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新玫瑰传奇 > 第五十九章 多次擦肩不相识

第五十九章 多次擦肩不相识


  燕子楼的琴音没有了杀戮之气,平和清幽,静心定神,让浪子情怀的柳晓风听得如痴如醉,看着方血衣清雅淡素的打扮,良久后叹了口气道:“我真希望见到你的一舞。
  方血衣眉毛上挑道:“有机会,但你得多努力,现在还达不到我心中的理想情人。”
  秦可情幽叹了一声,放弃了弹琴,站起身来走到窗边,抱着双手道:“这一夜好漫长,希望黎明早点到来,我有些迫不及待了。”
  柳晓风唊了一口茶,犹豫了一下道:“寂寞城就靠你们了,我是时候该走了。”
  方血衣捋了捋青丝,面色微微变得有些苍白,看着懒洋洋的柳晓风道:“为何要走,去向何处?”
  柳晓风站起来,背着双手,看着墙壁上的一副山水画,指着一片海域道:“陈小七消失三年了,我得去这里找他。”
  方血衣知道柳晓风重情,也没说什么挽留的话,轻声道:“愿君早去早回,若有时间,便来看看故人吧!”
  柳晓风静静地站着,听到方血衣的话,心里一阵苦涩,若近若远的心,让他真的猜不透方血衣所想,一种难名的思绪心中蔓延,强颜笑道:“走之前,我再为你做最好一件事吧!”
  方血衣眉头皱了皱,看着窗外的天色微亮,轻轻地“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柳晓风的心,有太多的不舍,有太多的话想说,但在这一刻,看到方血衣的冷漠,淡淡地说了一句再见,快步走出了屋,滴血的心瞬间冰冷,那句“有我在,你永远不会倒”的话,此刻仿佛是多么苍白的嘲讽。
  他下了燕子楼,走在初春黎明的街道上,倍感陌生,忍住回头,走过每一熟悉的地方,再次走了一遍和方血衣有交集的地方。
  心神恍惚间,跑北门湖边的中央凉亭。看着蔚蓝的天空,白云都怕了它的深邃,远离又来,念念不忘。
  他看着蓝天白云,看着沉寂的寂寞城,真正寂寞的人,是不是都来寂寞城里排解寂寞?他不知道,他因为寂寞而来,又要寂寞地离开,寂寞的人,到哪里都寂寞,因为没有人,能了解他的心。
  他沉默了许久,终于决定做一件事,让寂寞城能安稳下来的事。
  “倏“地一声,柳晓风掠过湖面,来到老乌龟住的洞口,快步走了进去。看着抱着大包袱入睡的老乌龟道:“我想知道体内魔气的真正来历。”
  老乌龟慢慢地睁开眼道:“想通了?”
  柳晓风摇了摇头道:“想不通。”
  老乌龟爬起来,盯着柳晓风看了半响道:“你虽然学了十二的所有功法,在战斗中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但因为你体内的魔气,让你很难掌控,甚至会吞噬你的意识,毁坏你的身体,这就是魔道中所说的吞魂灭尸。”
  柳晓风苦涩地道:“我早就料到有这么一天,也没有想过驱除魔气,它可在很多时候救了我的命。”
  老乌龟摇了摇头道:“人的修为都是辛苦修得,你太过于依靠魔气,会让你变得没了上进的动力,从而一生止步于此。”
  柳晓风听到老乌龟的话,第一次脸色变得严肃无比,心情落寞了很多,思索了良久,喃喃细语道:“我打算去魔天海,一是追查陈小七下落,二是完成十二的嘱咐,寻找他们的后人。”
  老乌龟摇了摇头,慢腾腾地走了几步,看着洞口已是清晨时分,朝阳照在波光粼粼的湖里上,粉红色的桃花瓣飘落在晨风中,在湖面上,随着波光的荡起而起伏摇摆,仿佛是一片花海。
  他把靠在洞口的龙形拐杖拿起,走到睡觉的石板旁,慢慢地坐下,拽起白色大包袱,挂着背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一步一步地向洞外走去,似乎有些不舍地回过头,看着沉思的柳晓风道:“你该为自己打算一下,那丝魔气不是一般的魔气,而是来自幽冥界的精纯魔气,其实也不算魔气,而是镇压幽冥界的一丝道念。”
  柳晓风听得懵懂了,轻声问道:“哪怎么会在我身体里?”
  老乌龟摇了摇头,看来你真的忘记很多,也我是谁了,想你小时候,曾到过西部的一座高山之上,见到的赤脚老人吗?”
  柳晓风惊呼而起道:“你是宋爷爷。”
  接着他从怀里掏出一根枯枝,那叶子已经枯黄干脆了,却仍然保存完好,不见掉落一丝,向老乌龟道:“这是你当年送我的“烟叶蝶”,我一直藏着。”
  老乌龟淡淡地道“算你有良心,没有忘记我。”
  柳晓风不解地道:“你本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养蜂人,为何会出现在人迹罕至的大漠之中。”
  老乌龟沉吟了一会儿道:“这烟叶蝶是世间珍品,在你遇到危险时,会青烟缭绕,香味儿扑鼻,当年初见你,就知道你的人生坎坷不平,灾难不断,你既然有缘相遇于我,当然得在你最危险的时候救你一次。”
  “救我?”
  老乌龟萧索地看着天空,喃喃地道:“在武林中的沙漠地仙陈哀忠,其实是和我同门的师弟。”
  柳晓风震惊地看着老乌龟,感觉不真实起来,自己和十二的相遇,和这老头的相遇,在大漠和又再次相遇,宛如一场梦境一般,若不是老乌龟对他没有坏心思,不然他真的活得糊里糊涂。
  他一向很少过问别人的来历,可现在还是忍不住好奇地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门派?我和你们之间又有什么关系?”
  老乌龟看着苍穹,说不出的落寞,追忆着道:“我们的门派叫做佛道宗,是九州的一个小门派,很多年前,我和陈哀宗出门历练,闯入了幽冥界,触动了封印在幽冥界中心的禁制,放出了被封印的九幽灵者,一路被其追杀,最后落入了一个万丈深渊之中。
  从而来到了幽冥谷,刚好碰到十二,在他们全力配合下,和九幽灵者战了一场,救下了我和陈哀忠。”
  柳晓风接着道:“那时的我,误入幽冥谷,发现十二已经灯枯油尽,时日不多,为了能击杀九幽灵者,十二个人,把他们的平生所学相授,并留下了他们的信物,让我在有生之年能杀了九幽灵者,找到他们的后人。”
  老乌龟道:“他们和九幽灵者一战,那九幽灵者本就极其虚弱,重伤而逃。已回不去幽冥界了,便躲在幽冥谷里。”
  柳晓风蓦然间道:“我想起来了,我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一个人,他……他拿着一个锦盒在我眼前打开,里面出现了一团红色的雾气,瞬间进入了我的眉心,我就昏迷了过去。”
  老乌龟接着道:“我为了感谢十二的救命之恩,返回幽冥谷,是十二座坟墓,心里难受,结果在他们坟前不远的地方发现了你,看出你是他们的传人,却中了九幽灵者的暗算。
  我动用了自己的力量,帮你压制住了魔气,送你回到你们的山庄,也隐入深山,做起了养蜂人。”
  柳晓风看了手中的“烟叶蝶”道:“那在大漠中呢?不会是因为这支烟叶蝶吧!”