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红色莫斯科 > 第39章 业余的坦克手

第39章 业余的坦克手


  巴维尔等人接到林华的命令后,押着四名俘虏来到了大坝。大坝守军见到友军的同志押来了几名俘虏,便主动过来接收。
  带队的少尉见巴维尔他们只移交了三名俘虏,却打算把剩下的一名德军下士带走。他不禁有些急了,连忙问巴维尔:“下士同志,还有一名德军俘虏,你打算带到什么地方去?”
  巴维尔看了对方一眼,随口答道:“少尉同志,我接到我们连长的命令,要将这个俘虏带去见他。”
  听到巴维尔这么说,少尉的脸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他用手朝前面的房子一指,说道:“你们连的同志都在那个房间里,你可以到那里去找他。”
  巴维尔和谢廖沙等人带着俘虏进入了房间,看到林华正在房间的另外一头,和两位排长在说着什么。他连忙穿过房间,来到林华的面前抬手敬礼:“连长同志,下士巴维尔奉命带俘虏前来报道!”
  “你们辛苦了!”林华和巴维尔、谢廖沙等人一一握手后,对几人说道:“你们先找个地方坐下休息,我们在这里完成整补之后,又要继续赶路,到时想休息,可就没有时间了。”
  安置好巴维尔他们几人后,林华又扭头对恩斯特说:“下士先生,你不要害怕,让你随我们用行动,是我的主意。你放心,我们一定会保证你的安全。”
  恩斯特看到自己的同伴被移交给大坝上的守军,而自己却被带到这里来,原以为自己会被拖出去枪毙,心里一直是忐忑不安。此刻听了林华向他的保证后,悬在心里的巨石总算落了地。
  由于连续作战,三连的战士们都格外疲倦,坐下后不久便纷纷睡着了。林华睡得正香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人在摇晃自己的身体,同时还不停地喊着自己名字:“索科夫,索科夫中尉,快点醒醒!”
  林华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有位军官蹲在自己的面前,随口问道:“什么事儿?”
  对方看林华醒了,立即提高嗓门说完:“你们的补充兵员到了,就在门口。”
  听说补充兵员到了,林华猛地睁大了眼睛。当他看清楚蹲在自己面前的军官,居然是营长恰克夫大尉时,慌忙站起身朝对方敬礼,同时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营长同志,我刚刚太困了,没有发现您来了!”
  恰克夫跟着站起身,大度地说:“没关系,你们连日作战太辛苦了。我也想让你们多休息会儿,不过不行啊,上级命令你们连在完成整补后,就立即赶往伊斯特拉城。走吧,补充兵员就在外面,我们一起出去吧。”
  两人在肩并肩朝外面走去时,林华关切地问:“有指挥员一起来吗?”
  恰克夫听到林华这么一问,先是一愣,随后便猜到了他的心事,连忙安慰他说:“放心吧,索科夫中尉,带队来的是一名少尉。这个连还是你担任连长。”
  得知带队的指挥员军衔比自己低,林华立即感到安心了许多,听到门外传来的“立正”、“稍息”的口令声,他知道外面正在列队,连忙加快了脚步。
  林华走出房间时,看到门外整齐地站着五列战士。一名少尉走上前,抬手向林华敬礼,干巴巴地报告说:“中尉同志,少尉瓦西里向你报告,我率五十七名新兵到此接受您的指挥,我听候您的命令,请指示!”
  看清楚带队的少尉,居然是几天前在克留科沃村认识的瓦西里时,林华不禁笑了,他抬手还了一个礼,随后握住对方的手说道:“你好,瓦西里少尉,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说这话时,林华心里不禁暗自感慨,真是风水轮流转啊,几天前,自己还要听瓦西里的指挥,如今他却成为了自己的部下。
  接下来的整补很简单,林华让瓦西里担任三排排长,并给他分配了二十名战士,剩下的战士,都酌情分配给了减员厉害的一排和二排。在完成这一切之后,林华向班台莱耶夫和恰克夫告辞后,便带着自己的部队,朝着伊斯特拉城的方向前进。
  部队行进了大概五六公里,前方忽然传来了机枪的扫射声,还传来了两声沉闷的爆炸声。林华立即警惕起来,他摘下挎在肩膀上的步枪后,将右手高高地举起,示意部队停止前进。
  就在他准备派人去前面搞清楚发生了什么情况时,万尼亚已经快步来到了他的身边,主动请缨说:“连长同志,听枪声,前面好像正在打仗,我带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万尼亚带着两名战士去了前面,没过多久,他就派了一名战士回来报讯。战士向林华报告说:“连长同志,前面的路边有一个沙袋工事,不知什么时候被德国人占领了。他们用两挺机枪封锁了公路,近卫第九师的一个连正在和他们进行战斗。”
  听说前面有德国人拦路,林华连忙冲着后面喊道:“三排留下,一排、二排跟我来!”
  几分钟之后,他带着部队来到了友军受阻的位置。万尼亚带着一名上尉来到了林华的面前,开口说道:“中尉同志,这是近卫第九师的连长。”
  为了避免成为敌人狙击手的目标,林华没有向对方敬礼,而是简单地握了握手,问道:“上尉同志,说说这里的情况吧!”
  那位上尉点了点头说:“敌人用两挺机枪封锁了我们前进的道路,我组织了两次冲锋都没有成功,反而伤亡了三十几名战士。”
  林华抬头看了一眼前面的情况,见在一百多米外的路边,有一个沙袋工事,中间的射击孔里伸出两挺MG-34机枪,正在朝着公路上进行疯狂扫射,公路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不少苏军战士的尸体。距离工事七八十米远的地方,有一辆被击毁的卡车,几名战士就躲在卡车的后面进行着还击。
  林华在收回目光时,看到左前方二十几米远的地方,停着一辆T-34坦克。他便朝着坦克努了努嘴,好奇地问:“上尉同志,为什么不让我们的坦克兵消灭敌人的工事?”
  上尉看了一眼停在路边的坦克,叹了口气说道:“中尉同志,你有所不知。这辆坦克在行进中触雷,履带被炸断了。我们的坦克手下来修理履带,刚刚修理完毕,就被突然冒出来的敌人打死了。”他用手朝路边的雪堆后一指,接着说道,“他们的尸体就摆在那里。”
  林华朝上尉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果然看到在雪堆后整齐地摆放着三具穿着坦克兵制服的尸体。他扭头望着上尉问道:“上尉同志,也就是说,只要有坦克手,这辆坦克是可以投入战斗的?”
  上尉虽然不知道林华这么问的原因,但还是如实回答说:“没错,是这样的。只要有坦克兵,这辆坦克随时可以投入战斗。”说完这番话之后,他叹了口气,遗憾地说:“可惜坦克手们都牺牲了……”
  上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林华将手里的步枪交给了万尼亚,还把身上的军大衣也脱了下来。他吃惊地问:“中尉同志,您打算做什么?”
  林华脱掉军大衣之后,也扔给了万尼亚,用手一指坦克,对上尉说道:“上尉同志,待会儿我开坦克撞毁了敌人的工事之后,你就率战士冲上来。”
  听到林华这么说,上尉吃惊地问:“您说什么,中尉同志?难道您还会驾驶坦克吗?”
  “没错,我会驾驶坦克。”林华点了点头,又叮嘱了上尉一句:“上尉同志,您记住,当我驾驶坦克撞毁了敌人的工事之后,您就带人冲上来。”说到这里,他耸了耸肩膀,有些不好意思地补充说,“可惜我指挥驾驶坦克,却不懂得怎么开炮,否则一炮就能将敌人的工事掀飞。”
  林华说自己会驾驶坦克,还真不是吹牛。在后世的莫斯科南部,有个坦克博物馆,里面有苏军各个时期的坦克。他的一个军迷朋友,认识里面负责的指挥官,便经常带着林华去驾驶坦克玩。不是坐坦克,而是驾驶真正的坦克。虽说认识熟人,不过驾驶坦克也不是免费的,每小时的费用是一千卢布。林华最爱的就是这种T-34坦克,前后花了十万卢布之后,终于能像驾驶汽车一样娴熟地操纵这种坦克了。
  林华坐进了驾驶舱,找了一顶坦克兵扔在座位上的坦克帽,戴在了头上,随后发动了坦克的发动机,朝百米外的德军工事冲过去。
  正躲在沙袋后面射击的德国兵们,看到停在路边的苏军坦克,忽然开足了马力朝自己冲过来。他们慌忙调转枪口,朝着坦克进行疯狂扫射。
  坐在坦克里的林华,听到密集的机枪子弹如同冰雹似的,打在装甲上当当作响。但却没有丝毫的恐慌,因为他很清楚,德军的机枪子弹根本无法洞穿T-34的装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