坝的炸药,都埋在什么地方?”谁知这话说了半天,也没听到阿西娅为他进行翻译,他扭头望着阿西娅,奇怪地问,“阿西娅,你怎么不翻译啊?”
  “米沙,”阿西娅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说:“要知道,我学的德语,都是和医学有关的,‘大坝’和‘炸药’这两个单词,我不会说。”
  “军官先生,”坐在林华对面的恩斯特,忽然出人意料地用俄语说:“炸药在什么位置,我自然知道,不过这是我军的军事机密,我不能告诉您。”
  听到恩斯特忽然开口说俄语,林华楞了半晌,才用难以置信的语气说道:“恩斯特下士,你居然会说俄语?”
  “我曾经在莫斯科的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学习过两年,”恩斯特耸了耸肩膀,不以为然地说:“会说俄语,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
  见恩斯特会说俄语,而且水平还貌似不低,林华便也没有再让阿西娅做翻译,而是直接和恩斯特进行交谈:“恩斯特下士,你们的这个哨所离大坝可不太远,一旦大坝被炸毁,奔涌而下的滔天洪水,就会将你们冲得无影无踪。你如果肯把炸药所在的位置告诉我们,等于也是救了你们自己的命。”
  没想到恩斯特听到林华这么说,却冷笑了两声,随后不屑地说道:“我们既然落到了你们的手里,难道还能活吗?”他扭头看了一眼站在身后的巴维尔,“没准审讯一结束,你就会命令你的手下,将我们带出去枪毙。”
  “下士,”林华等恩斯特说完后,有些哭笑不得地反问道:“谁告诉你,说我们要枪毙你们的?”
  “难道不枪毙我们?”恩斯特有些惊诧地问道。
  “没错,不会枪毙你们的。”林华点了点头,安慰对方说:“我军优待俘虏,只要放下了武器,你们就能获得一个战俘应有的待遇。对你们来说,战争实际上已经结束了。”说到这里,他忍不住微微一笑,补充说,“下士,我相信只要等战争一结束,你还是有机会完成自己当音乐家的梦想。”
  也许是林华的最后一句话,打动了恩斯特,他沉默了。过了许久,他有些艰难地问:“能给我一支烟吗?”
  林华听到恩斯特这么说,猜到他已经有点动摇了,所以需要抽烟冷静一下。为了能从恩斯特的嘴里,套出自己想知道的情报,他扭头对阿西娅说:“阿西娅,你到外面问问,看谁要抽烟,找他要一支香烟过来。”
  “卫生员同志,”看到阿西娅转身要走,巴维尔叫住了她,说道:“我这里有烟。”随后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抽出一支递给了恩斯特。
  等香烟点燃,恩斯特猛吸几口后,将烟头扔在地上,用脚尖碾了几下后,说道:“我昨天看到工兵运来了两车炸药,可能有四五吨,就安放在大坝的西侧。”
  得知德军在大坝上安排的炸药,居然有四五吨,林华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一旦炸药被引爆,那么伊斯特拉水库将不复存在,起码需要花费几年的时间才能修复,而莫斯科城内的重要军工企业,在这个期间将由于电力不足,而长期处于产能严重不足的状态。
  林华做了几个深呼吸,使自己的情绪稍稍稳定后,又接着问道:“你知道工兵将在什么地方起爆吗?”
  桌上摆着几个茶杯,在巴维尔冲进来之前,这些被俘的德国兵正在喝茶。恩斯特将手指伸进一个茶杯,蘸了点冰凉的茶水,在木桌上画起了草图:“工兵负责起爆的位置,在伊斯特拉河的西岸,朝西北方向走五百米左右,有一个碉堡,是你们修筑的,工兵就在这个位置起爆。”
  林华见德军工兵的位置,距离自己太远,便考虑从大坝上接近堆放炸药的区域,破坏控制电线,使德军的爆破阴谋落空。因此他在停顿片刻后,问道:“大坝上的守备情况如何?”
  “有一个连的兵力。”恩斯特仿佛是林华肚中的蛔虫,立即从他的这个问题里,猜到了他的企图:“中尉先生,在大坝两侧的入口都有机枪火力点,如果你们向强攻的话,势必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林华问大坝上有多少守军的目地,的确是想通过夺取大坝,切断德军工兵引爆的线路,此刻听到恩斯特这么说,立即意识到情况要比自己想象得更严重。连忙吩咐阿西娅:“把两位排长叫进来,我要和他们商议一下。”
  阿西娅出去没多久,两位排长就跟在她的身后走进了房间。林华见两人进来,连忙招呼他们:“你们来了,请坐吧。我们商议一下接下来的战斗该怎么进行。”
  万尼亚用警惕的目光盯着恩斯特,随即问道:“连长同志,这个德国佬怎么坐在这里?”
  “少尉同志,”林华抬头望着万尼亚说道:“这是恩斯特下士,他对大坝的情况很了解。我们要想制止德军炸毁大坝的阴谋,需要得到他的帮助。”
  林华等两人坐下后,将自己所了解的情况,向他们介绍了一遍,最后问道:“两位排长同志,谈谈你们的意见吧,我们该怎么做,才能破坏德军炸毁大坝的阴谋,确保我军主力顺利渡过伊斯特拉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