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红色莫斯科 > 第34章 以身涉险

第34章 以身涉险


  安德烈为难地说:“大坝的两侧都有德国人的火力点,就凭我们现在的这点兵力,要夺取大坝,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连长同志,我有个想法。”万尼亚盯着桌面上的几道早已干涸的水痕,若有所思地说:“既然以我们现有的兵力,想通过夺取大坝来阻止德军爆破的阴谋,是根本不可能的。因此我建议,我们直奔德国工兵所在的爆破点,只要消灭了工兵,缴获了起爆器,那么敌人就无法再炸毁大坝了。”
  对于万尼亚所提出的这条釜底抽薪的计划,林华立即表示了赞同,按照他的想法,躲在废弃碉堡里的工兵,能有几个人?自己手下的这帮人就足以收拾他们了。
  林华留下巴维尔和谢廖沙、克里斯多夫三人看守俘虏,自己带着剩下的战士,在侦察兵科夫宁的带领下,绕到了大坝的上游,从结冰的河面上到达了西岸,开始寻找德军工兵的藏身之地。
  到了西岸后,林华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虽然恩斯特曾说工兵藏身的碉堡,就在大坝的西北面五百米处,但此刻映现在自己眼前的,却是一望无垠的大森林,准确地说是一片被积雪覆盖的森林,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要在只有月光照明的情况下,从这么大一片区域内找到敌人的碉堡,无异于大海捞针。
  小分队在雪地里来回地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结果还是一无所获。安德烈用抱怨的语气对林华说:“中尉同志,我们要是把那个俘虏带来,没准早就找到工兵的藏身之处了。”
  林华的心里也挺后悔的,自己出发时,怎么没想到把恩斯特也一同带上,否则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漫无目的到处找了。但就算想派人回去把恩斯特带来,也太迟了,一来一回至少需要两个多小时,没准他还没赶过来,德军就实施了爆破。
  就在林华左右为难之际,忽然听到一名战士惊喜地叫了一声:“连长同志,您快看,在那边有灯光!”
  听到战士的声音,林华连忙问道:“在什么地方?”他顺着战士手指的方向望去,看到在森林中有个巨大的雪堆,隐隐有红光泛出。林华见到这种情形,立即便确认这个雪堆,便是自己正在寻找的碉堡。
  发现了目标,小分队立即采用三三制突击队形,小心翼翼地朝远处的碉堡接近。当离碉堡还不足百米时,突然机枪的射击声,打破了森林中的寂静。最前面的一个战斗小组,立即便有两名战士应声倒在了雪地里。早就高度戒备的战士们,听到德军的机枪一响,便纷纷地扑倒了在雪地中。
  扑倒在雪地里的林华,看着前方的积雪被敌人的机枪打得掀起了一股股雪柱,心里不禁暗暗叫苦:“糟糕,被敌人发现了!”
  连里的机枪手就地卧倒后,没等林华下命令,就立即架好了机枪,瞄准德军的碉堡进行压制射击。趴在林华附近的万尼亚趁机就地打了几个滚,来到林华的身边,向他请示道:“中尉同志,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林华快速地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发现部队前进的道路,虽然被德军的机枪封锁了,不过碉堡里只有一挺机枪在射击,只要派人迂回到侧面,就能将它消灭。想到这里,他立即吩咐万尼亚:“少尉,你带两个人,迂回到碉堡的右侧,把敌人的机枪干掉。”
  万尼亚答应一声,便带着两名战士匍匐离开了德军机枪火力的封锁区,朝着碉堡的右侧迂回。但他们爬出没多远,忽然又有战士喊道:“连长同志,不好了,大坝里敌人出来了。”
  林华扭头一看,从大坝的位置涌出了一群敌人,正朝着自己所在的位置跑来。见此情形,林华的心不禁提到了嗓子眼,他心里很明白,一旦等从大坝里出来的敌人赶过来,自己这支小部队就有被歼灭的危险,他连忙大声喊道:“一排留下,二排跟我来!”
  林华和二排的几名战士,手脚并用地离开了德军机枪的封锁区域,去寻找位置阻击来自大坝的敌人。他们躲在水面上的冰堆后面,静静地看着正在接近的敌人。
  等敌人距离他们只有七八十米远的时候,林华大喊一声:“打!”随后他手里的莫辛纳甘步枪率先开火,将冲在最前面的一名敌人打倒。枪声就是命令,二排的战士立即朝着蜂拥而来的敌人猛烈开火,当即撂倒了七八个。
  遭到阻击的德军,慌忙躲在冰堆之后,朝着二排的战士进行还击。他们架起了通用机枪,朝着战士们藏身的冰堆进行猛烈的扫射,由于二排战士手中的武器,大多以莫辛纳甘步枪为主,很快就被敌人的火力压制住了,甚至还有几名战士被子弹打飞的冰碴划伤了脸庞。
  德国兵借助机枪的掩护,纷纷从冰堆后出来,猫着腰,将枪托抵在腹部,快速地朝二排所在的位置冲过来。
  见敌人越冲越近,而己方的火力却无法阻止敌人,林华不禁心急如焚。他伸手从背囊里取子弹时,忽然中摸到了放在里面的手榴弹,心中顿时有了应对方法。他背靠着冰堆,冲左右的战士们喊道:“同志们,用手榴弹把敌人炸回去。”说完,他拉响了一枚手榴弹的引线,将冒着白烟的手榴弹朝身后抛去。
  “轰隆”一声巨响后,传来了几声惨叫声,应该是那些被炸伤的德国兵发出的。听到手榴弹的爆炸声,战士们也纷纷从背囊中取出手榴弹,拉了引线后抛向了敌人。在一连串的爆炸声中,十几名敌人应声倒下,剩下的人都慌忙退了回去。
  “中尉同志,”侦察兵科夫宁爬到了林华的身边,对他大声地说道:“我发现引爆炸药的电线了。”
  “什么,引爆炸药的电线?”林华听到科夫宁这么说,心里不禁一阵狂喜,如果能破坏德军的引爆线,那么是否拿下德军工兵藏身的碉堡,已经变得没有那么重要了。他连忙追问道:“在什么地方?”
  科夫宁朝对面的敌人侧后方一指,说道:“中尉同志,您仔细看,在那股敌人的左后方大概五十几米远的地方,能看到几条电线。只要我们把电线剪断,敌人的工兵就无法对大坝实施爆破了。”
  看清楚电线所在的位置,林华的心顿时凉了半截,要想过去剪断电线,就必须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稍有不慎,就会被乱枪打成筛子。因此他谨慎地说:“那个地方在敌人的火力封锁范围内,太危险了。”
  “中尉同志,我们必须冒这个险。”科夫宁表情严肃地说:“我军的主力部队,要不了多久,就会抵达伊斯特拉河边,假如在他们赶到以前,让德军炸毁了大坝,洪水就会挡住我军的去路。如果您信得过我,就让我去执行这项艰巨的任务吧。”
  林华很清楚,要想剪短电线,就必须派人去冒险。但在答应科夫宁的请求前,他还有些为难地说:“侦察兵同志,你没有工具,怎么剪断敌人的电线啊?”
  科夫宁咧嘴一笑,随后举起了一把斧子,对林华说:“中尉同志,在离开木屋之前,我顺手拿了一把斧子,没想到还真派上了用途。”
  林华想起那个木屋原来就是看林人住的小屋,里面能找到斧子之类的工具,一点都不奇怪。他冲对方点了点头,说道:“去吧,我在这里等待你的好消息。”科夫宁点了点头,转身爬走了。
  双方在继续对射,林华不顾从头顶嗖嗖嗖飞过的子弹,而是紧张地盯着正爬向远处的科夫宁。科夫宁的运气似乎不错,他离开二排的阵地后,又爬行了近百米,来到了引爆电线所在的位置,就在他举起斧头,准备砍断电线时,却不幸被附近的德军发现了。立即有五六支冲锋枪对准他射击,密集的子弹将周围的积雪打得像开了锅似的,他的身上也溅起了无数团血雾。
  看到科夫宁的身体朝前一扑,便一动不动地躺在了雪地里,手中的斧头也扔出老远,林华不禁懊恼地叫了一声:“糟糕!”他本来再想叫一名战士去执行这个任务,但朝左右看了看,战士们正在和德军进行对射,根本无暇顾及其它。他咬了咬牙,将步枪靠在冰堆上,从背囊里拿出一个手榴弹,插在后腰上,爬着离开了自己的位置。
  等他快接近科夫宁时,也不禁被德军发现了,马上招来了密集的火力。躲在冰堆后面的安德烈,发现德军的一部分火力,忽然转向了别的方向,他先是有点纳闷,随后发现遭到德军火力打击的正是索科夫中尉。他顾不上想连长为啥会跑到那里去,便命令两名冲锋枪手朝着敌人进行压制射击,为林华提供火力掩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