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红色莫斯科 > 第271章 局部的反击

第271章 局部的反击

苏联的空军对德军炮兵狂轰滥炸之时,冯?德雷贝尔的心都在滴血,要知道,这些火炮可是他目前所能调集的全部火炮,结果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被苏军的航弹炸成了一堆堆Wwん.la
  
  好不容易看到德国的战斗机出现在空中,把那些轰炸、扫射自己炮兵的俄国飞机揍了两架下来后,冯?德雷贝尔不禁连声叫好。他的心里甚至在想:等战斗结束后,自己一定要亲手给这些勇敢的飞行员们佩戴铁十字勋章。
  
  但好景不长,随着苏军歼击机的出现,形势又发生了逆转。数量占据优势的德军战斗机,居然被苏军的歼击机击落了五架,而另外三架也被击伤,差点就全军覆灭了。更过分的是,德军的战斗机撤出战场后,苏军的轰炸机又轰炸了坦克部队的集结地,再加上库尔斯克城内的炮兵也在不停地炮击,导致师里的二十多辆坦克变成燃烧的火炬。
  
  好不容易等苏军的轰炸机编队飞离战场,冯?德雷贝尔为了防止坦克部队全军覆灭,慌忙命令坦克撤离战场,由两个反坦克炮兵连阻击冲上来的苏军坦克。
  
  空军开始轰炸德军坦克的集结地时,阿里泰就率领他的坦克连发起了冲锋。阿里泰的指挥坦克一马当先,冲在了全连的最前面。距离德军临时构筑的阵地还有三百多米时,阿里泰忽然听到“噹”地一身巨响,随后整个坦克车身一震。根据他多年的战斗经验,这是遭到了德军反坦克炮的攻击,不过好在这种37毫米口径的反坦克炮,在这么远的距离,是无法洞穿t-34坦克的正面装甲。
  
  不等阿里泰吩咐,驾驶员已经将坦克停下,准备让炮手摧毁德军的反坦克炮。坦克手缓缓地转动着炮塔,试图寻找到敌人反坦克炮的位置。就在这时,又有一发炮弹飞过来,准确地击中了炮塔的左侧,令人庆幸的是,这发炮弹依旧没能洞穿坦克的装甲。
  
  坦克手连忙又将炮塔向左转,搜寻那门刚刚开火的反坦克炮。没等他找到,又从不同的方向飞来了几发反坦克穿甲弹。有的落在地上爆炸,掀起了一股冲天的泥土;而有的打在了坦克车身上,因为无法击穿装甲,而成为了跳弹。
  
  虽说阿里泰的心里明白,德军的这种反坦克炮所发生的穿甲弹,是很难对自己的坦克构成威胁。不过炮弹老是叮叮当当打在装甲板上,也是一件令人心烦的事情,他连忙吩咐炮手:“迅速地找到目标,然后摧毁它。”
  
  不光是阿里泰的坦克,遭到了德军的反坦克炮攻击,其余的坦克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德军的反坦克炮手躲在不同的位置,同时朝冲上来的苏军坦克开炮。虽说这种有“敲门砖”之称的反坦克炮,不能洞穿t-34坦克的装甲,但却能让他们投鼠忌器,不敢以最快的速度行驶,从而为退却的德军坦克争取宝贵的时间。
  
  配合坦克连进攻的,是古察科夫指挥的三连。看到掩护步兵冲锋的坦克,遭到了德军的反坦克炮攻击,不得不停下来,他不禁心急如焚,如果没有坦克的配合,自己这个没有配备重武器的步兵连,一旦遭到德军的反击,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
  
  他躲在安全的地方观察了一会儿后,发现虽然德军的炮弹不断命中苏军的坦克,但却不曾击毁一辆坦克。他从藏身之处站起身,将手枪举过头顶,高声地喊道:“同志们,前进!”
  
  “连长同志,”趴在旁边的一名新战士,神情慌张地对他说:“德国人的炮兵还在开炮,我们还是等坦克冲上去再说吧。”
  
  “别担心,战士同志。”古察科夫俯身抓住战士的衣领,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随后对他说道:“敌人的炮兵正在用穿甲弹攻击我们的坦克,只要不是自己命中,不会给我们造成什么伤害的。”说完,他在新战士的背上用力的推了一把,“别磨蹭,冲上去!”
  
  “跟我冲啊,同志们!”古察科夫深怕战士们还有顾忌,喊完之后,就带头朝前冲去。
  
  见到连长已经带头冲锋了,战士们哪里还在地上趴得住,也纷纷站直身体,将枪托抵在腹部,高声呐喊着,跟着古察科夫的身后朝前冲。
  
  在自己观察所里观战的安德烈,先是见到坦克连遭到了德军反坦克炮的阻击,不得不停下来。但过了片刻,他看到跟在坦克后面冲锋的步兵,从地上爬了起来,越过停在原地不动的坦克,朝着敌人的阵地冲上去。
  
  看到这一幕时,安德烈的心里忍不住想骂人,心说这个古察科夫中尉真是不靠谱,居然带着步兵冲德军的炮兵发起冲锋,敌人只要朝你们开几炮,就能将你们炸死一片。但接下来的一幕,却令他吃惊,发现冲锋的部队,并没有像他想象中那样,遭到敌人的炮击,而是顺利地冲到了炮兵阵地前,然后用手榴弹、冲锋枪、步枪,和敌人的炮兵展开了近战。
  
  坦克连在遭到反坦克炮的阻击后,停在原地朝敌人的反坦克炮位射击。但由于德军的反坦克炮隐蔽得很好,苏军坦克的炮击所取得的战果有限。此刻见到步兵主动冲上去,轻而易举地消灭了敌人的反坦克炮阵地,便重新发动起来,掩护步兵朝前冲。
  
  德军的断后部队,除了两个反坦克连外,还有一个不满员的步兵连。他们看到苏军的坦克被自家的反坦克炮拦住了,便抓紧时间挖单兵掩体,试图在这里构筑一道临时防线,掩护主力部队撤退。
  
  没等他们构筑好防御工事,苏军的坦克又再次隆隆地驶来。德军连长慌忙命令机枪手,朝着冲过来的坦克射击。密集的子弹打在装甲板上叮当作响,但苏军的坦克依旧丝毫不受影响地逼近了德军的单兵掩体。
  
  德军连长看到再过一两分钟,苏军坦克的履带就会碾压到还没完工的单兵掩体,便一咬牙,命令身旁的士兵抱着集束手榴弹冲上去炸坦克。按照他的想法,苏军的t-34坦克虽然装甲板后,但坦克内的视野却非常有限,只要自己的士兵从坦克手的视野死角冲上去,就能成功地炸掉坦克。
  
  两名德军士兵各自抱着一捆集束手榴弹,从地上爬起来,猫着腰冲向了苏军的坦克,他们试图冲近以后,将手榴弹扔到履带的中间,这样就能炸穿坦克薄弱的腹部,从而达到摧毁坦克的目地。
  
  谁知他们距离坦克还有七八米远的时候,忽然有几名苏军战士从坦克的后面探出身来,他们用手里的步枪、冲锋枪朝着德国兵射击。把两名抱着手榴弹的士兵打得在原地转了两个圈之后,就一头栽倒在地,而他们抱着的手榴弹也摔出去老远。
  
  看到自己的士兵根本无法靠近苏军的坦克,德军连长知道再打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便下达了撤退的命令:“撤退,立即撤退!”他急于逃命,忘记了自己的部队一旦脱离了这些的简易掩体,暴露在无遮无拦的开阔地时,会成为苏军指战员的靶子。
  
  索科夫站在钟楼里,看到敌人在败退,但尾随追击的部队,只有阿里泰的坦克连和一支人数不多的步兵,便拿起电话问安德烈:“安德烈大尉,敌人已经败退了,你为什么不追击?你把这么多的兵力摆在阵地上,是等着下崽子吗?”
  
  听索科夫用如此严厉的语气对自己说话,安德烈有些委屈地说:“旅长同志,我们营如今只剩下七百来人,假如全线出击,一旦遭到德军的反击,我担心会守不住阵地。”
  
  “你们现在的只有全线出击,才能让敌人更加混乱。这样一来,他们就会丧失反击的力量。”索科夫对着话筒说道:“我命令你,立即全线出击,如果在贻误战机,我撤你的职。”
  
  别尔金等索科夫放下电话后,对他说道:“旅长同志,你做得对,由于我们空军的轰炸,和炮兵的轰击,敌人已经彻底陷入了混乱,此刻正是反击的大好时机。”对于索科夫所下达的命令,安德烈不敢违背,他立即命令展开全线的反击,向溃逃的敌人展开了追击。
  
  “三营的兵力还是太薄弱了点。”别尔金望着那些跃出阵地,正向前冲锋的指战员,试探地问:“一营、二营所防御的方向,暂时没有发现敌人的动静,你看我们是否从他们那里抽调兵力,来参加反击呢?”
  
  “不行,”索科夫摇着头说:“就算另外几个方向风平浪静,我们也不能随便动用一营、二营的兵力,谁知道德军会不会就隐蔽在附近,只等我们的部队一调走,兵力出现空虚时,他们就出其不意地发起进攻。如果真的出现那种情况,我们的防线就会在瞬间崩溃,要想守住库尔斯克就将变成一件不可完成的任务。”
  
  虽然别尔金认为索科夫说的有道理,但他依旧心有不甘地说:“旅长同志,就算不动用一营、二营的兵力,那部署在市中心的那支预备队,总可以调过来支援三营吧?我担心就凭三营这几百号人,能给敌人造成的损失是非常有限的。”
  
  “政委同志,以我们现有的实力,要想消灭敌人是不可能的,只能将他们远远地赶走。”索科夫向别尔金解释说:“只要进攻城市的这支德军部队不被我们消灭,敌人就不会派新的部队来。第297步兵师已经被连续击败了两次,他们的官兵对我们已经产生了恐惧感,就算他们不久后再次发起新的进攻,也会因为前两次的失败,而变得谨小慎微,这样一来,我们守住城市的把握就更大了。”
  
  两人正说着话,一名通讯兵从楼下气喘吁吁地跑了上来,将一份电报交给了索科夫:“旅长同志,是方面军司令部来的电报。”
  
  索科夫看完电报后,对别尔金说:“是方面军参谋长马利宁将军的电报,他问我们这里的情况怎么样?”说完,他转身面对通讯兵说,“给司令部回电,说我们在飞行员同志们的配合下,已经成功地粉碎了德军的进攻。安德烈大尉所指挥的三营,正在对溃逃的敌人展开反击。”
  
  马利宁接到索科夫的电报后,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他快步地来到了罗科索夫斯基的面前,将刚收到的电报放在他的面前,说道:“司令员同志,您看,这是索科夫发来的电报。他们在空军的配合下,已经成功地粉碎了德军的进攻,并展开了局部的反攻。”
  
  “干得不错。”罗科索夫斯基在看完电报上的内容后,点着头说道:“他们的兵力有限,只要能将敌人从城市附近撵走,就是一个了不起的胜利。参谋长,你再给空军司令员克拉索夫斯基打个电话,让他继续派飞机赶往库尔斯克方向,要通过切实可行的空中掩护,加强城市的防御力量。”
  
  马利宁等罗科索夫斯基说完后,点了点头,接着又问:“司令员同志,我马上就给克拉索夫斯基将军打电话,但米沙那边该怎么回复他呢?”
  
  “不用回复,”罗科索夫斯基摇着头说:“从米沙的种种表现来看,他是一位优秀的指挥员,接下来该怎么做,他会心中有数的,用不着我们在这里指手画脚,以免影响他的指挥,明白吗?”
  
  “明白了,司令员同志。”马利宁答应一声后,转身离开了。
  
  而在钟楼上的别尔金,自从索科夫命令通讯兵给方面军司令部发报后,就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不时地朝楼下张望。索科夫看到他的举动,好奇地问:“政委同志,你在看什么?”
  
  既然和索科夫是搭档,别尔金没有隐瞒自己的意图,而是如实地回答说:“我在等方面军司令部的回电。”
  
  “别等了,政委同志,不会有回电的。”索科夫回答说:“以我司令员同志的了解,为了不影响到我的指挥作战,他是不会轻易给我们下达什么命令的。”

Ps:书友们,我是涂抹记忆,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