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灵剑尊 > 第1011章 得天相助

第1011章 得天相助

    剑光和火光,一者漆黑如墨,一者幽绿似诡,同时呼啸而出,周围的虚空顷刻被撕裂开,灵力湮灭,一切的暴乱气流尽皆被粉粹,彻底化为虚无。
  
      这一尊妖蛛虚影,来历诡异莫测,给予楚行云极为强烈的威胁之感,当下,不敢有所隐藏,一出手,就是最强杀招。
  
      两大恐怖攻势呼啸,瞬息压迫在妖蛛虚影的身上,然而,那妖蛛虚影长啸一声,三只蛛首咆哮,一道幽光破开了剑光风暴,再度朝着楚行云杀去,仿佛从黑暗深渊中掠出。
  
      “这……”楚行云顿时咋舌,眼神变得肃穆无比,周身之上,妖异的暗紫光华闪烁,准备催动空神瞬步,躲避这绝强的一击。
  
      嗡!
  
      眼看妖蛛就要杀到楚行云面前,忽然间,那虚影却是狠狠颤抖了一下,火光闪掠,代表着死亡的幽绿火芒漫空,竟让它不敢有丝毫动作,僵硬在原地。
  
      “妖蛛虚影,似乎很惧怕亡魂之栖,莫非,这虚影仅是一缕灵魂力量?”楚行云低声推测道,他立即挥动起亡魂之栖,死亡火焰洒落而下,但凡接触到妖蛛虚影,那妖蛛便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叫声,不敢继续向前,疯狂的向后退去。
  
      片刻后,那妖蛛虚影已经退回到祭坛上,不动,不语,只是满是畏惧的看了眼亡魂之栖,就化为一缕红光,回到了血色眼球中。
  
      啪嗒一声!
  
      那血色眼球又是一颤,跌落到祭坛上面,滴溜溜的打着旋转,血色光华依旧,但那股邪恶气息却不再溢出,显得略有些普通。
  
      楚行云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下,看着这一幕。
  
      他可以感觉到,这枚血色眼球的凶威,已经完全散去,就犹如一头瑟瑟发抖的灵兽,彻底臣服于亡魂之栖的死亡火焰。
  
      见状,楚行云一步跨出,来到了祭台的面前,灵力缓缓漫开,在接触到血色眼球的瞬间,一股明悟之色,绽放于深邃眼眸之中。
  
      原来,这一枚血色眼球,来源于一尊妖境至强者,这名强者的本体,乃是一尊三首八煞妖蛛,已入帝境层次,凶威滔天。
  
      眼前之物,是三首八煞妖蛛的一枚眼球,蕴含着滔天凶威,以及帝境妖兽的一丝魂力,力量极其的强横,足以轰杀掉一尊武皇强者。
  
      弥天武皇偶然得到此物后,就一直奉若瑰宝,他的本体,同样是妖蛛,妄想从这枚眼球之中,有所感悟,从而踏入帝境层次。
  
      正因如此,他将这枚眼球供奉在祭台上,毕恭毕敬,而没有随身携带,否则,楚行云要想灭杀掉弥天武皇,难度不小。
  
      楚行云的手掌裹挟着死亡火焰,指间轻挑,将妖蛛血眼托在了手中,透过妖异的紫光,他甚至能感觉到妖蛛虚影的存在,危险异常,好似随时都要将他彻底吞噬。
  
      “三首八煞妖蛛,帝境层次,仅是一枚眼球,就能够灭杀武皇强者,无异于一件大杀器,而且,从刚才的妖蛛虚影判断,凶威丝毫不亚于四阶武皇。”
  
      “如此说来,只要将此物运用得当,就足够将夜血裳当场轰杀至死!”
  
      楚行云看着手中的妖蛛血眼,眼瞳中闪过一抹杀意。
  
      当初在圣星城,夜血裳突然降临,以无可匹敌的强势姿态,带走了水流香,楚行云目睹了整个过程,却无力阻拦。
  
      他能感觉到,夜血裳的修为,已达三阶武皇,甚至隐隐要踏入四阶层次,实力之强横,哪怕在场所有人出手围攻,也只是白白送死。
  
      三阶巅峰武皇,实力何其恐怖,足以改变天地的运转,神通手段,绝非涅槃强者能够抵挡,哪怕是实力最强的蔺天冲,都挡不住一招。
  
      从那时开始,楚行云就不断思索,要如何才能遏制夜血裳的恐怖实力,将其当场诛杀。
  
      无奈的是,这一个疑惑,始终没有想到对策,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犹如天堑那般,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所以,楚行云统摄四大宗域之后,并没有急着踏上九寒宫,而是韬光养晦,一边积蓄力量之余,一边继续思索,找寻最佳对策。
  
      弥天山的突然出现,让楚行云心中生出一丝希冀,这才如此执着的踏入其中。
  
      “姜千绝已死,七星谷的动乱,也将就此结束,傅啸尘重新统摄七星谷后,必将借助这一声势,彻底脱离九寒宫,摆脱奴宗之名。”
  
      “到那时,万剑阁和七星谷联手,足以将九寒宫孤立起来,现在,我又得到了妖蛛血眼,能给予夜血裳巨大威胁,甚至将其一举轰杀。”
  
      “看来,连老天都要助我一臂之力!”
  
      楚行云眼中精芒闪烁不休,他紧了紧手中的妖蛛血眼,心中最后一丝忧虑,就此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往无前的锐利之气。
  
      所有的阻碍,已不复存在;所有的忌惮,都能够全力压制,楚行云踏上九寒宫之举,很快就能够成为现实!
  
      “流香,你等着我,我就要去救你了。”楚行云将妖蛛血眼收了起来,因为激动,他的身体不可遏制的轻颤了下,双拳紧紧握着,清晰显露出一条条青筋。
  
      过了许久,这一股激动之色,方才消散下去,楚行云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浊气,身体悬空而起,准备就此离开地宫。
  
      嗡一声!
  
      刚踏出半步,楚行云目光倏然一凝,他敏锐的发现,骸骨祭台的中央位置,浮出了一道细微凹槽,而这一道凹槽,一开始并不存在。
  
      楚行云凝视着这道凹槽许久,隐隐感觉有些古怪,他伸出一根手指,凌空压下,精纯灵力立刻渗入凹槽,将其彻底填满。
  
      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在灵力渗入之时,那座骸骨祭台不断颤抖起来,光滑无糙的台面上,一块骸骨消失掉,其内,一枚散发着温润光泽的玉珠升起,直然映入楚行云的视野之中。
  
      嗡!嗡!嗡!
  
      玉珠不断散发出温润光泽,每一缕溢出,楚行云就感觉到,整一座地宫,整一片大地,乃至整一片虚空,都发出了极富规律的共鸣声音,一重接着一重,经久不消。
  
      看得这幕,楚行云先是一愣,而后,一抹精芒在他的眼眸中掠过,嘴巴清晰,满是惊诧的吐出一道字音:“这枚玉珠,难道是弥天山的核心所在?”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