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红色莫斯科 > 第46章 捡洋落 中

第46章 捡洋落 中


  亚库普结束和奥廖尔的通话后,放下了耳机和送话器,抬手向林华敬礼,口中说道:“中尉同志,第16集团军直属自动雪橇连连长亚库普上尉向您报告,我连奉命接受您的指挥,请指示!”
  “我们是曾经并肩战斗过的战友,用不着这样的礼节。”林华将亚库普的手从额边拉下了,笑着说:“我现在有个重要的任务,需要你协助我完成。”
  虽然林华用很随和的语气说这句话,但亚库普还是毕恭毕敬地说道:“中尉同志,请您下命令吧!”
  “上尉同志,是这样的,我们还有十几名战士留在村庄里。”林华对亚库普说道:“您还记得吗?”
  “我记得。”亚库普点点头,表示认可林华的说法,随后反问道:“中尉同志,您是准备派我回去将他们接来吗?”
  “没错,你立即派十辆雪橇回去,将留在村里的战士都接过来。”林华给了他一个肯定的回答之后,还特意叮嘱说:“其中有几名伤员,可没法站在撬板上吹冷风。在派出的雪橇里,除了两辆配备机枪手外,把另外八辆的载员舱都留出来,让伤员们乘坐。”
  亚库普等林华一说完,立即毫不含糊地答道:“明白了,中尉同志,我立即按照遵照您的命令执行。”
  就在亚库普安排副连长带人回村子去接人的时候,万尼亚、安德烈、瓦西里三位排长走了过来,问林华:“连长同志,不知道上级又给我们安排了什么任务?”
  “上级给我们安排了好任务。”林华笑着对三位排长说:“让我们去捡洋落。”
  “捡洋落?”听到林华所说的单词后,三位排长面面相觑,脸上都是一片迷茫之色。最后还是万尼亚开口问道:“连长同志,什么叫‘捡洋落’,我们没听懂。”
  听到万尼亚这么问,林华立即意识到此时还没有这种说法,连忙向他们介绍说:“德军在逃跑时,丢弃了大量的武器装备和各种军用物资,我们连的任务就是将德军丢弃的东西都搜集起来。”
  在了解了部队接下来的任务后,安德烈忍不住问道:“连长同志,这里还有一百多俘虏,该怎么处置,总不能将他们都枪毙了吧?”
  “不行,安德烈同志,绝对不行。”林华看了一眼那些在战士们看管下的俘虏,见他们个个表情麻木、抱着双肩在原地不停地跺着脚,以免被冻僵了。果断地说道:“他们已经放下了武器,我们不能屠杀俘虏。”
  刚布置完任务的亚库普正好走过来,听到了林华后面的话,便忍不住插嘴问道:“中尉同志,我们要去执行任务,带着这么多法西斯分子,可不太方便啊。要不……”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抬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林华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将这个问题,抛给了另外两名排长:“你们的意见呢?”
  万尼亚摇了摇头,对林华说道:“连长同志,我不同意就地处决俘虏,毕竟他们都已经放下武器向我们投降了。”
  而瓦西里则模棱两可地说:“我服从大家的意见。”
  别看大多人的意见,都是将这批俘虏解决掉,但林华却不愿意屠杀放下了武器的敌人,他在思索片刻后,对几人说道:“我看这样吧,反正我们收集物资也需要人手,不如就将这些俘虏带过去当苦力。”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目光从四人的脸上扫过后,提高嗓门问道,“有不同的意见吗?”
  “没有!”听说不用杀俘虏,万尼亚立即抢先附和道:“我赞同连长同志的意见。”
  见林华不准备杀俘虏,又提出这么个方案,亚库普想了想,也接着说道:“我服从中尉同志的命令!”
  林华看到没人提出反对意见,便望着瓦西亚说:“根据上级的通报,德国人在这些丢弃的武器和物资附近,都埋设有地雷。瓦西亚少尉,你曾经当过工兵,待会儿你先跟着我去实地观察一下。”
  等瓦西亚点头表示同意后,林华又接着说:“我和瓦西亚少尉带十名战士,先乘坐雪橇赶往指定地点。万尼亚少尉,我离开之后,这里由你全权负责,你和安德烈带部队押着俘虏随后赶过来!”
  亚库普等林华布置完任务后,连忙提醒说:“中尉同志,我们还有八名机枪手,您看是让也乘坐雪橇离开,还是和您的人一起押送俘虏?”
  “我们的人手够了,”林华随口答道:“就让他们留下帮着押送俘虏吧。”
  在出发前,亚库普主动提出让自己的机枪手给林华让个位置,但却被林华拒绝了。林华还是站在撬板上,等指定的那些战士们都上了撬板后,他用力地敲了敲驾驶室的门,冲坐在里面的亚库普喊道:“出发吧!”
  等林华他们一离开,万尼亚便命令战士们驱赶着俘虏,朝着德军丢弃物资的地区前进。谁知命令下达后,不远处就传出了战士的怒骂声和俘虏的惨叫声。,万尼亚连忙走过去,看到二排的五班长热利亚,正在踢一名躺在雪堆里的俘虏,便冲着他问道:“下士同志,你能告诉我,这里出了什么事吗?”
  热利亚朝在雪堆里打滚的德军兵一指,怒气冲冲地说:“这个该死的德国佬,我让他站起来。他不站起来就算了,还骂我,我一时气愤,就打了他几下。”
  万尼亚也不懂德语,对于热利亚所说的话,他无法向俘虏进行核实。但他心比较细,发现在雪堆里打滚的俘虏,脸上的痛苦之色不像假装的,连忙蹲下来仔细查看。这一看,还真看出了问题,俘虏裤子的膝盖部分,有一片褐色的污渍,明显是受伤流的血。
  在考清楚怎么回事后,万尼亚站起身,对热利亚说:“都搞清楚了,他的腿受伤了,无法独立行走。你带人去扎一个担架,把他抬着走。”
  热利亚听万尼亚这么说,觉得有必要让他搞清楚当前的状况,连忙向他报告说:“少尉同志,抬着伤员在雪地里可不好走啊,我们的人手本来就少,要是再抽几个人抬担架的话,押解俘虏的人就更少了。”
  万尼亚看了一眼躺在雪堆里的俘虏伤兵,用厌恶的语气说:“让俘虏来抬他,他没有资格让我们的战士在他的身上浪费力气。”
  热利亚听到万尼亚的这句话,立即兴奋地答应道:“明白了,少尉同志,我这就安排人手去扎一个担架,让俘虏抬着他们的自己人,跟着我们一起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