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美漫里的变形金刚 > 第三十一章 查尔斯

第三十一章 查尔斯


  X教授年事已高,面上带着些皱纹,他的笑容温和而慈祥,有种很奇异的魅力,他总能让人的心境从紧张和不安中平和下来。
  至少唐尼就是这样,他在X教授的笑容中,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再有之前几秒的焦虑。他以为是X教授的心灵力量,但他更觉得这是X教授的人格特性。
  “孩子,欢迎你来到泽维尔天才少年学校,我是查尔斯·泽维尔。”查尔斯说道,他看着这个同族,眼中带着喜悦。
  查尔斯当然有道理为唐尼的到来而欣喜,他一直在关注着这个觉醒就是四级的同族,尽管未曾真正面见过唐尼,但对唐尼的了解其实很多。
  查尔斯教授有着强悍的心灵力量,这赋予了他强大的感知能力,同样也赋予他看透人心的能力。哪怕不深入某个人的大脑,他也能通过心灵力量探知到一些浅显的东西,比如判定这个人的心性如何。
  按理他早就该去把唐尼接过来,但他始终强忍着,安静等待着。
  唐尼觉醒时展现出来的,不是什么愤怒,不是什么歇斯底里,而是一片空白,如同一潭死水,毫无生气。那一刻,查尔斯确实有些心寒,这个同族天赋惊人的高,但同样让他有所担心,那死一般的宁静,就算见惯了风云变幻的X教授都有些心惊。
  他暗中照拂唐尼,为唐尼挡下了很多风雨。他没有露面,只是发出了邀请函之后,静静看着唐尼的选择,努力不去直接干涉这个处在思考和适应中的年轻人,为这个年轻人留出了足够的选择空间,他甚至已经在心里痛苦的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但当他清晰的感知到唐尼前来找他的时候,他真的欣喜不已,一个四级的同族,敢于站在他的面前,这已经表明这个同族至少走出了最初时候的阴影,证明他当初不直接干涉的一系列举动是正确的,这个年轻人没有辜负他的期望。
  查尔斯终其一生都在为变种人族群奔走,他爱护每一个族人,他也见过太多太多的人了,他用睿智的目光看透了一切。但当唐尼挺直腰板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鼻子真的有些发酸了。
  “教授?唐尼还在看着你呢。”琴轻声提醒道。他小时候就开始跟随查尔斯,太清楚这是个怎样的人了,他是睿智的长者,有时更像个感性的孩子。
  这些年,他太劳累了。
  “查尔斯教授,这段日子还要谢谢您的照拂。”尽管不知道为什么查尔斯如此多愁善感,但唐尼还是表达了自己的感激之情,他很早就想向X教授表达谢意,但直到今天才达成这个心愿。
  X教授是在唐尼觉醒时第一时间发现的,也是他拜托神盾局照拂唐尼,为唐尼免去了很多麻烦。就算是这样,唐尼也从来没有找过X教授,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即使是这样,当他走投无路上门求助,这位让人尊敬的长者依然为他打开了大门,张开双手欢迎他。
  唐尼知道,无形中,他已经欠了这个老人太多太多。
  如果真要找出一个在唐尼觉醒后对他恩情最大的人,那一定是默默无闻的X教授,这个仁慈的老人默默为他做了很多事情。
  查尔斯·泽维尔,族群的英雄,杰出的领袖,仁慈的长者和引路人。
  唐尼对查尔斯有着发自内心的尊敬,尽管他对其心灵能力也是畏惧三分。
  “孩子,当你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想你已经走出了黑暗。”查尔斯微笑着,他毫不吝啬地表达对唐尼的欣赏,为唐尼面见他而喜悦。
  唐尼笑了:“只能说走出了一部分……我的心里,还有着心结,根本解不开。”
  “因为浩克?你觉得是他害死了你的父母,是他毁掉了你平淡却幸福的家庭,你认为你原本美好的一切因浩克发生了剧变。”查尔斯轻声说出了唐尼的心声。
  唐尼沉着脸,默然不语。浩克不是直接元凶,这一点他知道,但他的父母确实间接因为浩克而死,他到现在也解不开这个心结。
  将来怎么办,当他面临浩克的时候又会怎么办?直接痛下杀手?至少绝不可能握手言和。
  “如果有可能,我觉得我可能会下杀手,至少现在让我选择的话是这样。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具备那种实力的话。”唐尼吐露心声,X教授并没有探查他的大脑,这是个品德高尚的老人,他愿意主动吐露自己的内心阴暗。
  这个结,在他心里压抑了太久了,他始终解不开。
  憎恶他已经杀了,罗斯还囚禁在监狱里,戒备森严,他暂时没有机会下手,而浩克暂时也不知所踪。
  唐尼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选。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浩克的确是一个祸害,从这个怪物诞生时开始,每一次暴走发狂,都会导致无数无辜平民死亡,无数美满的家庭破灭,这个世界上的无数人恨他入骨,恨不能食其肉寝其皮。
  唐尼明白,他跟浩克基本没有和解的可能,因为他根本放不下。
  “顺着你的本心,孩子,时间会回答一切,时间会让你做出正确的选择,我也相信你能够用你的本心做出回答。”查尔斯劝慰着,他没有试图阻止唐尼,只是如同一个引路人那样开导。
  他知道唐尼是个有自己主见的成年人了,虽然年轻,但正在飞速成长,这位老人相信唐尼会做出至少不违背本心的选择。时间会让这个有些困惑的孩子成长,会让他从迷雾中找到属于他自己的那盏心灵明灯。
  这已经弥足珍贵。
  查尔斯让唐尼坐下,琴也悄悄离开了,她为这一老一少两个人留下了交流的空间。
  这一天,查尔斯和唐尼聊了很多很多,两人从各自年幼时的调皮捣蛋经历,聊到成长中的挫折,又聊到未来的梦想和祝愿。在阵阵大笑声中,时间飞逝,陌生的距离感无限缩小。
  唐尼觉得他应该与教授认识很多年了,要不然怎么会聊得如此开心?仿佛他和教授在很多年以前就是挚友,尽管唐尼清楚,那是错觉。
  天色渐晚,直到琴再一次推门进来,责怪两人不顾时间,连饭点都忘了。
  查尔斯大笑,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放声大笑,太久太久了。他当即向唐尼发出邀请,请他共进晚餐。
  “我的学生们对你可是非常好奇,早就想见见你了。”查尔斯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