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红色莫斯科 > 第213章 两个人的胜利

第213章 两个人的胜利

    双方又相持了一个多小时,看到天色将晚,有两名狙击手按耐不住了,他们低声地对马特维说:“上士同志,我估计德军狙击手肯定不会露面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马特维觉得已方有五个人挤在这个狭小的区域,如果遭到德军炮击的话,有可能被一锅端,便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好吧,诺玛留下,其余的同志先返回阵地。我们通往后方的道路,肯定也在德军狙击手的监视之中,你们回去时小心点。”
  
      阿吉克在冰冷的地面上趴了几个小时,心里早就怨声载道了,若不是顾忌河对面的狙击手,他早跑回阵地去了。此刻听到马特维这么说,他立即顺水推舟地说:“明白了,上士同志,我们会小心的。”
  
      说完,阿吉克将手里的莫辛纳甘步枪反背在背上,反身采用匍匐前进的姿势,朝阵地的方向爬去。另外两名狙击手,见阿吉克已带头行动起来,自然也不怠慢,便跟在他的后面朝阵地爬去。
  
      待在观察所里的杰特罗夫,见有三名战士从潜伏地点成功地返回,连忙问带头的阿吉克:“马特维上士在什么地方?”
  
      “营长同志,”听到杰特罗夫这么问,阿吉克连忙回答说:“他和诺玛还待在潜伏地点。”
  
      杰特罗夫不解地问道:“他们为什么还不回来?”
  
      “河对面有一名德军的狙击手。”另外一名战士回答说:“马特维上士说那人对我们的威胁太大,如果不消灭对方的话,可能会给我们造成损失,因此他和诺玛两人留下,自己坚守敌人的狙击手,并想办法将他干掉。”
  
      杰特罗夫向三名狙击手了解完他们所取得的战果后,正打算向团里报告,挂在墙上的电话先响了起来。他取下话筒贴近耳边,听筒里传出了索科夫的声音:“上尉同志,我是索科夫少校。你那里的情况怎么样,派出去的狙击手都回来了吗?”
  
      “没有,马特维和另外一名叫诺玛的狙击手还在潜伏阵地上。”杰特罗夫把情况向索科夫简单地汇报一番后,说道:“他们想干掉德军狙击手之后,再返回阵地。”
  
      索科夫朝窗外看了看,见天色已晚,能见度有限,就算发现了狙击手,估计马特维他们也难有什么建树,便随口说了句:“我知道了。”
  
      看到索科夫放下电话,波图金连忙问道:“师长同志,一营的狙击小队今天的战果如何?”
  
      “打死了四个敌人。”索科夫说完后,反问道:“参谋长,炮兵营真的一门火炮都没有了吗?”
  
      波图金想了想,回答说:“我今天听炮兵营长报告,说他们修复了一门报废的火炮。不过炮弹少了点,只有七发。”
  
      “是什么口径的火炮?”索科夫接着问道。
  
      “76.2毫米,”波图金连忙回答说:“是加农炮!”
  
      “很好!”索科夫等波图金说完后,立即吩咐他:“参谋长,你立即给炮兵营长打电话,让他将这么炮调到靠近前沿的位置,轰击德军狙击手藏身的位置。”
  
      对于索科夫的安排,波图金有些为难地说:“我们只有一门炮,而是炮弹有限,可能不会有什么效果。”
  
      索科夫也没跟他废话,只是淡淡地说:“服从命令!”
  
      很快,炮兵营的火炮就被拖到了一营的阵地后方。炮长望着自己营长问道:“营长,我们应该朝什么地方开炮啊?”
  
      营长有些哭笑不得地说:“据说在河对岸的德军阵地前方,潜伏着一名狙击手,今天射杀了我们好几名战士。我们炮轰的目地,就是将他从藏身的地方赶出来,让我们的狙击手把他干掉。你是本营最有经验的炮长了,你觉得德军的狙击手有可能藏在什么地方?”
  
      炮长拿起望远镜,朝对岸看了一阵,随后说道:“营长同志,虽说能见度有些低,但我还是能看清楚对面有不少的弹坑,德军的狙击手肯定就藏在其中的一个弹坑里。我们完全可以用炮将他从藏身的地方轰出来。”
  
      “这事我就交给你负责了。”营长对炮长说道:“你要记住,我们只有七发炮弹。一旦炮弹打光了,还没有将狙击手从藏身的地方赶出来,我们的任务就算失败了。”
  
      “放心吧,营长同志。”炮长笑着回答说:“您别看那边有十几二十个弹坑,但以我的经验,能藏身的弹坑不超过五个,我完全有把握把他从藏身的地方轰出来。”
  
      调整好射击诸元后,加农炮朝着德军阵地前的空地开炮了。第一发炮弹落在一个空弹坑里爆炸,一股泥土冲天而起。
  
      马特维和诺玛二人看到德军狙击手藏身的区域,忽然遭到了炮击,脸上都露出了惊喜的表情。他们心里明白,这么一来,除非德军狙击手甘心被炮弹炸死,否则绝对不可能待在弹坑里一动不动。只要敌人一动,他们就有机会了。
  
      于是马特维对诺玛说:“诺玛,德军狙击手藏身的那个弹坑,你我都知道。现在我分一下工,我负责右边,你负责左边。只要狙击手一露面,就立即开枪打死他。记住,我们开枪的时间只有两三秒,一旦错过了,想再找到他,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放心吧,上士同志。”诺玛一边全神贯注地瞄准,一边回答说:“只要他露面,我绝对不会让他安全地逃脱。”
  
      苏军的炮弹落在德军的阵地前方,德军观察哨先是一愣,心说俄国人的炮兵准头怎么这么差啊,距离我们的阵地还有好几十米呢。他正想着,又一发炮弹落在了阵地前的空地爆炸,再次掀起一股冲天的泥土。
  
      见到这种情形,观察哨立即明白,苏军的炮弹之所以落在空地上爆炸,并不是打偏了,而是他们的攻击目标,是躲在阵地前方弹坑里的狙击手。想到这里,他立即给德军指挥官打电话,把这个情况向他进行了汇报。
  
      德军指挥官得知苏军的炮兵准备干掉己方的狙击手,顿时被吓了一跳,他连忙给后方的炮兵打电话,希望他们能对苏军进行炮火压制,以掩护狙击手成功脱险。
  
      谁知炮兵值班员接到电话后,立即反问道:“少校先生,不知道俄国人的炮兵位置在什么地方?”
  
      这话将德军指挥官问住了,他哪里知道苏军的炮兵位置,只能让对方稍等,自己让人去通知观察哨,让他迅速地报出苏军炮兵的位置。
  
      从德军观察哨向指挥官报告,指挥官又给炮兵打电话的工夫,炮兵营的加农炮又发射了三发炮弹,准确地打在了另外三个空弹坑里。掀起的泥土,撒了躲在旁边弹坑里的狙击手一声。躲在弹坑里的狙击手,此刻真是欲哭无泪,他没想到自己被苏军的狙击手顶上后,居然连露头的机会都没有。如今苏军居然对自己的藏身之地直接进行炮轰,如果己方的炮火不进行压制的话,自己今天也许难以全身而退。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狙击手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加农炮发射的第六发炮弹,直接砸进了狙击手藏身的弹坑。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将狙击手从弹坑里拔了起来,高高地抛向空中,又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就在他晕过去的同时,两发从对岸飞来的子弹,分别钻进了他的头顶和肩部,使他在没有任何痛苦的情况下,离开了这个让他眷念的世界。
  
      苏军在炮击时,马特维和诺玛两人全神贯注地盯着狙击手藏身的弹坑。看着已方炮兵发射的炮弹,都落在了空无一人的弹坑里,两人的心里都非常着急,但又无法通知炮兵调整射击参数,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祈祷,希望炮兵同志打出的下一发炮弹,能准确地命中目标。
  
      看到一发又一发炮弹落空,两人的心里都已经快崩溃了。就在两人濒临绝望之际,炮弹终于命中狙击手藏身的弹坑。看到飞到空中的狙击手,两人在心里高呼“乌拉”的同时,扣动了手里的扳机,几乎是在狙击手落地的同时,他们打出去的子弹,准确地命中了目标。
  
      炮兵营长通过望远镜,看到有一个人影从弹坑里飞了出来,立即意识到他们已经命中了目标,完成了上级交给自己的任务。他连忙放下望远镜,对还准备装填最后一发炮弹的炮长说:“行了,炮长同志,狙击手已经被干掉了。我们快点转移吧,否则等德军炮火轰过来时,想撤就来不及了。”
  
      听到炮兵营长下达了撤退的命令,炮长也不含糊,立即命令自己的手下停止装填,由几名炮兵拖着火炮就朝回跑。他们刚跑出了两百多米,德军的炮弹就呼啸而至,直接落在刚刚架设火炮的位置。
  
      炮长感觉自己脚下的土地,都在微微颤抖,不禁心有余悸地对炮兵营长说道:“营长同志,幸好您及时地下达了撤退的命令,否则我们今天肯定完蛋了。”
  
      而炮兵营长看到自己刚刚待的地方被炸成了一片火海,心里也一阵阵发慌。不过在自己部下的面前,他还是故作镇定地说:“炮长同志,就算我不下命令,此刻我们也撤下来了。要知道我们的火炮只有七发炮弹,最多再耽误十几二十秒,而已就全部打光了。行了,今天的任务已经完成,你们先回驻地去吧,我要去向参谋长报告。”
  
      马特维和诺玛两人干掉了德军的狙击手之后,并没有立即返回一营的阵地,而是继续一动不动地趴在潜伏阵地上。按照马特维的想法,德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用炮火对苏军阵地上的火炮进行压制,证明他们非常看重这名狙击手,待会儿肯定会有不少德国兵离开阵地,到时就是他们狙杀的好机会。
  
      德军的炮兵进行了五分钟急射后,见苏军的火炮没有了动静,以为已经被他们干掉,便停止了射击。而待在前沿阵地上的指挥官,看到狙击手躺在几十米外一动不动,不知他是死是活,便派出了两名士兵前去查看。
  
      两名士兵弯着腰,小心翼翼地跑到了狙击手的面前。就在他们弯腰查看之际,马特维和诺玛扣动了扳机。诺玛一枪撂倒了站在左边的敌人,而右边的敌人虽然也中弹了,但中弹部位却是腿部,虽然暂时无法走路,但却不致命。
  
      看到那名德军士兵在地上不停地打滚,诺玛扭头朝马特维看了一眼,心说上士这是怎么了,居然会将子弹打偏。他抬起枪正准备补枪时,却被马特维制止了:“诺玛,不要开枪,只要他还活着,德国人肯定还会派人来救他的。”
  
      听到马特维的这种说法,诺玛先是一愣,随后便明白过来,他知道马特维这样做,是为了钓鱼,用一个伤员从阵地上调更多的德国兵出来,到时自己再一一地收拾他们。想到这里,他立即将枪口对准了德军阵地,准备一看到活动的人影,就开枪射击。
  
      德军指挥官见自己派出的两名士兵,刚接近了狙击手的身边,就被苏军的狙击手打得一死一伤,他顾不得多想,连忙又派出了两名士兵,让他们去查看狙击手的生死,顺便将受伤的士兵拖回来。这两名士兵刚离开阵地没多远,就被马特维和诺玛两人开枪击毙了。
  
      “有狙击手。”见到连续派出的四名士兵,都在最短的时间内倒下了,德军指挥官如果再不明白对岸有狙击手,他就可以去买块奶酪撞死了。他朝黑漆漆的对岸看了一阵后,问周围的士兵,“你们谁看到俄国人的狙击手在什么位置?”
  
      “少校先生,”一名站在他身边的士兵战战兢兢地回答说:“天太黑,看不清楚子弹飞来的方向。”
  
      “见鬼!”德军指挥官也知道在这么暗的光线下,要找到苏军狙击手的位置,简直比登天还难。他原本想就此停止营救行动,但听到远处那名伤兵瘆人的惨叫声,以及旁边生死不明的狙击手,他不得不改变主意,又派出了几名士兵去救援。
  
      在短短的五分钟内,又有十一名士兵倒在了马特维和诺玛的枪口下。但由于尸体太多,天色又太暗,终于有一名士兵成功地接近了伤员和狙击手。但他看到狙击手早已毙命后,便将伤员驮在自己的背上,一步步地朝阵地跑去。
  
      马特维和诺玛二人看到这个移动的目标,虽然连续开了几枪,但子弹都打在了德军士兵背上的伤员身上。等士兵将伤员拖进战壕时,发现自己的同伴早已身中七八枪而一命呜呼。他把尸体放在一旁,向指挥官报告说:“少校先生,我仔细检查过了,我狙击手的头部和肩部中弹,差不多当场就死掉了。”
  
      听完士兵的报告,指挥官心里不禁万分懊恼,为了救一个已经死掉的人,自己居然又赔进去了十五名士兵的生命,这样的损失真是太大了。
  
  7

Ps:书友们,我是涂抹记忆,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