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美女的极品锦衣卫 > 第五百六十五章 说明白

第五百六十五章 说明白

    “其实就按这个说,他觉得还是挺不错的,要是以前说这个事的话,现在肯定不会是这个样子,可是以后还会发生很多的事,他心里面也明白到底应该怎样去处理,可是如果简简单单的就把这些事安排好了,那肯定也不行,只要他知道有一个道理,那就是如果有些事情过而不及的话就是对他也有挺大的影响现在说这些事情以后到底应该怎样去做说不好。”
  
      他要是连这些都安排不了的话,那肯定就不行了,但是现在他觉得这些还是挺简单的,要是能够做到更好的话,那就更简单了,因为他本人其实也没有太大的愿望,只要是把这些事情能够做好,做到尽善尽美,他觉得也就没什么,可是现在说这些话其实有时候是为时过早以前发生的事情的时候,你可以听到我的笑话,以后如果再发生这些事情,他还能把这些不看在眼里吗,肯定是不行的,所以说以后再因为这些事情,跟人闹别扭的话,心里面肯定就不舒服了。
  
      他现在也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如果把这件事情好好的去理解,那么还是可以的,但是要是没理解好的时候跟人道歉,并且对别人有什么影响的话,他觉得这件事情确实还是怨自己,因为以前说过很多次了,这些事情如果发生了的话呢,谁也不可能再去说谁谁也不可能在医院睡,可是现在这么一点点事情给他造成的压力还是蛮大的,以前说这些事情不过是简简单单的跟着现在说这些确实让人有些觉得不太舒服。
  
      很多时候他一直都明白一点,那就是一些事情必须得发自内心的发自肺腑的给别人说了别人才能理解,但是你要是说现在就因为这一点事情,大家都闹得有些不欢而散,那对人的影响其实从根本上来说确实挺大的。
  
      “行了,我也明白,你心里面对我其实还有很大的意见,可是以后你再有这么多的意见那也没有办法,因为我其实对于这些事情我真的已经够多了,我也没有说过对你不好,或者是说咱们因为这个事情应该去怎么做,应该去怎么安排,不应该去怎样做,其实现在说这些还是有些为时过早,是对你还是挺尊敬的,你是我这一辈子都应该叫的兄弟,所以说有一些事情我一直都想跟你说的是一直都没有说明白而已。”
  
      他其实心里面也是说的心里话,可是因为这些事情他心里面确实有些不好受,难道是以前的从来没有把这些事情发现过,或者是因为其他的原因吗?他心中也不知道。
  
      毕竟要安排一些事情,只要以他现在这样的身份希望做的还是挺难的,可是又说是以后的谁又能说得清楚,可是这些事情实实在在的对他现在的影响,也是大的有些不像话,因为如果是一点没做好的话,那他以后恐怕就真的做不好了,因为现在做的这些就是他以前对自己的一种理解,对自己的一种概括。
  
      “行了,我也算是明白你现在心里面所想的这些事情了,你如果是想着把自己安排好却没有像其他人,你说你们是把其他人都会想到那该多好,而不是因为这么一点点事情却是如此的较劲,可是我们曾经也都想过一些事情,但就是把这些事情如果真正的安排好了,真正都安排明白了,但所有人恐怕都不会丧失任何的一些好处,我觉得是这样的,可是如果以后你再因为这些事情跟我们闹别扭,我都觉得有些划不来了,有些都不尝试,你说是吧。”
  
      他真的觉得这些事情没有必要这样,也没有必要让所有人都去非常狼狈的做这些,而且他一直都非常的明白,以前所做的那些事情,现在再想想确实让人有些感觉划不来。
  
      “行了,你以前怎么想的我可管不着,但是以后咱们在一块,你把这些不好好去安排,没安排好,或者是觉得这些事情对你有多大的影响,那我们心里面可也不好受,毕竟这些事情不知是因为你也是因为大家,咱们所有人应该共同去面对的事情,并非是一言堂。”
  
      其实真的觉得这件事情没有太大的影响,主要他觉得要是做起来的话还是挺简单的,可是他现在就不能这样去想,因为有些事情你如果错了的话,给你说出来却不是一个性质,所以说他应该好好去安排才行,至少现在做的这些事情没有做好,那以后就应该好好的去做,他现在应该去好好安排了,以后就更加应该好好去明白的安排下来,有一些事情其实用不着大家说,都明白也都非常的清楚,也都非常的了解,一个人成功过或者是失败过那么就会有这样的经验。
  
      他毕竟不是一个人,或者是说他毕竟不是一个人在做这些以后恐怕也是有机会的,至少因为这些东西,因为这些事情给他自己宣传的一种死刑,他觉得以后恐怕都不会再抬起头来了,所以说因为这些事情他心里面其实还是有很大。
  
      “行了,我也了解你,所以说这些事情我就不想再提了,以后再因为这些事情闹矛盾,我觉得就很划不来,所以说以后不想再去思考这些了,你别再跟人跟我添乱,毕竟我说过给你做过很多的事情,那么就一定会做,但是要是做不成的话,那我一定会给你道歉的,因为这些事情其实并不是我的本意。”
  
      他确实觉得这些事情根本就怪不得他,但是现在除了这些事情,那就是他自己的原因了,以后再因为这些事情几个人闹得不开心,关键是没有必要,况且现在跟以前差距也是蛮大的,有了之前的想法,现在做这些事情就挺简单,但是以前的想法未必就是对的,现在能做成就做,做不成大家就一拍两散,完全没有任何必要再继续在一块共事,因为做成这些对于他们的影响已经是不能用语言就行了。
  
      “行行了,再说这些也没意思,你要是能明白就行了,你要是做不成挺难的,我觉得这个事情只要心里面明白吧,你不能总是老让我这么说,你要是老让我给你说的话,我肯定也搞不明白这些事。”
  
      “我知道你以前对我其实还是有很大的意见,但是以后你要是再有这些意见的话,你就提前跟我说,你不跟我说的话我也不知道,反而是会把这些矛盾扩大化,所以说我可不想再因为这些事情咱们闹得不可开交,咱们如果再这样下去以后想合作都是非常难的,所以说我不想再因为这些事情跟你闹这些脾气。”
  
      所以说他现在其实心里面还是挺复杂的,对于这些事情能做成不能做成,心里面也没有个准谱,所以说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心里面还是挺难受的,以前说这些事情那其实挺难的,但是现在再说,现在再去安排一个人,有一个人的想法,一个人有一个人的态度,把这些态度思考好了,把这些态度想明白了,那自然是有些能够前进下去的动力,但是如果连这些都想不明白,都想不好的话,如果做不好的话以后也不要后悔,后悔了也没用,没有回头的。
  
      “相信我,其实明白你心里面的想法,但是你以后再这么说的话,就肯定对咱们之间的关系就是一种挑拨性了,所以说你以后别这么说了,不管是有什么事情,你到时候给咱们统一的去安排一下,别说这么小家子气的话,我可受不了,况且你也应该明白,对于这些事情我一直以来对你都是挺支持的,你不要好心当成驴肝肺,我从来没有说过你做的不好,你做的可以,我也挺明白你现在所说的这些话的意思,可是以后到底是你明白我还是我应该明白,你这都应该好好的思考清楚,想明白就行。”
  
      他撇了撇嘴,他知道几个人其实都应该有自己的想法,都应该有自己的安排才行,没有这些事情是他们做不成的,至少他是这么觉得,至少他也是这么想的。
  
      所以说现在才能做成这个样子,如果不然的话,以后恐怕就没有这么大的,一个想法,一个人能够成功,一个人能够失败都会有他成功或者是失败的这个原因,必须得有一个原因,如果不然的话,那确实让人有点难以去思考了。
  
      “行了行了,我明白你说的这些话的意思,可是以后你能不能说这些话的时候不要大喘气,而且我其实跟你说了很多次了,如果把这些事情你自己不想明白,你要谁给你去,你会的我反正是做不来这些,我也没有办法把这些全部都给你做成。
  
      况且以后再因为这些事情我们闹什么不可开交的事情我可不管了,因为你明白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只要能够做成的话,那我肯定会给你办,但是我如果办不了你就别要求我了,我也没这个资格,我也没这个能力,因为这些事情其实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之内。
  
      所以说如果能够把这些事情给你做成的话,我肯定不会再说这样的话,但是你要是明白我这些话,一旦说出来,那就是我确实做不到,你也就不能再要求我,如果不然的话,咱们几个人反正是有些都不开心,到时候关系变得非常冷淡。”
  
      其实他把这些想法放端正一点就好了,他想法非常不端正,至少他觉得这些事情你要是做的话,那你就好好做,你做不成的话就别说这些乱七八糟的,弄得大家都不开心,心里面面上都过不去。
  
      “行了,我知道了,以后如果再发生这些事情的话,我一定不会再给你们征婚,以后不会再跟你们争辩,因为这些事情我觉得也没有这个必要,咱们做一块这么长时间了做成这些事情,其实也是挺简单的。
  
      但是如果做不成的话,那你们也不要怪我,因为这些事情我以前也明白,现在也明白能不能做成,能不能安排好,其实心里面也都应该有个底,所以说我也明白你现在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以后我一定会记住,一定会很清楚的。”
  
      他想了一下,其实这些事情还是蛮简单的,至少是不要把这些简简单单的事情当的太复杂就好了,如果弄得太复杂的话,反而是让人有些受不了,因为做一些事情你就必须得做事情的,这样的心态连这个心态都没有,那肯定都做不成,至少他们一块合作这么长时间了,要是能做成的话,那现在肯定是非常端正,就抱着非常积极的态度,但是一开始就知道这件事情不好做或者是做不成,那从一开始就已经宣判了自己的死相,这还有什么意思?
  
      “行了行了,我明白你的话是什么意思,我也知道你应该怎样去安排,可是如果再因为这些弄得大家心里面都不开心,都不高兴就没有必要了,我以前也说过这些,我以前也给人家安排过,可是以后这些东西应该怎样去讲给大家都得说明白,给大家都得想清楚,再想做成一些东西,做不成一些东西,这些事情都是让人非常捧腹大笑的。”
  
      他明明知他知道自己现在做的这些是否能够成功,是否会失败,以后到底会经历什么,可是现在说这些也是为时过早。
  
      因为他们现在还没有完成这第1步,至少他们现在还没有把这些全部都提前安排好,如果安排好的话那就没什么了,哪怕是有一些逆差,这些差距还是能够弥补下来,他觉得这些差距就连自己到时候恐怕都是有办法的,所以说完全没有必要几个人都非常的为难,只要是把前期工作做好就行了,要是他们都配合那简简单单的就完成了。
  
      现在这些话说话他们心里面都有了一个底心里面有底就好了。
  
      就害怕弄不好,几个人稀里糊涂的就走上这一条路,到时候反而是不好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