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地球攻略战 > 538、死之前,我绝不流泪 中

538、死之前,我绝不流泪 中


  和喀隆他们一起下迷宫,这着实是个船新版本的新体验——比渣渣辉还新的体验,一群老赌棍竟然没有在明天到回归祭奠准备工作上费心思,而是连仇都不记,一起组队下迷宫,这不禁让诸葛嗣好奇他们到底是在想什么。
  “果然人有钱了之后就硬气了,喀隆,说起来你们怎么想下迷宫了?”
  喀隆似乎是被问住了一样,很罕见的楞了一下神,“是啊,为什么呢?”
  在喀隆身上,诸葛嗣头一次感觉到了他这个年纪的人该有的沧桑感,如果说喀隆之前是个混不吝的人,成天嘻嘻哈哈像个老小孩儿,那么这一刻的喀隆,突然就让人有了下一秒他就会死的感觉,诸葛嗣挥了挥手,“喂喀隆,听到了吗?听到我说的了吗?”
  “那种事随便什么理由都好吧?就是想下迷宫了,怎么?不行吗?还是说得跟谁汇报?”驯兽师依旧是脾气很冲,这女人浑身上下都是扎人的戾气,拉提法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自己男朋友在自己没看到的时候又认识了什么人啊这都是。
  诸葛嗣一耸肩,驯兽师说的没错,虽然今天是陪着拉提法逛街,但是另一方面也是给自己散心,在征得了拉提法的同意之后,诸葛嗣拉提法月桂叶三人暂时入队,“说起来这附近的怪物我还没见过呢?喀隆,都是些什么类型的怪物。”
  “那可多了,野兽,人形,甚至还有幽灵鬼怪什么的。”喀隆叼着雪茄烟,“不过今天我们没有明确目标,下迷宫是后话,先去野外逛逛。”
  诸葛嗣点点头,一行人借着城市传送门传送到了附近一处山岗之上,这里还算是半安全区,回首眺望的话,能看到尤卡坦城,以及远方雾蒙蒙的举办回归祭奠的那座古城,诸葛嗣环伺了一下四周,没什么需要注意的,只有两三只野兔在吃草,顺便张望着诸葛嗣这边,“喀隆,不是去野外吗,怎么到这里来了?”
  “在那之前有点事情要做。”喀隆带着其他人走上山岗,这时候诸葛嗣才发现,在山岗的顶上有一片天然形成的草甸,而在草坪上,用大大小小的石头堆成了一个个石头鼓包。
  “坟?”
  拉提法问道,而喀隆则摇了摇头,默默无声的从背包里掏出一块石头,找到一个石碓放在石堆上,而其他人,也都这么做了,没有人用重复的石碓,而且每个人的石碓大小不一,有的石头多点,有的则少点,最多的是美姬的石碓,已经相当有规模了。
  “这可不是个好兆头啊。”贝雅在手镯里砸吧这嘴,“他们别是在给自己立坟吧?”
  别的不说,这场景还真有那么几分自己给自己上坟的意思在里面。
  “喀隆,你们到底。。。”
  “也没什么,还是感叹有活过了一周而已,”喀隆把抽了一半儿的雪茄也戳到石堆上,袅袅青烟像上香一样,“杰克,有一天你也会给自己垒石碓的,我们这些参加回归祭奠的人,说不定哪天就突然死了呢。”
  喀隆说的不清不楚,到底是因为回归祭奠战死,没有复活而死,还是身为活死人,想奥黛丽雅说的一样灵魂散尽而死呢?诸葛嗣不知道,“喀隆,能和我说说。。。”
  “走咯!再在这里带着也没有意义!出发出发!享受今天的好日子吧!”喀隆根本不给诸葛嗣说话的机会,扫了一眼草甸,又是带头下的山,诸葛嗣啧了一声,快步跟了上去,“喀隆,你又有什么瞒着我呢?”
  “你会知道的,等有一天你不想知道你都会知道的,只不过我现在不想谈这个事儿,要是你想深究,那你就别来了。”
  喀隆话锋一转,语气低沉沙哑,像半个死人。
  “小哥,先别问得这么紧,先看看情况。”
  贝雅小声提醒诸葛嗣,如果现在喀隆和诸葛嗣划清界限,那么相信在场的其他人也不会再打理诸葛嗣,这样线索就断了,诸葛嗣好不容易才耐住性子,吸了口气,“懂了,去野外吧。”
  “这才对嘛,开心点。”喀隆变脸的速度快的比川剧变脸还快。
  只不过喀隆这模样在诸葛嗣眼里怎么看怎么像是装蒜装的,他到底背着自己偷偷摸摸的在搞什么?他到底是知道不知道自己时日无多的事儿?看情况喀隆是知道的,可是如果知道,他为什么又要把自己弄成这样?
  一大堆问题压在诸葛嗣心头,让本来打算散心的诸葛嗣更郁闷了,郁闷到连战斗的时候,如果没有拉提法帮忙,他都差点吃瘪的程度。
  “杰克你今天到底行不行?”午间休息的时候,喀隆一边儿靠着肉,一边儿挖苦着诸葛嗣,后者今天的表现确实欠佳,不在状态,“也对,连着参加了三次回归祭奠,连着夺得了三次水晶头骨,嘿,你可真行。”
  驯兽师啃着肉骨头,“没看出来你还有这本事,虽然之前我知道你是个很厉害的独狼了,但是没想到连着三次。”
  “怎么?你没看我这三次的回归祭奠直播?”诸葛嗣给拉提法撕了一根鸡腿给月桂叶撕了一块鸡胸,然后把剩下烧鸡连骨头带肉都递给了一边儿口水直流的橙,“我觉得我闹腾的挺大的。”
  “我没看,这几天去了一趟美国。”驯兽师坐在自己的人肉椅子上,在椅子把手上擦了擦手之后接过香槟酒喝了一口,“无功而返。”
  无功而返四个字一出,连和驯兽师不对付的玛丽和法国重炮他们也都神色更黯淡了一些,虽然他们表现的很好,装成无事发生的样子,但是看他们的无精打采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心里有事儿。
  “不过话说回来,”还是贝雅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喀隆,你可从没跟我们说过你和这些人是朋友来着,尤其是驯兽师,我记得你和她听不对付来着。”
  “确实,我们之间确实相当的有矛盾。”喀隆瞥了一眼驯兽师,后者竖着涂了大红指甲油的中指朝喀隆比划了一下,“她当年干的事儿让人不齿,但是没办法,人人都讨个生计,我两个女儿跟她也有关系,说讨厌她是真的讨厌,但是说谢谢她,那也是真的谢谢。所以我们的关系很复杂。”
  不仅仅是喀隆和驯兽师关系复杂,聊天之中,其他几个队伍的关系也很复杂,他们已经不是简单的前情提要的关系,也不是简单的生死之交,他们在回归祭奠里你死我活,在回归祭奠外押宝下注,活过一次回归祭奠他们会一起吃个饭,要是有谁死在回归祭奠里,他们也会一起吃个饭,大概就是这种让诸葛嗣都无法理解的关系吧。
  “在你进队之前,”喀隆啃着排骨,“我们一次水晶头骨都没拿到过,因此都是他们在就我们的命,而在你进队之后,他们似乎成了被救命的一方,嘿嘿,生活真有意思。”
  “我去你的喀隆,你个老不死的真不要脸,哪次你不是跟我们混了条命?”玛丽也朝喀隆比了个中指。
  喀隆完全不在意地笑了笑,“时间过得真快啊,创世纪之后,这都三个多月了。”
  诸葛嗣想说什么,突然芈麒给他发了条消息,“在哪儿呢?我来找你们了。”
  诸葛嗣想了想,还是给他发了自己的定位,“喀隆,我有个朋友要过来,你不介意,对吧?”
  “我介意,让他别来。”喀隆翻了个白眼,诸葛嗣这么问,说明他已经叫人了,跟自己征求意见就是走个过场,自己真介意也没用了。
  芈麒很快就来了,打着哈切相当不客气的走到喀隆身边,顺走了他的羊排——动作之娴熟,节奏之流畅,行为之不要脸,让老不要脸的喀隆也为之一振,知道芈麒啃起羊排他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午饭被偷了。
  “呜姆,智利烤肉,味道很好。”芈麒完全不顾喀隆的抗议,叼着肉,“让伍静那孙子照找我去吧,今天我翘班儿了。”
  B市的烂摊子让芈麒也很头疼,今天他算是翘班儿出来的,“想必你就是喀隆?”
  “是我,怎么,你认识我?”
  “那倒不是,只是我家队长这段时间承蒙你的照顾了,各种各样的照顾。”
  回归祭典毕竟是个是非之地,除非是嫌命长的人和有所求的人,不然一般人吃饱了撑的才会去那地方,然而喀隆带着诸葛嗣连去了两次——虽然都是诸葛嗣主动想去的,但是这就和酒桌上喝酒一个道理,同桌人得劝着点,不然玩儿命喝的那个喝出了事儿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责任。
  在场的人不认识芈麒,但是芈麒却都认识在场的人,没办法,他利用数据库调查过他们的资料,“怎么少了两个?去解手了吗?吃饭还上厕所的,这荒郊野外也没地方洗手,希望他们带了湿纸巾。”
  诸葛嗣瞅了瞅,人没少啊,“芈麒,你说什么呢?人都在啊。”
  “怎么都在,赫和赛吩不就不在。。。啊我懂了,约会去了,抱歉多管闲事儿了。”
  本以为这事儿就算揭过去了,但是诸葛嗣突然鸡皮疙瘩就起来了,“芈麒,赫和赛吩。。。那是谁?”
  “什么是谁,不就是喀隆的队友和莲露的队友。。。吗?卧槽不是吧?”
  在场所有人的表情都变得凝重了,尤其是喀隆和莲露,二人表情变得非常复杂,愁容满面却又松了口气似的,“赫,以及赛吩是吗?赫,赛吩,真是个好名字啊,还有人记得他们啊,真是太好了。”
  诸葛嗣申请严肃,“芈麒,怎么回事?”
  “我哪儿知道怎么回事,本来今天我回来是准备明天跟你去实地考察回归祭典的,啧。”芈麒舔了舔嘴唇,“喀隆,你们从什么时候开始忘记赫的?”
  “不知道,忘记一个人谁会记得特定的时间的?”
  “你们最后见他是什么时候。。。这个问题你们也答不上来吧?”
  “是的。”
  在场的,诸葛嗣觉得只有自己和拉提法被蒙在鼓里,他们看着芈麒想要个解释,后者挠了挠头,“队长啊,你也不记得了吗?赫和赛吩,可是曾经和你一起组队下过回归祭典的啊。”
  这种感觉就好像突然有人说了个名字,然后告诉你这个人你之前认识,但是你却对这个名字没有丝毫的印象,就算对方说得这个人详实到腿毛有几根,你都想不起来你之前认识这样的人,感觉相当的怪异。
  “看来他们是真死了,没想到我竟然能亲眼见到这种情况发生。”芈麒捏着眉心,“这么说吧,之前我们讨论过活死人的死亡时间,但是我们没有讨论过他们的死法,在亡灵节大背景之下,在墨西哥文化风俗中,这片土地上的逝者肉身死亡并不是完全死亡,每年亡灵节他们还能以灵魂的方式回到亲人身边,但是如果肉身死掉,而他们又被人彻底遗忘,那么他们就算真死了,到亡灵节也回不来了。”
  诸葛嗣傻了,僵硬的转过头,“喀隆,这不是真的对吗?”
  “很遗憾,这是真的,我们所有人都知道。”
  “那些石碓。。。你们试图记住自己的队友对吗?”
  “但是看起来没用,你也看到了,石碓数量和我们现在的人数一致,也就是说赫和赛吩的石碓跟着他们的逝去而消失了,”喀隆摸着胡子,“赫,赫,赫。。槽!我什么都想不起来!”
  “赛吩。。。名字真好听,应该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吧?大概。。。十七八岁的样子?应该没有参加过选美大赛吧?真想见她一面。”莲露和喀隆的表情差不多。
  喀隆和莲露虽然已经记不得自己队伍里得人是谁消失了,身边的人也不记得了,但是显然他们通过什么特殊的手段发现少人这个事情,这今天才有了出来散心,顺路去曹甸看看石碓,试图想起点什么。
  “你是怎么记得的?连我都不记得。”诸葛嗣问芈麒,后者想了想总不能说自己书库的事儿吧?
  “你就当我有特殊的技能吧。”
  还记得一号给芈麒的水晶吊坠吗?那是一个权限升级插件,现在芈麒的权限升了一级,虽然还在诺查丹马斯之下,能查看的情报也没变多,但是获得了其他的功能——快照功能。
  和网页快照一个道理,就算查看的网站已经消失,快照依旧会保存网站最后的样子。放在书库里,就算一个人想赫这样消失了,他生前留下的资料也会保存在书库里,只是没有升级权限的话作为管理员也会受到影响,而升级之后就没问题了。
  “那么来聊聊吧,喀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