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美漫里的变形金刚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唐尼的峥嵘利爪:臣服,或者毁灭

第二百八十六章 唐尼的峥嵘利爪:臣服,或者毁灭

    在主宇宙中,拥有着远比其他宇宙更加繁多复杂的维度。
  
      有类似于黑暗维度甚至比黑暗维度更加浩瀚的世界,更有着一些奇特的小型异次元空间。
  
      在距离地球不远的一个隐秘的地方,有着一个非常隐秘的小空间。
  
      这个空间太小太小了,连通三维主世界的通道也被某种强大的力量所封印,那紧紧一个小点,以夸克级来计算的小点,还绝大多数时间处于闭合状态。
  
      这个小点,就是这个小空间和外界唯一的联系,还被施加了强大的封印。
  
      这空间小的吓人,大概只有地球上的一座超级都市的面积大小。
  
      对于一个“世界”来说,这面积太离谱了。
  
      更尴尬的是,这里环境恶劣,根本就不适合生物生存,哪怕是地狱的恶魔,也不愿待在这种鬼地方。
  
      扎克从出生开始就居住在这个地方,他有着和其他恶魔系变种人类似的外表,奇特的皮肤颜色,以及尖锐的瞳孔,狭长有力的尾巴。
  
      “该死的,又下雨了……”扎克看了看天,抱怨一声。
  
      这是个糟糕的消息,每次下雨,他们就不得不搬迁到其他地方,同时也要把那些沉眠的祖先们费力地搬走,或者埋进更深的地底。
  
      空中,总会有不规律的强酸雨降落,砸在狭窄的地面,发出滋滋的声音。
  
      酸性和地面的某种特产土壤结合,组成了类似于钙物质却又截然不同的东西。
  
      这种物质是有剧毒的。
  
      扎克和他的族人不得不定期清理钙物质,然后堆放到陆地的边缘,露出下面新的土壤。
  
      一切为了生存。
  
      但土壤越来越少,很多地方已经挖空,露出了地底的另一端——虚空。
  
      他们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死亡的倒计时,早已对这些人拉响。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回到故乡啊……”扎克低声呢喃着,深深叹了口气。
  
      作为从出生就在这个该死的世界的扎克,其实很难理解其他人所说的所谓“球形的陆地”“另一个空间”这种说法。
  
      因为在他几百岁的生命里,不止一次看到懂得空间能力的长辈们,冒死传送到陆地以外的地方,被时空乱流绞杀成碎片。
  
      那蓝色的海洋,绿色的大地,是什么样子呢?那海中的游鱼,空中的飞鸟,又是什么样子呢?
  
      扎克统统不知道。
  
      在他几百年的人生阅历中,最多的就是观察天气和不时爆发的岩浆,然后匆忙叫醒一些人,搬迁另一批沉睡的人。
  
      吃着这里带着点毒素的物质,大幅度消耗着身体机能。
  
      有着恶魔基因的扎克,同样长寿,但区区几百岁的年龄,就已经显得脆弱老朽。
  
      他更不知道的是,这片狭小的空间,随时都有可能被吞噬撕扯,像那些悍不畏死向外界跳跃的族人一样,变成碎片。
  
      他只是被人告知,伟大的领袖阿撒左,已经找到了方法,他们只需要安心等待。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呢?”扎克叹了口气,对外界充满了向往。
  
      似乎有冥冥中的神灵收到了他的愿望,并决定实现。
  
      轰!
  
      咔吧!
  
      突兀出现的巨响,从空中传来,震耳欲聋的声音,应和着这个世界的颤动,好似有吞吃世界的巨兽,正在强势撕咬撞击着外壳。
  
      所有人都惊动了,一些刚刚沉眠了不久的恶魔们,第一时间苏醒,猛然睁开的眼睛中,颜色各异形状各异的瞳孔中,都难掩各自的骇然和惊恐。
  
      “到底怎么回事!”
  
      “在我的记忆里,从来就没有过这种情况!”
  
      仅剩不多的族人们,采取的是轮换坚守,多数人沉睡以减少对本就不多的生存资源的消耗,少数人顶着恶劣的环境,照看沉睡和极少数新生的幼儿。
  
      虽然最近几百年,他们已经无法生出孩子了,扎克是最年轻的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急剧减少的土壤,带走了大量的生存资源,恶劣的环境,带走了绝大多数苦苦挣扎的恶魔的生命。
  
      空间的震动,惊醒了部分恶魔,更惊醒了早就做好准备的恶魔领袖,阿撒左。
  
      巨大的眼睛慢慢睁开,高大魁梧的红色身躯,突然出现在扎克的身前,抬头,神色异样地看着变故。
  
      半神级的空间能力,让他能够轻易的穿梭在这片空间,只可惜周围布满了复杂的封印,让他永远无法离开这里。
  
      轰!
  
      第二道声音响起,世界再一次震颤一下,仿佛下一秒就会崩溃掉,让无数人胆战心惊。
  
      “伟大的领袖哟,到底发生了什么?是末日到了吗?”
  
      有人惊惶地问道。
  
      然后他就被残暴的阿撒左当场撕掉,血淋淋的尸体成了食物,被阿撒左塞进自己的嘴里,满口血水,但阿撒左却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咀嚼骨头的咯咯声传来,和周围死寂的人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一刻,所有人都被阿撒左的突然展现的残暴给镇住了。
  
      公然吃人,公然吃为数不多的族人。
  
      扎克吓得瑟瑟发抖,几乎要瘫软在地上。
  
      阿撒左巨大的眼珠看过来,看向了扎克,差点把扎克吓尿了!
  
      但所幸,阿撒左的本体似乎略微缓解了一点点的饥饿,没有活吃了可怜的扎克。
  
      “把所有人都叫醒,告诉他们,我们来客人了。”阿撒左贪婪地舔了舔嘴角残余的血液,回味着血腥味
  
      血液中包含着丰富的营养,全部被他喝进肚子里。这当然是不够的,尤其是在他收到了死去的分身灵魂传回来的残缺画面,那美味的佳肴,吃都吃不完的精美食物,喝个痛快的干净饮用水。
  
      这一年间,阿撒左的本体几乎嫉妒地发狂。
  
      这些,他的分身都享用过了,都享用烦了。
  
      可他没有!
  
      自从他被那帮该死的鸟人关进这鬼地方,他再也没有吃过一顿正经的饭了!
  
      只能偷偷杀死族人,然后吃掉,解解馋!
  
      阿撒左低头想了想,上次吃族人是什么时候了?好像也有几百年了,貌似是个刚产下后代的女性,被他撕掉,吃掉。
  
      可这跟分身那零星的画面一对比,简直不忍直视。
  
      这一年间,阿撒左早就嫉恨的发狂,恨不得自己取代分身,享受一切。
  
      他不能离开这里,只能把疯狂压制,默默等待着。
  
      从分身传回的残缺画面告诉他,分身的死亡不是终结,而是一个新的开始。
  
      愚蠢而狂妄的新任至尊法师,扬言要夺取他的一切,让人笑掉大牙。
  
      阿撒左巴不得这沙比早点来,把他放出去,回到地球。
  
      精美的食物,干净的水,羔羊似的七十亿牲口,都是他的。
  
      至于新任至尊法师?抱歉,阿撒左压根没考虑过,那只是个认不清自己实力的白痴而已,一瞬间就杀死了。
  
      至尊蠢货的一切,都是给他准备的。
  
      正如他几千年前,趁着老祖宗天启的死亡,和鸟人们争夺地球的控制权一样。
  
      羔羊似的凡人,不过是随意可以屠杀的牲畜,几千年前他就是这么干的。
  
      逃离的契机,已经到来了,那个叫唐尼的愚蠢菜鸟,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轰!
  
      卡啦啦!
  
      天空中,裂痕猛然出现,然后轰然扩散,崩溃!
  
      一个巨大的缺口,突兀地出现在这空间的上空!
  
      一个身影从缺口中出现,带着来自于地球的强大魔法阵所散发的恐怖魔力,从天而降,如天神一般,光芒万丈。
  
      但,黑色的长袍,不仅仅是带来希望,更带来绝望。
  
      “阿撒左!我来了!正如我之前向你所宣告的,我来了!”
  
      那冰冷且带着毫不掩饰的森然的语调,从那以超音速降落的人类口中传来,冰寒的杀气,隔着千里,也能清晰传达给每一个人,深入刺骨的阴寒,让很多弱小的恶魔,瑟瑟发抖。
  
      这个黑袍人影,胸口佩戴着眼珠似的项链,散发着淡绿色的光芒,扭曲着时间。他如神灵一样,用阴冷至极的语气,宣告着审判的言论。
  
      “臣服,或者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