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灵剑尊 > 第1906章百年思念

第1906章百年思念

    天堑峡谷,是一个宽上万米,长上百公里的巨大峡谷。之
  
      所以名为天堑,是因为这巨大的峡谷内,地势为一边高,一边低,共分为九个巨大的陡崖状台阶。妖
  
      族想要入侵,便需要一路攻陷九道台阶,才可以抵达天堑关的关下。天
  
      堑关,是天下第一雄关,高达上百米,城墙为五行合金铸造而成,城墙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阵符和道纹,可谓是固若金汤,牢不可破!宽
  
      达上万米的天堑峡谷之内,耸立着密密麻麻的石笋。这
  
      些石笋,直径并不粗,只有几十米而已,但是高度却非常高,足有上百米高!石
  
      笋的表面,刻满了金银二色的阵符和道纹,而阵符和道纹外面,则被晶莹的寒冰,以及皑皑的白雪所遮蔽。
  
      十八根最为高大粗壮的石笋顶部,十八尊晶莹的冰雕,昂然耸立在那里。
  
      十八尊冰雕,错落有致的分布在峡谷之中,看似散乱,实际却自成阵势,玄妙难言。在
  
      十八尊冰雕的守护下,一道普通至极的石笋之上,一道漆黑的身影,静静的坐在那里。黑
  
      发黑甲,水流香的肌肤,却雪白无比,与那白雪混为了一色。
  
      盘膝坐在石笋之上,以水流香为中心,方圆万米之内的天堑峡谷,皆被冰雪所覆盖。仔
  
      细看去,那石笋之上,清清冷冷,出了雪花和冰霜之外,再无其他。
  
      不言不动的坐在那里,冰天雪地之中,若不知道的,一定会以为,那只是一尊雕像而已。
  
      哎……怜
  
      惜的长叹一声,次元空间之内,白冰叹息着道:“自打你离开,水流香自责万分,羞愧欲死,可是为了守护人族,她却只能选择留下。”
  
      听着白冰的话,楚行云痛苦的闭上了双眼。
  
      为了顺利的找到水流香,暗中见她一面,楚行云不敢贸然行动,而是找到了白冰,由她亲自领路,这才来到了这里。虽
  
      然楚行云知道,这些年来,水流香过的肯定不好,可是……真的亲眼看到她时,那种强烈的不舍,却还是让他心痛如绞。
  
      看着楚行云痛苦的表情,白冰叹息着道:“当年,香帅在冰心绝情诀的影响下,只记得要往上爬,却忘记了她这么努力,为的是什么。”
  
      叹息一声,白冰继续道:“她与东方天秀的婚约,其实是假的,香帅不会和东方天秀拜堂,甚至连面都不会见,那只是一场戏,一场做给外人看的戏而已。”慢
  
      慢睁开双眼,楚行云释然道:“你说的我知道,香香既然爱过我,就永远不会再爱别人。”点
  
      了点头,白冰道:“是啊,香帅太想证明自己了,因此……她才接受了东方天秀的计划,以假结婚,换取灵木帝尊的支持,从而成为人族的第五大帝尊!”
  
      说话之间,白冰的眼眶红润了起来,清澈的泪水,顺着眼角流淌而出。悲
  
      哀的摇了摇头,白冰颤抖着道:“就在计划即将成功的时候,香帅却接到了你的诀别书,直到那个时候,她才忽然醒悟,她之所以拼了命的往上爬,为的就是配得上你。”听
  
      着白冰的话,楚行云痛苦的闭上了双眼,酸涩的泪水,汩汩而下。水
  
      流香的心意,他是知道的,她最大的梦想,就是以能配得上他的身份,与他并肩站在一起,无论如何,她都不想委屈了楚行云。可
  
      惜的是,冰心绝情诀,封锁了她的情感,她只知道要努力,却忘记了为什么要去努力。直
  
      到真正失去楚行云时,她才瞬间醒悟,她拼了命的努力,想要配得上的人,已经被她亲手抛弃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摇了摇头,楚行云泪流满面的道:“别说了,这……也许就是命吧,上天也许已经注定,我和香香只能是有缘无份。”
  
      怜悯的看了看楚行云,白冰道:“虽然我并不清楚,你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我希望你知道,香帅对你,真的是一片真情。”
  
      说话之间,白冰转过头,朝次元空间外,那石笋之上的水流香看了过去。
  
      怜惜的看着水流香的身影,白冰无比赞叹,又无比怜悯的道:“为了惩罚自己所犯下的大错,过去一百多年来,香帅始终跌坐在这石笋之上,即便是刀兵加身,都没有动过一丝一毫!”百
  
      年的冰霜雨雪,百年的风吹日晒,香帅以一人之力,镇守天堑峡谷。
  
      说话之间,白冰朝楚行云看了过去,颤抖着道:“香帅立下了誓言,你一日不归,她便一日不起,你若一世不归,此地……便是她坐化之地……”
  
      听着白冰的话,滚滚的泪水,从楚行云的双眼中奔流而下……
  
      如果可以的话,他很想立刻冲出去,一把将水流香抱在怀里,大声的告诉她,他已经原谅了她,不要再这样惩罚自己了。
  
      水流香没有错,她唯一的错,就是受冰心绝情诀的影响,忘记了她在为什么而努力。
  
      而且,当年之事,楚行云也是有错在先,别说她只是假结婚,即便是真的,楚行云也能理解她……古
  
      语云,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
  
      夜千寒,南宫花颜,楚行云已经先后两次背叛了水流香,虽然说……他并不是故意的,可是事实就是事实,谁也否认不了。
  
      退一万步说,水流香有错,可是那毕竟是假结婚,只是对外放出一个消息而已。
  
      而且,即便是假结婚,最终却依然没有进行,总的说起来,水流香没有犯下任何的错误。与
  
      之相反的是,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楚行云的背叛,却是真实的,而且还不是一次,而是两次!楚
  
      无意,楚无情,便是背叛的证据!因
  
      此,且不说水流香实际意义上,并没有做错过任何事,即便她做错了,即便她真的嫁给了东方天秀,也只是在行使自己的权利?颤
  
      抖的吸了口气,楚行云道:“你代我去告诉她,我从没有怪她,要说错……也是我错了,她没有任何的错误。”
  
      面对楚行云的嘱托,白冰摇了摇头,不解的道:“为什么要我说?有什么话,你自己去和她说啊,难道……你不想她吗?难道……你心里还是过不去吗!”
  
      痛苦的摆了摆手,楚行云挥手之间,将白冰送了出去,随后断然转身离开,只一瞬间,楚行云就消失在了次元虚空之中。
  
      白冰的实力虽然不低,足有半步帝尊的境界。可
  
      是和楚行云比起来,差距却还是太过巨大。
  
      楚行云不仅仅是一劫帝尊,的道了乾坤意志的认同后,他更是一跃之间,成为了拥有一界之力的天尊!
  
      在乾坤世界之内,楚行云已经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了。所
  
      谓,天帝之下,皆为蝼蚁,一劫帝尊都不能例外,何况是一个半步帝尊。
  
      一个踉跄之间,白冰迅速控制好了平衡,翩然落在了石笋之上,落在了水流香的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