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灵剑尊 > 第1111章 考入学府

第1111章 考入学府

    以步凡的特点,最适合他的兵器一定是弓箭,拉远距离一通猛射,敌人想追,又追不上,想跑又跑不了。
  
      只要练好一手箭术,步凡绝对能成为让所有敌人都为之头痛的,无解的恶魔。
  
      听着楚行云的描绘的蓝图,步凡也是双眼放光,可是很快,他便泄气了。
  
      从记事以来,步凡修炼的就是剑术,不仅仅是步凡,整个乾坤世界的人类,修炼的基本都是剑术,很少有例外的。
  
      千万年来,仙庭总结整理出,最适合人类,门槛最低,几乎人人都可以修炼,没有几乎任何限制的,就是剑道。
  
      从小时候起,所有人启蒙武学就是剑道,一路升学,学的还是剑道。
  
      其他的兵器虽然也有涉猎,但主科目,绝对是剑道,其他的武道,更多只是了解一下而已。
  
      当然,到了类似九霄学府这样的高等学府后,还是会分科的,很多武灵只适合其他兵器的,也是可以改修的,九霄学府,绝不可能只有剑道这一个科目。
  
      因此想让步凡弃剑修弓,是非常有难度的。
  
      不过最终,楚行云还是说服了步凡,不是因为楚行云有多能说会道,而是聪明人总是更容易分清利弊。
  
      步凡继续修炼剑道也没问题,可是即便他有神兵利器,也依然不会改变什么。
  
      难道只允许他有神兵,别人就不许有了吗?差距就是差距,三尾雨燕的先天劣势,是永远也弥补不了的。
  
      三尾雨燕,速度天下第一。
  
      但极限的长处,伴随着的就必然是其他各项的平庸,没有任何一个武灵,是没有缺憾的。
  
      一项越是突出的武灵,其他项就一定特别的平庸,即便是九品武灵,也绝对不能例外。
  
      由于步凡的速度,并不是爆发性速度,所以修炼剑道,是没有出路的。
  
      而改修弓箭之道则不然,虽然他之前只是稍微涉猎了一点点弓箭之道,基本要重头来过,损失似乎很大。
  
      但其实不然,修炼到武皇境界,等闲便可以活几千年。
  
      对比之前损失的十九年,未来几千年的时光更重要。
  
      只要肯努力,任何时候开始都不晚。
  
      对于想要成功的人来说,选对方向,找对路,绝对比努力更重要。
  
      面对楚行云的说法,步凡原本还是不置可否的,并没有被说动,直到楚行云举了一个例子之后,步凡终于彻底被说服,就此改修弓箭。
  
      人这一生,就好比是水上行舟。
  
      选对了方向,那就是顺水行舟,即便不努力,水流也会带着你一路前行。
  
      而一旦选错了方向,那就是逆水行舟,就算再怎么努力,也必然进展缓慢,稍微一松懈,反而会倒退。
  
      一个是卧行万里,一个是疾步奔跑,却在不断倒退,这就是方向的重要性。
  
      见到步凡终于被说服,楚行云不由的松了口气,他还真怕步凡太固执,那样一来,他的前途,真的很难看到希望。
  
      至于说顺水逆水,这个其实只是一个概念,看似有理,但却未必是唯一的真理。
  
      很多时候,逆水行舟虽然看似费劲,但是距离目标,却是最近的。
  
      以楚行云为例,他要走的路,从来都是逆行的,虽然艰苦,但收获却是最大的。
  
      越是艰苦的环境,就越是锻炼人,虽然修行速度并不是最快的,但却一定是最扎实的。
  
      确定了改修弓箭之后,步凡回自己的军帐,努力思索去了。
  
      步凡的路,终究要靠他自己去走,到底要成为什么类型的弓箭手,只能他自己去思索,任何人都帮不了他。
  
      送走了步凡后,楚行云涮洗了一下,然后便朝九霄学府的大帐赶了过去。
  
      到正午为止,考核正式结束,所有活着的考生,都赶了回来。
  
      分配到这个军营的考生,原本有一百个,但是此刻活着站在这里的,却只有五十多个了。
  
      接近一半的考生死在了战场之上,永远也回不去了。
  
      五十多个考生中,成功完成百妖斩的,只有三十六人,其他人都没能完成任务,最终没能考入九霄学府。
  
      在监考导师的组织下,被淘汰的考生,很快便通过传送灵阵离开了。
  
      那些战死的考生,也都纷纷向他们的家庭,发去了战亡通知,按照规则,他们的家人,会得到丰厚的抚恤金。
  
      最后,就是三十六名成功完成百妖斩的考生了。
  
      在监考导师的带领下,所有人通过了传送灵阵,再次回到了九霄城。
  
      办理好了登记之后,楚行云领取了九霄学府的学员徽章。
  
      从这一刻起,楚行云便是九霄学府的一员了。
  
      终于……他来到了这里。
  
      看着巨大而又辉煌的九霄城,楚行云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在这纵横三百里的内城里,有他心爱的人儿,只不知……她现在还好吗?
  
      就在楚行云思念着水流香的同时,九霄城内城,距离东城门百里之外的九霄城城主府内,一道倩丽的身影,正倚靠着窗棂,看着窗外的虚空,呆呆的出着神。
  
      这道倩影不是别人,正是水流香。
  
      孤单,空虚,寂寞……
  
      人生,了无生趣……
  
      以前,身在真灵大陆时,即便被关押在九寒宫的冰塔之上,即便日夜遭受虐待,可水流香的内心,却一直是幸福的,是充满希望的。
  
      因为她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她最心爱的那个人,也深深的爱着自己。
  
      终究有一天,他会踏着七彩的祥云,手提宝剑,踏上这九寒宫,将所有坏人杀掉,最终把她救出来。
  
      而最终,一切正如她所梦想的那样,楚行云踏上了九寒宫,杀掉了夜血裳,救出了水深火热之中的她。
  
      在那一刻,水流香对楚行云的爱,达到了一个顶点,一个极限,在那一刻,她愿意为楚行云做任何事,甚至愿意为他去死。
  
      可是,就在水流香以为,王子救出了公主,两人就此过着快乐的生活时,夜千寒出现了。
  
      出现的不仅仅有夜千寒,还有夜千寒怀里,那个属于楚行云的孩子。
  
      错不了,绝对错不了,虽然楚行云没有开口承认,但是她可以感觉到,那个孩子身上,流淌着楚行云的血脉。
  
      在那一刻,水流香的世界瞬间崩塌。
  
      在那一刻,水流香感觉自己真的好尴尬,好多余。
  
      原来,楚行云早已经爱上了别人,甚至……还和那个人有了孩子。
  
      如此一来,她算什么?她的爱,又算什么?何其卑微……
  
      原来这一切,不过是她一厢情愿的美梦而已。
  
      是啊……她不过一个卑贱的丫头而已,何德何能,成为楚行云的妻子,得到他所有的宠爱。
  
      夜千寒,楚行云,孩子,一家三口伫立在那里,多么和谐的一家人,在那一刻,水流香成为了唯一的外人。
  
      怎么办?要冲过去抱住楚行云,乞求一份爱情吗?
  
      她怎么留?她已经如此卑微了,难道要更卑微的,去做一个第三者?
  
      不……她想为卑微的自己,保留最后一丝尊严。
  
      她的自尊,让她没办法留下来,只能选择离开。
  
      如果一定有一个人要受伤的话,那么她情愿那个人是自己。
  
      所有的苦水,她愿意一个人喝下,只要楚行云好,再苦她也心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