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红色莫斯科 > 第36章 列宁勋章

第36章 列宁勋章


  当近卫第五师和近卫第九师两支部队,沿着道路朝伊斯特拉水库挺进时,罗科索夫斯基不时地通过参谋长马利宁,了解两个师部队的进展情况。
  作为第16集团军司令员,他最为担心的是:伊斯特拉河可能成为集团军部队进攻道路上的天然屏障。为了防止敌人在伊斯特拉河地区设防,他除了命令所属各师迅速向前推进,并强渡伊斯特拉河外,还组建了列米佐夫少将指挥的右翼集群,和库图科夫少将指挥的左翼集群,以便在敌人炸掉大坝时,从北面和南面两侧迂回伊斯特拉水库。
  就在他坐卧不安时,马利宁走过来将一份电报交给了他,对他说道:“司令员同志,近卫第五师师长米罗诺夫将军来电,近卫第765团已经派出一支小分队,穿过森林去执行保护大坝的特别任务。”
  罗科索夫斯基接过电报看了一眼,不禁皱起了眉头:“索科夫中尉的连队如今还剩下几个人,要想他们去保护德军准备炸毁的大坝,巴特拉科夫这不是瞎胡闹吗?”
  对于罗科索夫斯基的这种说法,马利宁苦笑着回答说:“司令员同志,如果我们派大部队穿过森林,去夺取伊斯特拉水库大坝的话,根本无法携带重武器。一旦他们在行军时被敌人察觉,那么偷袭就会变成强攻,我军在没有装备重武器的情况下,是根本无法夺取德军重兵把守的大坝。”
  等马利宁说完后,罗科索夫斯基没好气地说:“既然大部队都无法夺取大坝,那么一支小部队就能完成任务吗?”
  “部队人数少,也有人数少的好处。这样他们在行动时的目标小,通过积雪覆盖的森林时,不容易被敌人察觉。”马利宁望着罗科索夫斯基,面带笑容地说:“索科夫的头脑灵活,鬼点子多,我觉得他一定能完成好这个任务。”
  听到马利宁这么说,罗科索夫斯基轻笑一声,说道:“参谋长,你不说,我都差点忘记了。这个米沙的确很有本事,月初时还是一名下士,只过了不到十天,居然都已经当上了中尉,他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马利宁感慨地附和道:“假如他的父亲不是去世太早,没准现在都当上将军了。”
  “没错,参谋长同志,你说的没错。”马利宁的话,让罗科索夫斯基想起了自己英年早逝的战友,“老米沙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指挥员,还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以他的能力,假如活到现在的话,起码也是一个集团军司令员。我希望索科夫能继承他父亲的遗志,在战争中快速地成长起来,成为一名优秀的指挥员。”
  经过一夜漫长的等待,近卫第五师师长米罗诺夫少将给司令部发来了电报,向罗科索夫斯基报告,说该师的步兵第586团已经成功地到达了伊斯特拉河的西岸。
  看到这份电报时,罗科索夫斯基有些吃惊地问马利宁:“参谋长,步兵第586团已经成功地渡过了伊斯特拉河,这么说,伊斯特拉水库大坝没有被敌人炸毁?”
  由于电报上的内容很简短,马利宁也无法知晓具体的情况,只能含糊其辞的说:“司令员同志,我想应该是这样的。”
  为了搞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罗科索夫斯基命令马利宁:“参谋长,立即和米罗诺夫师长取得联系,搞清楚伊斯特拉水库的大坝,是否被完好无损地保存了下来?”
  马利宁起身去给近卫第五师师部打电话,过了没多久,他就回来向罗科索夫斯基报告:“司令员同志,全搞清楚了,伊斯特拉水库的大坝没有遭到德国人的破坏。”他说完这两句话之后,看到罗科索夫斯基似乎想追问什么,便主动补充说,“米罗诺夫少将告诉,在第765团团长巴特拉科夫中校的报告中,德军曾经试图炸毁大坝,但由于索科夫中尉所部的顽强战斗,消灭了实施爆破的德军工兵,破坏了敌人的这种企图,成功地保住了大坝。”
  “很了不起,索科夫中尉他们干得不错。”罗科索夫斯基听完报告后,站起身在室内来回地走动着,同时激动地说:“由于他们成功地保护了大坝,使敌人企图用洪水阻挡我军去路的阴谋破产了,这样就为我们消灭更多的法西斯侵略者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说完这番话之后,罗科索夫斯基停下脚步,问坐在一旁的集团军军事委员洛巴切夫:“军事委员同志,按照索科夫中尉他们所取得的巨大战果,你说说,该给予他们什么样的奖励?”
  如果是普通的战士建立了功勋,洛巴切夫肯定会毫不迟疑地说授予他们奖章之类的。但此刻听罗科索夫斯基如此郑重其事地提出此事,他不得不慎重起来。在经过几分钟的考虑之后,他终于开口说道:“司令员同志,鉴于索科夫中尉所立下的功劳,我建议授予他红旗勋章,以表彰他在保卫祖国的战斗中,所表现出来的非凡勇气和奉献精神。而他所率领的三连,可以授予‘伊斯特拉连’的荣誉称号。”
  为了让洛巴切夫意识到成功保卫大坝的重要性,他专门强调说:“如果让法西斯匪徒炸毁了水库的大坝,汹涌而出的巨大水流,将给我们的下一步行动造成极大的困难。索科夫中尉成功地保卫了大坝,使我军能顺利地通过伊斯特拉河面的冰层,去继续追击逃窜的敌人,导致战局朝着有利于我军的方向发展。他做出来如此大的突出贡献,仅仅授予红旗勋章,我认为是远远不够的。”
  见罗科索夫斯基否定了自己的提议,洛巴切夫也不气恼,而是笑着问道:“司令员同志,那依你之见,应该授勋他什么勋章呢?”
  罗科索夫斯基沉思了片刻,随后宣布道:“除了给三连授予‘伊斯特拉连’的荣誉称号外,我看可以给连长索科夫中尉授予一枚列宁勋章。”
  “什么,列宁勋章?”洛巴切夫听完罗科索夫斯基的提议后,沉默了许久,最后谨慎地说:“司令员同志,列宁勋章可是我国到目前为止,级别最高的勋章,在得到上级的授权之前,我们是没有权利给下面的指战员授予这种勋章的。”
  “军事委员同志,你说的没错,集团军的确没有资格给下面的指战员授予列宁勋章,但方面军首长应该有这种资格吧?”在看到洛巴切夫点头认可后,他拿起了桌上的电话,“我这就给朱可夫同志打电话,希望他能支持我的决定。”
  朱可夫在电话听到罗科索夫斯基打算给一名中尉授予列宁勋章,立即毫不迟疑地予以了回绝:“罗科索夫斯基同志,列宁勋章是十分贵重的勋章,代表着最高的荣誉,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获得的,它有一套严格的审批程序。你应该知道,方面军军事委员布尔加宁是一位原则性很强的同志,就算我同意了你的请求,嘉奖申请到了他那里也会被驳回。”
  “大将同志,请您听我说。”罗科索夫斯基将林华所率领的小部队,成功地保住了伊斯特拉水库大坝的事迹,详细地向朱可夫进行了汇报。为了打动朱可夫,他最后说道:“我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这位索科夫中尉是米哈伊尔·伊万诺维奇的儿子。”
  “什么,什么,罗科索夫斯基你刚刚说什么?”朱可夫听到这里,吃惊地问:“你说索科夫中尉是我们认识的那位团级指挥员米沙的儿子?”
  “没错,正是他。”罗科索夫斯基在电话里给了朱可夫一个肯定的回答,“而且在我们的大反攻开始前,是他率领一个班的战士,成功地挡住了冲向希姆基镇的敌人。”
  如果说在几分钟前,朱可夫还竭力反对给一名中尉授予代表苏联最高荣誉的列宁勋章,但了解此人居然是自己老战友的儿子,近期还屡立战功之后,便改变了注意。他握着话筒沉思了片刻,随后说道:“好吧,罗科索夫斯基同志,我同意你的意见,授予索科夫中尉列宁勋章。至于军事委员布尔加宁那里,我亲自去说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